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络小说 > 

番外 张美丽-小张和小丽番外篇

来源:百度贴吧 作者:开开550

  我从十八岁那年就这样跟在她后面,一起走过了不少街角巷弄,零零散散的消磨了不少天长夜落。后来我也尝试过让其他人出现在我身边,可是张菁的侵蚀性太强了,在情爱不知何物的年月里,她在我心里深深打上地基,然后扬长而去,接着我这片废墟上,再也盖不起另一个名字的楼。

  那个失踪的痞子有天出现了,半夜兴冲冲的跟我打电话,口吻像极了同学少年。

  我说,"高进啊,要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不曾改变,该有多好。"

  高进想了想说,"也有变的啊,我。"

  高进说,"你没看到而已。"

  我看到的太多了。

  在装修简陋的冷饮店二楼,张菁撩起T恤下摆,露出精致的肚脐儿,一个劲显摆新买的腰绳。在乌烟瘴气的网吧连座,张菁叼着烟打CF,骂骂咧咧多牛逼似的,其实自己也菜的不行。在光线晦暗的女人街店面,张菁趾高气昂的挑三拣四,眉宇间都是少不经事的莽撞,错以为将来行走江湖时,江湖上都是店员这般唯唯诺诺的成年人,遇到的也都是我这样窝窝囊囊的恋人,直到她在大上海那里以青春做学费上了宝贵的一课,才明白了许多当时认为值得的事情,到最后都是没有意义的。

  她依然向往爱情,矢志不移的坚信这世上有纯粹的爱与诚。她在男人们一张又一张好看或者不好看的面孔下,逐渐开始圆滑。她不再把信仰挂在嘴边,也知道没有必要在每个男人面前展现自己全部的感情。她慢慢领悟逢场作戏是人在旅途的必修科目,同行的人会有增减,而留下的人没有终点。

  像每次这样想完一样,镜头最后都定格在张菁忽然停下的背影,她回头问我怎么啦,我的话酝酿了一万次,一万次都咽了下去。然后说,没事儿啊,我。

  我忽然从梦中惊醒,四周都是图书馆里沙沙翻书的声音。张菁在我旁边,咬着笔帽,一筹莫展。

  她无意瞥到我,悄声道,"醒啦?"

  我浑身酸痛,狰狞的伸懒腰。"这地儿确实不比如家。"

  张菁在桌下踢我一脚。

  出来的时候有种情侣的错觉,张菁抱书胸前,不住的埋怨市里的岗位太多人报考,我想方设法逗她开心,她就很善解人意的笑。恍惚间我以为我们今年大四了,她若考上公务员,我们就跟两边家里商量商量,年底就把婚事定了。

  接着要攒钱买一套婚纱。结婚嘛,就这一次,不出意外的话,所以能完善就完善点儿,没啥好心疼钱的。张菁估计不会喜欢那种露太多的,但我却觉得要是她穿那种露出后背的肯定特好看,一水儿的长发盘起来,脖子根上几绺细微的碎发轻轻飘着,她胸前抱的不再是行政能力测验,而是一束布扎的手捧花,隔那么远我都闻的到香味。

  然而一个声音把我拉回现实。

  那人站在路边,像天然长在那儿的一样,他可以百分百融入到背景里,和路灯、石墩、垃圾桶交通护栏生锈的自行车等等完全合为一体。在我的认知里,张菁的男朋友应该还是大上海那样,高到天上那种,所以张菁选择离开我和我的凡间,亦或者张菁成为了大哥的女人,在江湖上说一不二,天天骑着马去少林寺反清复明,她将来生俩儿子,一个是乔峰,一个是慕容复,鬼知道她儿子为啥两个姓,兴许她高兴呢。

  但左右不该,是眼前这个瘦小警惕的男生,要不是张菁闪过一丝紧张的神情,我真以为这男的是学校外卖送餐的小弟。张菁这个表情太熟悉了,和大上海在一起的那些年,每一个来自他的电话都会引起张菁的诚惶诚恐,我这才觉得原来张菁对每个男朋友都不错,就连跟前儿这个送外卖的,张菁都做到了一个女朋友该有的礼貌和虔诚。

  "你怎么来啦?"

  张菁主动出击,我也不甘示弱,对外卖小弟慈祥的微笑。小弟不依不饶,看我的眼神像护犊子的鸡,像护食儿的狗,这种情况下谁先失态谁就怂了,小弟要是撒泼,就给了张菁出兵讨伐的借口,"这我发小啊"、"这我同学啊"、"这我表哥啊"等身份借代信手沾来,抢占道德制高点,严厉批判小弟不识大局、无理取闹;而我要是稍微表现的不自在,就等于给小弟抓住了把柄,"你跟我媳妇儿干嘛呢"、"你跟我媳妇儿干过嘛呢"、"你干过我媳妇儿嘛"等怀疑排山倒海袭来,我要真干过我也不心虚,关键我没有啊,我俩那干净的,都赶上小弟送餐收回的盘子了。

  "今天下班早,特意来接你。"小弟这么说时,眼神还是不住的瞄我,为了保持形象我脸都笑僵了。

  "这么好啊?"张菁腾出一只抱书的手牵他,顺势就站在了他旁边儿,介绍道,"这是我学长,也准备考试呢;这是我朋友,小祥。"

  靠!

  居然是"学长"这种土的掉牙的身份,就这种文化造诣来看,张菁今年的国考没戏了。

  张菁并排和那个小……小什么玩意儿来着站在一起,格格不入,不,简直是画风突变。你说一鲜花插牛粪上,起码人牛粪大、养料足啊!张菁就是一大捧店里包装好的礼品鲜花,这小谁,窝窝囊囊的像嘬鸡屎,花儿往那一杵,把这鸡屎挡的严丝合缝的,一点存在的意义都没有。

  后来我这么给张菁说的时候,她笑的连叉子都拿不住。

  "你啊,你。"

  "我怎么啦?我是党员啊,党员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样严酷!"

  张菁"喔"了一下,嘴巴变成了一个O型。

  她平时很少这样卖萌,看来心情不错。

  她即使心情一般的时候,嘴角也是微微上翘的那种款。在面向上这叫起棱,大富大贵之相,"嘴角翘,坐轻轿"说的就是她。她命中衣食无忧,多子多福,老天爷什么都算的准,但就是没把我俩算一块儿去。

  我旁敲侧击,"打算什么时候订?"

  她若无其事,"顺其自然呗。"

  我一拍桌子,"成!别便宜了内小谁,到时候让他家下一百头羊的聘礼,用骆驼套牛车拉来,黄金四百两,银票十万,婢女一对儿丫鬟两双!"

Tags:

温馨提示:如果大家在阅读中发现章节错误,重复,遗漏的地方,请点击这里告知我们,我们会尽快修正。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xiaoshuo/26133_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