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浮世情缘

时间:2019-03-04 17:3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红颜知己友情出“演”

  高阳是小镇上出了名的帅哥,当年以优异的成绩,从地区农学院毕业。父亲好不容易托了一位远房亲戚帮忙,把高阳安排在镇上一个全民事业单位工作。干了不到三个月,高阳就和单位头头闹起了矛盾,后来矛盾越闹越凶,高阳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高阳在深圳一晃就是三年,干过推销,卖过保险,站过柜台,开过送货车,坐过办公室,也下过工地。三年中,单位工种换了十七八,整天为钱奋斗,却总也赚不到钱。他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每次给父亲写信,总是报喜不报忧,编造一些“美丽的谎言”。每逢过年过节,他总要把从嘴里省下来的一千元两千元,寄回家里孝敬父母。父亲领到汇款单,便举着那张小小的纸头,在村子里转上一圈,乡里人个个羡慕,人人赞叹。

  深圳是个新兴的移民城市,高阳在偌大的深圳,除了在单位一起上班的同事,几乎没有什么熟人朋友。只有一位外乡打工妹,可算是他唯一的“红颜知己”了。

  打工妹名叫小珍,在一家大众餐饮店里打工。这家小店,饭菜可口,价格公道,除了酒菜面饭,还兼营茶饮。小店离高阳住的出租房很近,每天傍晚下了班,他就顺路拐进小店,花个五元八元,便把一顿晚餐美美地打发了。每次都是小珍姑娘笑眯眯地送来热饭热菜,饭菜盛得特别满,高阳吃着可口舒心。时间一长,两人便混熟了,餐前餐后,小珍姑娘都会忙里偷闲,来到高阳的身边,一起说说话。后来,姑娘还到高阳的出租房做过几回客人,每次两人都谈得很开心。如此一来二往,彼此心中都有了一种“相逢何必曾相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有一阵子,高阳已经连续三天没到小店用餐了,小珍心里惦念,这天晚上小店收工打烊后,小珍匆匆来到高阳的出租房,只见房门紧闭,黑灯瞎火,房中传来一阵苍凉凄婉的二胡声,这是瞎子阿炳的《二泉映月》。高阳平日最爱拉这支曲子,小珍也很爱听。

  “开门,快开门!”一曲终了,小珍敲门。

  房中电灯亮了,高阳开门让小珍进屋。小珍一眼望去,只见高阳一脸憔悴,人也瘦了一圈。

  “你怎么来了?”高阳问小珍。

  “你为什么好几天都不来店里吃饭?”小珍问高阳。

  高阳勉强笑了笑,没说话。

  小珍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高阳说没有,我每天都忙着上班呢。小珍说我看你一定有什么心事瞒着我。高阳说没有没有,小珍说一定有!又说:“我们认识交往不是一天两天了,也算是好朋友了吧?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有什么为难之事,何必一个人闷在肚子里?说出来听听,大家一起出出主意不好吗?”高阳听了,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好吧,说就说。这几天,我一个人真是愁也愁死了,闷也闷坏了。”

  原来,高阳家中除了父母双亲,还有个九十高龄的老祖母。高阳是高家单丁独苗,是老祖母从小抱大的掌上明珠。前些天,父亲又是寄信又是打电话,说老奶奶病危,醒时梦里总是嚷嚷着要叫高阳带着未婚妻回家,让她最后见个面,若不看上一眼,她死不瞑目。高阳借口工作太忙走不开。父亲火了,在电话里骂他:“你当上了市长还是省长,架子这么大,请都请不动?你若再不带未婚妻赶回来,等到奶奶双眼难闭,蹬腿走了,你就成了不孝子孙,今生今世再也不要踏进我高家门槛!”

  高阳被逼得无计可想。唉,都怨自己吹牛皮,说有了漂亮能干的未婚妻,正准备买房子结婚,如今奶奶在病榻上等着要看人,自己又变不出一个“未婚妻”来,这不是自作自受,自搬石头压脚背吗?

  小珍听罢,也叹了口气,说:“老人家含辛茹苦,为后辈操劳一生,临终前提出这点小小要求也不为过。你若是不顺了她,让奶奶抱憾而终,你也会留下一块心病。”高阳说,就是呀,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如果是钱是衣物,还可以问别人借了带回去,可是一个大活人,我到哪里去弄?

  两人就这样说着叹着,半天也没想出个解决的好办法来。看看时辰已晚,小珍明天还要起早,高阳就催她回去休息。

  小珍怏怏地起身出门,走了几步,忽然停下来转身说:“要不,你看这样好不好?”高阳问她:“你说怎样?”小珍脸孔涨得血血红,低着头向高阳说出了自己的主意:她愿意扮作高阳的未婚妻,跟高阳回老家一趟。

  高阳听罢小珍的主意,心里“格登”一下,忙问她:“你真的愿帮我这个大忙?”小珍说:“当然是真的!人生在世,谁没个坎坎坷坷,风风雨雨的?有个朋友在旁帮一把,也就过去了。保不准日后我也会遇到什么麻烦,你还能眼睁睁看着不来帮我一把么?我陪你回家走一趟,对老人家尽点孝心,让她乐一乐,就当作是演一场戏,演完了也就完了,回来你还是你,我还是我,什么事也没有。”听小珍这么一说,高阳心头一热,眼睛一亮,几天来压在胸口的千斤石头一下子落了地。他向小珍诚恳地说道:“小珍,你能如此仗义,帮我这个大忙,我一辈子感念你!”

  接下来,两人又把行程安排以及回到家乡后在亲人面前该如何说话行事等等内容仔仔细细商议了一番,决定明日一早各自请好假,一起去买车票,及早启程上路。

  假戏真唱筑起爱巢

  高阳的父亲接到儿子的电话后,一家人立即开始忙碌起来,迎接儿子和未来的儿媳妇。

  一回到家,母亲,加上三婶六姨、七姑**,一拥上前,眼泪鼻涕,又哭又笑。父亲赶紧拉了儿子上楼拜见祖母。高阳一见祖母那奄奄一息的惨状,一声“奶奶”,热泪就止不住了。母亲在一旁边哭边说:“奶奶这身体,一半是病的,一半是想你想的呀!”高阳回想起老人家平日对自己的百般疼爱,悲从中来,大哭大呼:“奶奶,我回来了,我回来看奶奶来了!”但任凭他千呼万喊,老人家却是浑然不觉,只剩下一口气,在喉咙口断断续续地进进出出。

  这时,一位堂房叔伯,拉了高阳的父亲悄悄下楼,说:“看这样子,老人家是熬不过今夜子时三刻了。老人家是因思念小孙孙起病,如今小孙孙带着未婚妻回来了,赶快当着老人家的面把喜事办了,喜气一冲,老人家心窍一开,缓过气来,兴许能挺过这一关。”高阳父亲一拍大腿:“好,就这么办。”

  这么一来,可把高阳小珍两人急坏了,本来只想回来走个过场挂个虚名,“未婚”来“未婚”去。没想到拳头里杀出巴掌,要动真格了。这可怎么办?高阳和小珍都想反对,但又不敢,一是当着人多势众的亲人,他俩无力反抗;二是看着垂垂病危的老人,他俩不忍心反抗。

  婚礼举办得仓促简单,母亲和婶娘姨姑们把老祖宗抬到喜堂上,拉着一对新人大礼叩拜。蓦然间,老人家忽然来了精神,眼中有了光彩,脸上有了笑容。她抖抖索索地摸出了两件东西,一件是一只玉镯,一件是一只红纸包,她将这两件东西塞到新娘子手上,嘴里咕咕哝哝地说了半天话,小珍一句也没听明白,高阳的母亲给她翻译说:“奶奶说,这是给孙媳妇的见面礼。这只玉镯,在老人家手里戴了八十多年,通血脉,祛病邪,从今传给孙媳妇戴,这叫隔代传宝。这一只红纸包里有几张钞票,一共是八十八元,八八八,发发发,保佑你们发财发福发子孙。”

  紧接着,便是将新郎新娘送入洞房。洞房就设在后院北屋,原先就是高阳的卧室兼书房。匆匆忙忙布置了一番。理事婆婆说了一大堆吉祥如意早生贵子的老套话,转身退出门外,关门落锁。等到次日早上,再由她来开锁开门,这是这一带农村的古老风俗,叫做“关门大喜,开门大吉”。

  高阳和小珍同坐床沿,一脸尴尬。两人沉默半晌,高阳叹了口气,说:“做梦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早知如此,我是决不肯带你回来的。”小珍说:“来都来了,后悔又有什么用?”高阳说:“小珍,我对不起你。”小珍说:“你又没有骂我打我欺负我,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两人都喝了些酒,心里热火火的,在床沿上紧紧挨坐着,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心不在焉地说着话。说着说着,两人就情不自禁地越靠越紧了,高阳的手蓦地碰到了小珍的手,两人立刻都像触电一样,浑身颤抖起来。说来也巧,窗外忽然吹进一阵清风,把红烛吹灭了。房中一片黑暗,如此场合,如此情景,一对青春男女,哪里还按捺得住?欲念冲破了理智的门槛,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滚倒在新婚床上,翻云覆雨……

  半夜里,高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和小珍都脱得赤条条一丝不挂,相拥而眠,心想,不好,出事了!他猛地披衣坐起,小珍也醒了,高阳说:“小珍,都怪我,是我不好……”小珍说:“我不怪你,这是两个人的事。”高阳说:“这样一来,以后可怎么办?”小珍说:“什么怎么办,我知道你的心思,你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大学生,你是看不上我的。我们做朋友可以,做夫妻不配,我说得对不对?”高阳低头不语。小珍又说:“放心吧,我不会缠住你不放的,过了今夜,到了明天,回到深圳,这件事就过去了,你还是你,我还是我,我们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高阳听罢,感激之情油然而生,一把拉住小珍,说:“小珍,你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高阳这辈子不会忘记你的。办完喜事,告别家乡亲人,回到深圳。假戏已经演毕,本想好合好散,挥手“拜拜”。但是,这男女情感之事,岂是说散就散得了的?他俩回乡时,是真朋友假夫妻,如今假的变成真的了,常言道一夜夫妻百日恩,高阳心想,这件事情不管在道义上还是情感上,自己都应负起责任来,便对小珍说:“你我假戏真唱,把夫妻间才能做的事都做了,干脆我们就在一起了吧。”小珍问:“你真的不嫌弃我?”高阳说:“我这样的处境,有什么资格嫌弃别人?你心地善良,待我一片真诚,我能遇上你,是前世修来的缘分,我知足了。”小珍听罢,感动得哭了,紧紧地抱着高阳说:“今生今世,生死祸福,我们永远不分开!”

  于是,高阳和小珍便开始正式同居。小珍用自己的一颗爱心和一双巧手,把这十二平方米的小小天地,装扮成了一个温馨的爱巢。高阳像个大孩子,受到小珍的百般呵护娇宠。小珍的脸上也整天绽放着笑的花朵,两个人都感觉到生活真美好,幸福得不得了。”

  病困家衰悲欢聚散

  正当小两口子沉浸在甜甜蜜蜜的幸福生活中时,高阳突然染上了一种病,浑身乏力,高烧不断。一天半夜,高阳突然头冒虚汗,手足冰凉,只见嘴巴大口出气,不见鼻子进气,小珍急得电话呼叫急救车。急诊室值夜班的医生只是给他挂吊针,打镇静剂,要病人再坚持一下,等天亮时专家上班后来会诊。高阳哪里坚持得住?他万般痛苦地指指嘴巴,又指指喉咙,头一歪,就昏死过去了。这时,小珍什么也顾不得了,扑到病床上,张口对准高阳的嘴巴,大口大口地吮吸起来,好一会,终于吸出了一大口又稠又腥带血丝的浓痰,接着再吸第二口,第三口……高阳又开始呼吸了,他的生命从死神手中挣脱出来了。

  高阳在医院住了好些日子,小珍寸步不离地守护服侍,一个病假,一个事假,两人都没了工资收入,再加上大笔的医疗费用,高阳出院时,两人已花光所有积蓄,一贫如洗。

  常言道,贫贱夫妻百事哀。高阳整天唉声叹气,心中暗暗焦急:“没有钱,今后日子怎么过?光有爱情,又有什么用?”自此之后,小屋不再有昔日的甜蜜与欢乐,两人世界被一层忧愁的浓雾笼罩着。

  一天,小珍身感不适,去了趟医院,回来后又喜又忧地对高阳说:“我……有了。”高阳一听,脑子“嗡”地一响,马上说:“快去做了。”“做了?”小珍吃惊地说,“这可是我们共同创造的一条小生命呀!”高阳说,什么小生命大生命,这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我们两个人都不知道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哪有能力养活孩子?小珍说,孩子是娘的心头肉,要我心头割肉,我做不到。高阳听了有点生气,喉咙也响起来了:“你做不到也必须做!我们都还年轻,生儿育女有的是时间。”小珍这时也来了点脾气,埋怨道:“想不到你这么自私这么狠心!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孩子是无辜的,我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再苦再难,也要把孩子养大成人,要不然,我还算个什么女人?”高阳硬逼软劝,小珍始终不为所动。最后他无奈地说:“好了,不要再争下去了,到底做还是不做,以后再商量吧。”小珍说,我们明天先去登记结婚。高阳说:“你怎么一波未平又起一波,忽然又要去登记结婚?”小珍说:“我要登记结婚不是为我自己,我是想为孩子讨个名分,非婚子女将来是要吃亏的。”高阳听罢,沉吟半晌,最后不耐烦地说:“我累了,睡觉。”说完往床上一躺,拉着被子,蒙头大睡。

  小珍望着身边躺着的这个男人,觉得他一下子变得陌生了。小珍伤心地想:“看起来,真是一场戏,热闹过了,要散场了……”

  第二天一早,高阳去单位上班,中午给小珍打来电话,说他要到外地出差,一星期后方能回来。

  过了一星期,高阳从外地回来了,一路上还在苦苦思索着如何说服小珍,赶快把孩子做掉。一进家门,静悄悄的,不见小珍人影。一直等到天黑,也不见她回家,给她打电话,关机。高阳有点焦急了,第二天一大清早,便跑到小珍单位去找她。老板说,三天前,小珍被人接走了。“接走了?”高阳一愣,“她到哪里去了?”老板说,小珍没说,我也不清楚。高阳又问:“她什么时候回来?”老板摇摇头说:“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她把工钱都已经全部结清了。”

  高阳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二度新郎逆来顺受

  人生匆匆,日月如流,一眨眼,又是三年过去了。三年间,小珍杳无音讯,下落不明。

  三年间,高阳仍似一瓣浮萍,继续在这座喧闹的大城市中漂荡浮沉……

  一天傍晚,高阳下班路上,忽见一辆摩托车迎面飞驰而来,骑手是一位白衣白裙的时尚女郎。高阳正要闪身退让,摩托车已经冲到面前,擦身将他掀翻在地。那女子也从车上摔下,一动不动躺在地上。高阳半晌才爬起来,见手上脚上都擦破了。他正想上前责问,没等开口,一眼看见那女郎已昏死,白衣裙上沾了许多鲜血。高阳哪里还顾得上发脾气,连忙上前将她一把抱起,拦了辆出租车,赶快送医院。经过医生一阵忙碌抢救,女郎被安顿在观察室的病床上打吊针,高阳这时才觉得浑身火辣辣地疼痛。

  夜深了,高阳坐在急诊室里陪护女郎,又倦又冷又饿。那女郎慢慢苏醒过来了,见自己身上缠着许多纱布,恍恍惚惚回忆起白天闯下的车祸,觉得很对不起眼前这位小帅哥……她的手机响了,是她老爸打来的电话,女郎就“呜呜”地哭了起来,不一会,她老爸赶到了,心疼得不得了。女儿讲了当时的情景,指着高阳说,今天没有他,就见不到老爸了。

  女郎的父亲上前拍拍高阳肩膀,说:“小伙子,你救了我女儿,我不会亏待你的。”他请高阳留下姓名住址电话号码,高阳一一写下,离开医院回出租屋。

  三天后,高阳接到电话,是那位女郎的父亲打来的,他要高阳到富豪大酒店见个面,有事商量。高阳来到酒店,被领进一个豪华包间,包间摆着一桌丰盛的筵席。女郎的父亲迎上前来,自我介绍说,他姓王,是一家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他的独养女儿名叫王娇娇。“这次你救了娇娇,我们全家感激不尽,一定要重重酬谢。”他问高阳,“眼前你缺少什么,想要什么,只管开口。”高阳想了想,说:“我现在的工作单位不好,你们公司如果有合适的工作,我想到你们公司来打工。”王老板满口答应,随手给他写了一张条子,又给他一张名片,叫他明天就去公司人事处报到。

  从此,高阳成了王老板公司的一名员工,而且是一名受到特别关照的员工。这是一家实力雄厚的上市公司,规模大,效益好。高阳好学上进,不多久,就可以独当一面了。王老板提升他当了部门经理,待遇优厚,他的人生梦想正在步步实现,干得更起劲了。

  王老板的女儿王娇娇,一直盯住高阳不放。她是个娇公主,天生就有一种控制欲。她过去处男朋友时,吃过官家浪子和富家阔少许多亏,现在她就想找一个像高阳这样经济条件差、社会地位低,但精神素质好的寒门帅哥谈恋爱,这种人有良心,守本分,靠得牢,捏得住,好控制。她一次次地要求父亲,说自己爱上了高阳,要父亲帮她促成美事。王老板找高阳谈过几次,高阳吞吞吐吐,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他总觉得自己和娇娇不般配。更主要的是他忘不了小珍姑娘,她怀着自己的孩子,不辞而别,事情尚未了断,要是有朝一日她带了孩子找上门来,他该怎么办?娇娇又怎么办?娇娇却自己上门频频向高阳示爱,高阳几次都想把他和小珍的那段隐情告诉她,但每次总是话到嘴边又吞回到肚子里。后来实在经不住娇娇的热烈进攻,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高阳心一横,就点头答应了。

  气归气,这件事,总要想办法遮掩过去才好。经过一番苦思,李虎找到了派出所长老丁,把小珍的情况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丁所长说:“我能帮你什么忙呢?”李虎说,想当年,你家曾经上门求亲,可惜小珍出走,婚事泡汤。丁所长说,这事不要再说了,当时是我不好,害得小珍离家出走,吃了许多苦。李虎说,现在是我来求你,求你把小珍娶过门去,打个马虎眼,掩人耳目。将来孩子生下了,你想要,就留给丁家作孙辈,不想要,就把小珍休了,连孩子一起带走,人家也不会说什么,小珍的清白名声也算是保住了。丁所长不肯答应,李虎就死死缠住,叩头作揖。丁所长实在推托不掉,便说,我家牛牛倒是没啥问题,小珍那边,你可要做好工作,不要再像上次那样,闹出什么事来。

  李虎转身回家去求小珍,小珍死活不依,说我自己做事自己担当,决不去连累别人。李虎老泪纵横地恳求小珍,小珍还是不肯点头。李虎火了,拿起一把菜刀,狠狠地说:“你再不答应,我就死给你看!”这一来,小珍被吓住了,万般无奈,只好哭着点头了。

  小珍和牛牛的婚礼办得热热闹闹,贺客满堂,大家为牛牛祝福,也为小珍惋惜。

  进了花烛洞房的两人世界,平日傻乎乎的牛牛,脑子忽然变得十分清醒,举止文明有礼,说话口齿清楚。他说:“小珍,别人都看不起我,疏远我,只有你从小就肯同我一起玩。我嘴里说不出,心里是明白的。我比你大,我一直把你当自己的妹妹看。今天你来了,我很开心,以后我天天可以看见你,和你说话了。你放心,我什么坏事都不会做的,我会待你好的。”说完又傻乎乎地笑着。小珍听了十分感动,止不住泪水直流,她说:“牛牛哥,我相信你说的话,今后我会照料你的生活的,但不许你碰我欺负我。”牛牛举起右手,庄严宣誓:“我保证!”小珍又说:“今天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我肚子里已经有小宝宝了,以后你就是宝宝的舅舅。”牛牛一听来了劲,大喊大叫道:“真的吗?太好了,太好了,我要当舅舅啦!”

  就这样,从此两人同吃同住不同床,亲亲热热,相安无事。牛牛脑子清醒的时候多了,小珍也胖了。丁所长夫妇俩见了心里高兴,把小珍当作女儿看待。

  八个多月后,小珍产下一个白白胖胖的男宝宝,取名“丁丁”。丁所长夫妇把丁丁当作自己的亲孙子疼着宠着。

  转眼间,丁丁长到了两周岁,会叫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了。小珍想,应该给孩子的父亲传个信,让他来看一看自己的亲生骨肉。但她不清楚高阳如今在什么单位上班,手机也早已换了,无法联系,就给当年在小餐馆一起打工的一位胖大姐寄了封信,请她帮忙找到高阳,并把一封信转交给他。

  这封信是这样写的——

  高阳:

  三年了,你过得还好吗?

  恕我当年不辞而别,我想,这也许就是上苍安排,命中注定吧,你我今生只有情缘,没有姻缘。

  我们的宝宝已经两岁了,长得和你活脱脱像。你能来看看孩子吗?还有,你祖母给我的宝贝,也该还给你了。

  你还拉二胡吗?我在梦里常听见你拉的《二泉映月》……

  保重!

  永远爱你的小珍

  胖大姐拿着这封信,费了许多周折,终于找到了高阳的新家。开门的是娇娇,娇娇说,高阳不在,你把信交给我吧。

  娇娇拆信细看,只觉得两眼冒火,气得发疯……

  祸起萧墙情归何处

  王娇娇乘飞机飞到小珍家乡的省城,又从省城坐汽车赶到小珍家,一把推开门,小珍正抱着丁丁在唱山歌。娇娇对小珍打量一番,板着脸说:“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那个小珍吧?”又指指小丁丁说:“这孩子是你和高阳生的,对不对?长得还真像。”小珍问她:“你是谁?”娇娇高昂着头:“我吗?我就是高阳的太太,王娇娇。”小珍一听,暗想,原来高阳也已经结婚了……王娇娇说:“你们两人过去那笔风流孽债,高阳他一直瞒着我,要不是你写了这封信,我还一直蒙在鼓里呢。”小珍说:“既然你知道了也好。那是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王娇娇大声道:“你过去了,我过不去!”小珍问那你想怎么样,王娇娇说,我千里迢迢飞来找你,就是要与你作个了断。说着从坤包里取出一大沓钞票,说:“这里有三万块钱,补贴你养孩子的家用。你给我写个收据,再给我白纸黑字写张保证书。”“什么保证书?”“保证你以后不会拿孩子来纠缠敲诈我们,保证以后与我丈夫断绝一切来往,保证今生今世两人永不通信,永不见面,保证不来破坏我们的幸福家庭!还有,他祖母给你的什么宝贝,也请当面还给我。”小珍忍住气,大度而平和地说:“你的心思我明白我理解,你就放心过你的幸福生活吧,过去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但你这钱我不能收下,莫说是三万元,就是三十万三百万我也不稀罕。至于要我给你白纸黑字写下保证书,我办不到,绝对办不到!还有,他祖母传下的宝贝,我只能还给高阳,不能交给你。”于是王娇娇便与她争吵起来,越争吵越激烈,小丁丁吓得哭了。

  这时,牛牛从外面冲了进来,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抓住王娇娇,大声喝问:“你是什么人?竟敢跑到我们家里来欺负人?把宝宝都吓哭了,我对你不客气!”王娇娇斜着眼睛问他:“不客气你想怎么的?”牛牛说:“把你抓起来!我爸爸是派出所所长。”王娇娇哈哈大笑说:“你吓唬谁呀?公安局长我也见多了,一个小小的派出所长,给我拎皮包擦皮鞋我还不一定乐意。”这番话,深深激怒了牛牛,父亲是他心目中的英雄,她竟敢如此玷污、羞辱,牛牛岂肯罢休?两人越吵越凶,渐渐都失去理智,推推搡搡拉扯起来。小珍上前拆劝,误挨娇娇一拳,牛牛看了心疼,怒火中烧,掴了娇娇一巴掌。娇娇自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等屈辱?一个箭步跳将上前,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将牛牛推倒在地。牛牛的头部重重地往坚硬冰冷的水泥地上撞去,立刻血流满面,昏死过去。

  这一下,闯下大祸了!小珍报了警,警察把王娇娇带走,医院开来了急救车。经过紧急抢救,牛牛的性命是保住了,但却成了植物人。

  王老板从深圳赶来,向公安局求情,不管出多少钱也要救女儿出去。但这时候钱已经不管用了。王娇娇以“私闯民宅,伤人严重致残”的罪名被起诉,等待她的将是法律的审判。

  牛牛成了植物人,小珍整天守护着他。丁所长说:“等法院判下了赔偿金,我去请个保姆来服侍牛牛。你还年轻,前面的路长着呢,你走吧。”小珍说:“不,我不走,牛牛是为了我才落到这地步的。叔,你就让我再好好服侍他几年,尽一份妹妹对哥哥的心意吧。”说完,小珍哭了,丁所长也流下两行老泪。

  王娇娇被法院判处两年有期徒刑缓刑两年,并处以巨额罚金。判决之后,高阳开车到拘留所接娇娇回家。一进家门,王娇娇就指着他的鼻子骂道:“高阳,你给我听好了,是你害得我落到如此下场,从今之后,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你***!”高阳说:“你不要发火,有话好好说。”娇娇怒目道:“你还想说什么?当初你空着双手进门,今天照样给我空着双手走人,你走呀!”高阳心里明白,他与娇娇情缘已了。走就走吧,反正迟早总要散伙的,他对这个家已无太多的留恋,走了倒是一种解脱,便昂首大步夺门而去。

  高阳离开了别墅山庄,心急火燎,星夜兼程,直奔小珍的家乡,他要去见日夜思念的亲人,他要去看自己的亲生儿子。

  到了小珍家乡,找到丁所长家。丁所长问明来意,告诉他说,你来迟了,小珍带着孩子走了。

  原来,不久前牛牛过世了。丁所长夫妇悲痛之余,就想替小珍找个新的归宿。正巧这期间,有位名叫郭春的解放军老兵复员回家,郭春比小珍年长,两人小时候常在一起玩,小珍叫他春哥哥,彼此关系很好。郭春回来之后,常到丁所长家来探望小珍,两人仍像儿时一样亲密无间。丁所长夫妇便给他们俩做起了红媒。不久,郭春便领了小珍,带着孩子一起到山区承包果园去了。

  丁所长介绍完小珍的情况,又取出镯子和红纸包,对高阳说:“小珍临走时把这两件东西留下,托我转交给你,她说你一定会来的。至于孩子,现在还小,她说了,等他长大了,她会把身世从头告诉他。血浓于水,你们定然相会有期。”

  高阳手捧老祖母留下的遗物,思绪万千,想到自己得到了小珍,又失去了小珍;进了王娇娇的家,又被王娇娇扫地出门。他从一无所有到一无所有,空转了一个大圆圈,真像做了一场梦,演了一出戏,心中顿时涌起了对小珍的内疚之情……

  回到深圳,正逢农历大年三十,他跟着一群打工仔来到小珍打过工的那家餐饮店吃年夜饭。高阳的心情,经过这一番人生的大起大落,已是今非昔比了。他一口气灌下几瓶啤酒,喝得醉醺醺的,但心里却特别清醒。小珍那朴实、善良、善解人意、情深义重的形象一下子在他眼前浮现。他喃喃自语:小珍啊小珍,是我的过错使我们不能永相伴,但是你的品格却使我们长相知。他这样想着想着,便来了精神,有了勇气,仰起脖子把一瓶啤酒大口喝干,一声吆喝:“新年到了,新年就有新的希望。走!”便和打工仔们一起大步拥向欢闹的街头……

Tags: 浮世 情缘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5542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