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害人的玉虎

时间:2019-05-22 10:15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栖世

  一

  最近这几天,刘副县长有点儿烦,他发现儿子刘人杰有点儿不正常。

  刘人杰是个大学生,半月前放暑假回家。他刚回来前十天,刘副县长没发现什么。

  直到第十一天早上,刘人杰穿了一身厚厚的棉衣从卧室出来,刘副县长才起了疑:“这么热的天,你穿那么厚干吗?”

  刘人杰一怔,低头看了看衣服,一转身回屋关了门,过了一会儿,换了身夏装出来。

  刘副县长本打算问问儿子刚才到底咋回事儿,但转念一想,决定先观察一下再说。经过两天观察,刘副县长果然发现了问题,刘人杰偶尔会做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儿,但片刻之后,他就恢复正常了。

  刘副县长意识到问题很严重,悄悄把妻子张月静叫来商量。让刘副县长没想到的是,张月静说,她也发现儿子有些不正常。比如说,刚才她还看到刘人杰用笔在脑门上写了个很大的“王”字,被她发现后,马上洗掉了。

  刘副县长叹了口气:“看来不是我疑神疑鬼,说不定儿子真得了病,要不我们带他去检查一下?”

  张月静摇摇头:“我是医生,通过这两天观察,我觉得他不像得了病,倒更像中邪了。”

  接下来,张月静还说,她已和一位大师约好,明天下午大师来家驱邪。

  刘副县长一怔:“现在江湖骗子满天飞,你找的这个大师靠谱吗?”

  张月静冷哼一声:“这个大师自幼在武当山出家修道,他的本事可大着呢。我也是找熟人托关系,人家才肯抽时间来的。”

  刘副县长半信半疑,但为了儿子,他也只得同意试试。

  第二天下午,一个50岁出头仙风道骨的大师来了。正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刘人杰只看了大师一眼,就慌慌张张地躲进卧室。

  刘副县长一边敲门,一边呵斥刘人杰马上出来见客人。可他敲了半天,刘人杰却不肯开门。

  大师示意刘副县长停手,然后叽里咕噜念起了咒。大师仅念了一小会儿,刘人杰喊道:“求您别念了,我马上出来。”

  大师停止念咒,刘人杰出来了,让人没想到的是,他手里还拿着把水果刀。眼看刘人杰就要冲到大师身边,大师用手一指,刘人杰“啊──”的一声大叫,水果刀脱手落地。

  大师冷哼一声又开始念咒,刘人杰头痛欲裂躺在地上打起了滚儿。他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突然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刘副县长两口子都吓坏了,质问大师为什么要杀人?

  大师从容地说:“你们的宝贝儿子没死,我只是把附在他身上的脏东西赶走了。”

  大师话音刚落,刘人杰揉揉眼,仿佛刚睡醒一样:“爸,妈,我怎么会躺在这里?”

  两口子转悲为喜,走过去你一言我一语地把这几天发生的事儿讲了出来。

  二

  驱邪成功,刘副县长正准备答谢大师。大师却说,他只是把邪物驱出了刘人杰的身体,但邪物依旧藏在屋中。

  刘副县长一怔:“邪物到底是什么,它怎么会藏在我家?”

  大师取出一个罗盘:“它到底是什么,我得测一下才知。”

  大师拿着罗盘,这里试试,那里测测,最后来到刘副县长书房门口。刘副县长皱了皱眉开了门,大师进屋后继续测,最后指着一个小柜子说:“脏东西就在它后面,请把柜子挪开。”

  刘副县长擦了把汗:“大师,您没测错吧?”

  大师冷哼一声盯着柜子瞅了片刻:“柜子后面藏着个嵌在墙里的保险柜,柜中有一玉虎,害你儿子的就是它。”

  刘副县长吃了一惊,他没想到大师居然还有透视功能。他只得红着脸从柜里取出玉虎递到大师手里。

  大师端详了玉虎片刻问:“刘县长,玉虎是哪来的?”

  刘副县长知道瞒不过大师,只好说出实情。半年前,有个叫宋亿的开发商想拿下一块地皮,便私下送了玉虎。刘副县长一生清廉,开始他坚决不要,直到宋亿说出羊脂玉虎的市价少说也在100万以上,刘副县长才有些动心。

  考虑到再过几年就得退休了,刘副县长心里很不平衡。他觉得,他辛苦一辈子,办了许多实事,捞一点儿也理所应当。更何况他清廉的名声在外,就算狠捞一次,也没人怀疑。

  大师点点头:“难怪你不知道玉虎的利害,原来是别人送的。实话对你说,玉虎是件陪葬品,它在幽暗的古墓中少说也藏了几百年。几百年来,玉虎吸收阴邪之气修成了精。幸亏及时发现,否则它会害得你霉运缠身,家破人亡!”

  大师沉思片刻:“现在只有一个办法,物归原主,然后我再作法把这屋里的邪气彻底驱除干净。”

  刘副县长长舒了口气,当着大师的面给宋亿拨了电话。

  仅过了20多分钟,宋亿就来了,刚一进门,他就急不可耐地问刘副县长:“刘哥,我那件事儿办得咋样了?”

  刘副县长冷哼一声:“谁是你哥?”紧接着,刘副县长把玉虎还给了宋亿。

  宋亿闷闷不乐地离开后,刘副县长把躲在儿子卧室里的大师请出来作法。

  三

  自从大师作法后,刘人杰果然恢复如常,家里也一切太平无事。

  时间一晃大半年过去,这天刘副县长突然听说宋亿因行贿被抓。他一打听才知,宋亿在他手里拿地不成,就打起了邻县一块土地的主意。他故伎重施,把玉虎送给了一位姓马的局长。

  刘副县长感慨万千,他暗想,如果没遇到那位大师,现在晚节不保的不是马局长,一定是他。

  为表谢意,刘副县长打算买点儿东西专程去拜访大师。他把想法告诉妻子,张月静却说,大师行踪无定,不如等大师有时间,把大师请到家里来做客。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这天,张月静告诉刘副县长,她已和大师约好下午来家里做客。当天下午,大师果然来了。刘副县长十分激动,忙毕恭毕敬地把大师迎进屋,然后拿出一瓶好酒。很快,在张月静的张罗下,一桌丰盛的饭菜就上了桌。

  刘副县长和大师推杯换盏,不知不觉不胜酒力的大师就喝多了。喝着喝着,大师突然斟满一杯酒对张月静说:“来,老同学,我也敬你一杯。”

  刘副县长一怔:“大师,你不是自幼在武当山出家吗?咋可能和我媳妇是同学?”

  大师摇摇晃晃地取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这是去年我们初中同学聚会的照片。”

  刘副县长瞅了眼照片,回头疑惑地瞪着张月静。

  张月静无话可说,只好承认她和“大师”的确是同学,然后说出真相。

  自打刘副县长收下玉虎后,张月静心里就很不踏实,她也曾不止一次劝丈夫退还玉虎。谁知刘副县长财迷心窍,根本不听劝告。刘人杰放假回家后,张月静把这事告诉了儿子。

  刘人杰是个很聪明的小伙子,思来想去,他竟想出了假装中邪的办法。为能物色合适的大师“演员”,张月静挑来选去,最终选中了初中同学陈皓。其实陈皓是个历史老师,因他一直在鄰县工作,直到去年同学会才和张月静联系上。

  为了让“演戏”不出差错,陈皓、张月静、刘人杰还趁刘副县长上班时专门在家排练了一次。当然,陈皓没有透视功能,保险柜中藏玉虎的秘密是张月静告诉他的。

  真相大白,刘副县长沉默片刻,对张月静说:“谢谢你,要不是你,也许我就一失足成千古恨了。”

Tags: 玉虎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5570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