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骗来的人生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玩乐

  1。谎言开始

  杨青云的父亲长年患肾病,耗尽家财,母亲做缝纫收入微薄,他高中毕业后就来到上海打工。

  杨青云在上海杨浦区一家五星级酒店工作。因为他台球技术好,他与酷爱台球的复旦大学学生张锐相识,并成为朋友。

  2004年国庆节前,张锐的中学同学吴玉琴与他事先约好要带自己闺蜜在国庆期间从宁波来上海玩。可临近国庆,张锐感冒发烧,无法应约,他想托杨青云去接待吴玉琴及她闺蜜。杨青云见朋友身体不适,自然答应。

  张锐说:“我会跟吴玉琴讲,你是我同学,增强信任感。”杨青云乐了:“我一下成了复旦学子了。”张锐告诉杨青云吴玉琴的电话和列车时刻。然后,张锐又给吴玉琴打电话,讲明原委,并介绍杨青云是他同学,代自己接待她们。

  10月2号上午,杨青云按照时间接到了吴玉琴和她闺蜜。吴玉琴高挑漂亮,衣着考究,杨青云见了很是心动。他先带她们去酒店下榻,因为在酒店干过活,服务女士顺利入住酒店一套流程,杨青云驾轻就熟,吴玉琴颇感高兴,她原以为复旦的学生书呆子多,而眼前的杨青云挺懂生活的。

  当天下午,杨青云就带吴玉琴和她闺蜜去上海的城隍庙游玩。吴玉琴告诉杨青云,自己和张锐是同班同学,因为自己读书不好,念的专科,去年就毕业了。

  杨青云有阅读的爱好,他趁游览之际,向吴玉琴她们介绍了不少知识。他不俗的谈吐,让两位女士对他生出些许崇拜之情。

  此后两天,杨青云又带吴玉琴和她的闺蜜游览了上海各景点,因为服务周到,两位女生心情愉悦,玩得尽兴。最后一天下午,杨青云陪她们逛商场,吴玉琴出手阔绰,一连买了几件奢侈品,杨青云隐约感到吴玉琴是富家小姐。

  当两位女生步态显累,杨青云像变戏法一样从包里拿出两双拖鞋让她们换上,然后拿出塑料袋装上她们脱下的高跟鞋,他再拎在手上。吴玉琴的闺蜜脱口夸赞杨青云:“谁要做你的老婆,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晚上,他们三人去学校看望了张锐,吴玉琴夸杨青云能干,把她们招待得很好。张锐朝杨青云挤眉弄眼地说:“他可是我们这里的高材生。”吴玉琴向杨青云投来倾慕的眼光。

  次日上午,杨青云送吴玉琴和她闺蜜到车站,吴玉琴依依不舍,她深情款款地向杨青云挥手道别。

  吴玉琴的感情泛起波澜,这几年,凭借着美丽的外貌和家庭环境,她身边不乏追求者,可她心高气傲,没几个人能入得了她法眼,但她眼中的杨青云,阳光帅气,富有学识,体贴入微……她对杨青云是满满的好感,连念到他的名字,都觉得一口的芬芳。

  回宁波的当晚,吴玉琴就忍不住给杨青云的手机发短信表示深切感谢,并邀请他有空来宁波玩。杨青云看到短信,就礼貌地回了不客气,有空会去宁波。

  第二天晚上,吴玉琴就通过手机短信大胆地向杨青云表白:我闺蜜说我们挺般配,要不你就做我男朋友吧。杨青云看到短信一愣,他定了定神,确信没看错。杨青云对高挑漂亮的吴玉琴原本就有好感,只是碍于自己身份,未敢多想。现在吴玉琴主动示爱,他马上回信:可以啊,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

  这以后,吴玉琴经常和杨青云煲电话粥,两人感情迅速升温。吴玉琴透露了自己的家庭情况,她的爸爸是当地国企董事长,家境优越。杨青云出于虚荣和自卑,延续了复旦学生的身份。

  2005年3月初,吴玉琴给杨青云打电话,让他到宁波来参加她的生日聚会,杨青云欣然同意。

  杨青云抵达宁波火车站时,吴玉琴来接他,她上下打量了杨青云,摇头说:“你穿得朴素了点,在我朋友那里,你得光鲜些,我带你去换身行头。”她拉着杨青云去了商场。吴玉琴在商场为杨青云买了一套高档西装,在笔挺西服的衬托下,杨青云愈发俊朗。

  在生日聚会上,吴玉琴大方地把杨青云以自己男友的身份介绍给朋友们,杨青云的帅气赢得女性朋友的赞许,这让吴玉琴挺长脸。

  聚会快结束时,吴玉琴的爸爸来了。聚会散去时,吴玉琴送朋友离开。吴玉琴的爸爸问了杨青云的家庭情况,杨青云如实相告,吳玉琴的爸爸轻轻“哦”了一声。吴玉琴回头对爸爸耳语,她爸爸颔首。

  吴玉琴招呼杨青云上了一辆黑色奥迪车,吴玉琴对他说:“这是我爸的专车,今晚送你去酒店歇息,房间已经订好。”司机驱车去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吴玉琴下车后跟司机说了一声,司机随即开车离去。吴玉琴带杨青云进了房间,这一夜,他们逾越了男女防线……

  2。改变命运

  第二天早上,杨青云心里打鼓,自己的身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长久。但他转念想到,恋爱是恋爱,结婚要讲门当户对的,他能感到吴玉琴的父亲对他家庭条件的不满意。他们在吃早饭时,杨青云把自己的家庭情况告诉了吴玉琴。 杨青云回上海后,一连几天,吴玉琴没和他联络,杨青云想,她爸爸肯定反对他们继续交往,吴玉琴也嫌弃他家庭,这段恋情无疾而终了。杨青云怅然若失,他内心对这段感情充满了不舍。

  未料,有一天,吴玉琴突然给他打电话,说她来上海了,要他到酒店来找她。杨青云心揣疑惑去了。吴玉琴挽住他脖子噘嘴说:“这几天想我吗?你都不给我打电话。”杨青云说:“我想你爸和你看不上我家庭。”吴玉琴白他一眼道:“你太小看我了,我最不喜欢的是那种自以为是的公子哥。”

  吴玉琴接着告诉杨青云:“我爸的确反对我们恋爱,我和家里人吵了架,我这次来上海就是表明态度,他们要是再反对我就不回宁波了,我是非你不嫁。”说话间,吴玉琴抹了眼泪,杨青云听了大受感动。吴玉琴的坚决态度让她父母作出理智的让步,他们同意接纳杨青云。得胜后的吴玉琴高高兴兴地返回宁波,临走时,她含情脉脉地对杨青云说:“你今年毕业了就来宁波工作,我爸会助你大展宏图。”杨青云心情复杂地表示同意。

  这一年张锐毕业之后奔赴英国伦敦高校继续深造。吴玉琴在电话里告知杨青云,她爸已经为他物色了几个单位,要他从中选一个,选好了,就到宁波来和单位领导见面吃饭。杨青云心虚,嘴上应允,但拖着不回复,吴玉琴催促他赶快选好,尽快到宁波来会面,杨青云借故说学校有意让他读研究生,吴玉琴劝他可以先工作,然后读研究生。杨青云支支吾吾给不出明确答复。

  吴玉琴气恼地来到上海,她把杨青云唤到酒店房间里质问:“是我重要,还是读研究生重要?”杨青云苦笑说:“都重要。”吴玉琴发起小姐脾气:“我是你的未婚妻,明天我就到你们学校,我要他们让你毕业。”杨青云知道瞒不过去,只能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吴玉琴脑子嗡的一声炸开,她情急之下以为杨青云开玩笑,杨青云哭丧着脸说:“我没开玩笑,是张锐说我和他是同学,我不是有意骗你的!”吴玉琴明白过来,她心似刀绞,泪如雨下。杨青云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哀求吴玉琴原谅。

  悲痛中的吴玉琴心里生出认命的念头,她感觉似乎这是老天的安排,杨青云是她的初恋,她投入了感情,一刀两断,她下不了决心,事已至此,她很难启口跟父母讲实情,她已把杨青云介绍给了她朋友,她情面上也得撑下去。

  想了半天,她说:“你骗我,我可以暂不计较,现在怎么应付我父母?”杨青云早有准备,他说:“我的真实情况,你不要告诉你父母,学历和档案,花钱就可以伪造,你爸介绍的人,用人单位不会去查验,給我安排工作只要技术性不强,我能胜任。”吴玉琴没好气地说:“你先去把事情办了。”

  杨青云通过街头的牛皮癣找到做假证件的人,花了100多块,伪造了学生档案和毕业文凭,他和吴玉琴商议,按照文凭专业是到建筑设计院或者房产公司工程部工作,但这些工作专业性太强,他适合到房产公司做销售,做这个工作接手快,不会露马脚。

  吴玉琴回宁波后,对其你谎称,杨青云性格外向,喜欢与人打交道,想到房产公司销售部工作,随后,杨青云来了宁波,在准岳父的牵线下,他面见了知名房产公司宁波分公司的领导。2005年7月,杨青云到公司上班,正如他所料,单位没有查验他的档案和文凭,他轻易地蒙混过关。

  不久,杨青云和吴玉琴结婚。婚后,夫妻俩搬到吴玉琴父母为他们准备的一处精装小区套房。夫妻俩的婚后生活并不如意。吴玉琴对杨青云的欺骗行为耿耿于怀,有时为一点生活琐事,她就会大发脾气,宣泄情绪。

  杨青云对妻子心怀愧疚,妻子掌握他的底细,耸在妻子面前直不起腰,当妻子态度恶劣时,他采取迁就隐忍的态度。

  婚后一年多,吴玉琴生下双胞胎女儿,她生活的重心放在孩子身上,杨青云则把精力扑在工作上,夫妻俩交流甚少。杨青云工作卖力,加之他头上名校光环及岳父大人的背景,工作两年半后,他升职成为部门主管。

  杨青云沾沾自喜把这喜讯告诉吴玉琴,可她撇嘴说:“卖房子就是会忽悠,你忽悠人的本事是有的。”妻子一句话戳到杨青云痛处,败了他的兴。

  3。自食恶果

  2009年,杨青云萌生了独立创业的想法,他想做服装外贸,以前他在服装厂干过,懂这行。他想,只要自己独立创下一番事业,自己就能够和妻子的家庭比肩,自己在家里也可以抬头做人。他的想法招致妻子反对,吴玉琴怀疑他的能力,杨青云自信地说:“我已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

  杨青云的创业得到了岳父的支持,他慷慨解囊,拿出200万作为杨青云创业启动资金。

  这一年,杨青云从房产公司辞职,成立外贸公司,自己做了老板。开始两年多,生意顺风顺水,杨青云不仅归还了岳父资助的钱,还用赚来的钱购买了房产。杨青云在事业上获得的成就感填平了他内心深处的自卑。

  公司新招来的女会计周水丽引起了杨青云的注意。她正值妙龄,长得妩媚动人,杨青云对她颇为青睐。有一次,杨青云带上周水丽去外地出差,他和客户应酬吃晚饭,多喝了几杯。饭局结束后,周水丽搀扶醉醺醺的杨青云回房休息,两人便发生了关系……

  这次肌肤之亲后,周水丽时不时趁工作之机,给杨青云送来亲手做的甜品还有关怀的话语。杨青云感到久违的来自女性的温柔和体贴。他带周水丽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还为她购买了宁波市区的房产和一辆豪华奔驰小车。

  投桃报李,周水丽对杨青云生活上体贴照顾。周水丽填补了妻子对他的缺失,杨青云心甘情愿为这段婚外情付出,他多次为周水丽购买了名贵首饰和名牌包包。

  2013年,由于外贸业的不景气,杨青云的公司每况愈下,他在情人身上又挥霍无度,公司资金难以运转。为了拯救自己的事业,也为了自己伤不起的自尊,他重演谎言和欺骗的把戏。

  2013年11月,他拿假银行存兑汇票到中国银行宁波江东支行企图兑换人民币880万,被银行工作人员识破后报警。2014年初,杨青云被宁波江东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吴玉琴也因此跟他离婚,家庭分崩离析。

  杨青云的结局固然是他咎由自取,然而吴玉琴何尝不是也吞下了自己酿的苦果。诚信是立身之本,谎言和欺骗可能得逞一时,最终会自食恶果!

Tags: 人生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5569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