[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致命的游戏

来源:故事网 作者:刘德 李克南

近个时期,一种“都市狐男”的时髦词语在昆江市广为流传。所谓“都市狐男”,说穿了就是以前被人称作“翡翠男人”的翻版。翡,是雄鸟;翠,是雌鸟。翡翠男人,喻指那种集雌雄之精华,既有男子的阳刚、豪放之气,又有女人的狐媚、阴柔之美的,最受年轻女子青睐的男子。蓝天公司的高级职员吴亚男就属于这种男子。

吴亚男今年27岁,上海人,父亲是一家跨国公司在中国华东地区的销售总代理,母亲是影视演员。吴亚男不但长得英俊、挺拔,多才多艺,而且为人热情,肯于助人,尤其是对公司的女同胞。

“十一”放假的第一天,吴亚男和女友方诗萝,应他的顶头上司——蓝天公司创意总监程晶之邀,去市郊“红星靶场”过枪瘾。同去的还有该公司的喻秋萍、向立忠和薛白几个同事。他们在靶场玩遍了各种枪械的实弹射击,过足了枪瘾,下午分手时,大家约定,明天在程晶的别墅内玩“密室逃生”游戏。

“密室逃生”,就是游戏的一方预先在室内设置各种连环难题,挑战者一方进入“密室”后,通过房内一些蛛丝马迹,用智慧破解难题,寻找密室的暗语与密码。按游戏规则,到了约定时间,挑战方若还没有找到开启密室的密码,密室内的“炸弹”将自动“引爆”,挑战者就“死定”了,设计密码者就算是获胜方;否则相反。这种游戏是近期时期白领们最喜欢玩的,既可以益智,又惊险、刺激,程晶他们公司的年青人也经常玩。

为了提前做准备,他们先抽签分成两组,三人一组为出题方,负责布置“密室”。另外三人为挑战方。通过抽签,吴亚男、方诗萝和薛白为挑战组,喻秋萍、程晶、向立忠为设计“密室机关”组。按照出题方有权选择对手,并按对手情况设计难题的规则,出题组暗中进行了分工,程晶选择了方诗萝,喻秋萍选择了吴亚男,向立忠选择了薛白。他们看过房间后,分头回家准备去了。

第二天上午,当吴亚男带着方诗萝和薛白来到市郊那座名为“斑斓居”的半山高档住宅小区程晶的别墅时,出题方已把由程晶的书房和两个卧室改作的“密室”布置完毕。就在游戏开始时,喻秋萍接到一个电话,她的一位大学同学来昆江市出差,现在人已经到了火车站,她只好到车站接人去了。接着,挑战方分别进入“密室”,开始破解“逃生密码”,吴亚男进了书房,方诗萝进了主卧室,薛白去了另一间卧室。三人刚进入房间,身后的房门便被上锁了。

转眼一个小时过去了,挑战方方诗萝和薛白都先后破解“逃生密码”,逃离了密室,只有一向在这种游戏中机敏过人的吴亚男没有消息。

一个半小时的规定时间到了,还不见吴亚男有动静。按照规定,吴亚男已经输了,几个年青人打开书房,正要取笑他几句时,突然发现他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走近一看,发现已经停止了呼吸,大家吓得大声尖叫,慌乱中赶紧拨打了报警电话。他们怀疑吴亚男是因为破解密码时过于紧张,突发脑溢血或是心肌梗塞而亡。

待喻秋萍借同学回来时,警车已赶到了小区门外,程晶被刑警队长林世华和助手姚蕾等人接到家里,向他们介绍了情况。当林世华听到对方名叫程晶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来。

程晶指着那个哭泣的女孩对林世华说,她就是死者吴亚男的女朋友方诗萝。林世华顾不上跟他们打招呼,在程晶的引导下,径直走进了出事的书房。

书房里,死者仰卧在窗下的写字台旁。写字台中有一只竹制笔筒翻倒在桌上,笔筒旁边,有一个写有数字“2597758”的字条。死者浑身没有一点伤痕,脸上留有一种介乎于微笑和痛苦之间的怪异表情。离死者身旁约30厘米处,倒着一只没有标签的空药瓶。

林世华示意姚蕾用镊子把字条和空药瓶装进塑料袋内,带回局里检验。

时间不长,检验结果出来了:吴亚男不是死于心肌梗死之类的病因,而是氰化物中毒。死者身边那只没有标签的小瓶子内,还残留有微量氰化物元素。毫无疑问,这是一起有预谋的利用游戏制造的谋杀案。

林世华干刑警这么多年,破过不少大案子,这个案子对他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案子了,因为凶手就在局限他们几个人之间,这样的案子应该不难告破。林世华思忖一下,决定从死者与在场之人的关系入手,展开侦破工作。

正在林世华准备挨个传唤当事人时,得知男友是被人谋杀的方诗萝找来向他汇报了一个情况。方诗萝说,吴亚男前些日子曾经对她讲过,程晶过去追求过他,但他对程没有感觉,两人的关系始终没有往下发展。这次,程晶见到她后,曾对她开玩笑说:“怪不得吴亚男这段时间见了我爱理不理的,原来是有了你这个漂亮、年青的女朋友。”方诗萝因此怀疑,程晶是因爱生恨,她没有得到吴亚男的爱,就迁怒于他的女友,想借游戏之际除掉情敌。没想到,却害死了吴亚男。

“这么说,凶手要害的应该是你,而不是吴亚男?”林世华有些不解地问。

“不错,”方诗萝说,“游戏开始前,按照出题方内定,程晶在书房设置的‘密室’,应该由我破解,可进入‘密室’前,因为由喻秋萍出题、吴亚男破解的‘密室’是程晶的主卧室,吴亚男以男人进入女士卧室不雅而由,与我临时调换房间,我进了程晶主卧室,而他则去了书房,想不到他这一去……”

听了方诗萝的反映,林世华也感到程晶有重大嫌疑,因为她既是活动的发起人,又是具体组织者,况且又恰恰在她布置的密室里发生了问题。只是他不能同意凶手误杀吴亚男之说,因为吴亚男不愿进其主卧室,是其非常了解的程晶完全可以预料到。更重要的是,林世华经过思索,终于想起两年前经办的一起大案子,曾经了解过一个叫程晶的女人,为证实二人是否为同一个人,他叫档案室查阅了有关资料,结果发现果真是同一个人。据资料显示,程晶与死者之间有一个足可以认定杀人动机的重要情况。林世华决定从程晶布置的“密室”为突破口,查找她谋杀的蛛丝马迹。

Tags: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zhentan/802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