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 

四见阎王-传奇故事-最新传奇故事分享-《故事词典》

来源: 作者:路娜

北风呼啸,欲断寸草之生,雪花飞舞,难寻口气之温。山庄淹没在风雪中,仿佛这里没有人烟。杨老汉嘴唇颤抖,喘着粗气,摸索着掌上油灯,穿上破棉袄,使劲地扎着腰间的草绳,顺着墙边来到堂间供奉祖宗及妻子牌位的石桌前,蹲在地上,点燃烟斗,泪水汪汪:老祖宗,我对不住你们。爹娘、妻子,我无脸见你们,爹娘留给我的一亩半地我为治病给卖了,妻子陪嫁的衣柜卖了给孙子上私塾了,还欠了一身债,这两间草房明天就不属我们了,现在就我这个人还属自己的,列祖列宗,爹娘妻子,我无地自容,现在就去见你们了。杨老汉磕了磕了烟灰,烟斗在手里掂量一番,别在腰间,面向祖宗三叩首,然后一摇一晃地走到院里,仰天长叹,老天啊,天地这么大,就没有我的一席之地,说罢一头撞向南墙。

一、还有脸皮,阎王不让死

东方黄晕微微,阎王殿金碧辉煌。大殿最高层中央,阎王正襟威坐。殿前大场,两排卫士持戟而立,两张木制长条桌摆在中间,一张桌前坐着主审官铁心常,另一张桌坐着签发生死簿的命官肖区桂,他的面前有一个肚大口小的坛子,坛子镶有金文,大意是:欲死盼碎心肺,真死俯屈当啷五声,多者善也,进殿是否听响声。殿大门中间挂一块金匾,上面写道:阎王温馨提示,有进来路无出去的门。门卫士李达工左手紧握月牙枪,右手拿一把大钥匙紧盯着门上的大铜锁。此时,兩排隊伍早已恭候,人们纷纷翘首期盼请阎王早日批准入主极乐世界。杨老汉骨瘦如柴,没有力气跟别人竞争,被甩在队伍的最后。没人理他,他干脆坐在路边树下沿石上碾碎几片树叶装进烟斗点上,左手在后背上搔痒痒,两眼眯缝着看热闹,嘴里念叨,我这把骨头挤不过你们,可靠过你们。可又一想,阎王长得啥样,是人样,狗熊样,还是铁面獠牙,这里看不清。痛快点,他脱下鞋子,爬到树上,一看大殿上下的状况心里就凉了半截:阎王不过是个草头王不像个大官,不如县令派头大,没有抬轿上茶女人簇拥,那几个官不如村里扛大称的神气,兵卒不如县衙关大门时扛顶门柱的人马多。嗯,咱心眼少,做梦想从穷窝跳进福窝,看来爬进了泥坑了,命真苦啊。

队伍中有的腰酸腿疼,有的汗流浃背,有的饿得昏倒在地,有的喉咙嘶哑:

阎王,再不收我就对不起人了,我已进贡了。

我已在此等候半月多了,再不收我,我当着阎王面上吊。

阎王你要再不让我快死,我跟你拼了。

侍卫官布扎岩听了,不耐烦,两眼一瞪,头发将铜盔顶起,大嘴露出了铁底黄牙,向手心吐了口唾沫,使劲一搓,手握剑把大叫,这是阎王治地,不是吃了干饭树下发牢骚的乡间民巷,就是正月初一死了爹也要说拜年的话。

杨老汉听了,嘿,天下都和王母娘一个姓,不准说筐里有烂杏。忽又听布扎岩发狠,谁要不说往阎王脸上贴金的话,这家伙等不到天大亮,看下场!说着,他噌地拔出宝剑,寒光四射,朝着爬在大殿墙壁上一棵秧上的南瓜劈去,喀嚓南瓜分成两半。众人吓得扑通倒在地上不敢吱声,更不敢看天。杨老汉活了六十多年,从未见这种场面,心里一阵颤抖,手、脚酥软,眼一黑,啪地从树上坠到地面,疼得大叫,哎吆!哎吆,我娘啊,我我,今天要死两次了。

咚、咚、咚,大殿上传来三声鼓声,此时,东方露出一丝红晕。阎王喝了茶水,擦擦嘴,惊堂木一甩,开始办公了。主审官铁心常挨个从排队等死的头名开始宣读张六、马三、郎豪、夏三兰、吴贵、王八、沙仁精等等的人间表现,每读完一人的卷宗,就问该人还有什么需要陈述的,如果没有,再向阎王建议收留或者不收。如果建议收留,这时该人会面朝阎王三叩首,然后迅速跑到签发生死簿的命官肖区桂面前的坛子前,躬腰口袋对准坛口,坛子里传出至少五次当啷声,阎王会大嘴一张发出批准令哈欠,肖区桂则赶紧拿起鸡毛笔在这人的生死簿画个X,郑重宣布,阎王叫门了,并朝天举起一个白牌子,殿大门卫士李达工见到牌子,嘭地打开大门锁,该人像骑马似的进了殿大门,又听到咣的一声,门又关死了。

太阳落山了,天色渐黑,杨老汉又疼又饿,眼里冒金花,心里着急了,死也困难,什么世道?可恰好希望到啦,他在苟恋全的身后。铁心常举起斟满水的花边大碗一饮而尽,肚里发出咕咚声,清清嗓子,宣布:苟恋全,仁禾县员外,年方四旬。该人是退位官员,吃喝懒惰出名,欠债数目大。不养老,其母七十岁有余,糠菜难饱,三根筋撑着头。他养的狗比其母吃的、用的好之百倍,狗时常享用云贵产的好烟佳酒。近日,他私自将母亲的棺材顶帐,更为荒唐的是,又以房子更新为由,将母亲赶出家门物归原主,送她到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娘家。苟恋全,你懂不懂一点孝道?苟恋全不服气,吹胡子瞪眼,既生瑜何生亮,娘自己养自己就可以,生我干啥?

铁心常脸一横,奇谈怪论,荒谬至极!

李达工挽起袖子,往手心吐唾沫搓拳,裂开大嘴,打,打狗日的!

苟恋全头一仰,咕噔往地上一躺,右手捂着眼,两脚使劲蹬地:阎王,我娘全身是病,既不能给我挣钱又不能种地,我还要管她的饭,出钱治病,这年头,谁愿做赔本的买卖?我养狗,全是名犬,一只波斯狗能卖百十元,一只贝莎丽母狗和一只弗兰士阳狗配对能值几千元。现在是求生靠做买卖,养娘不合算,养狗最实惠。

什么东西,养娘还算豆腐帐杨老汉开腔就骂。

Tags: 传奇故事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lishi/cq/15952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