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神面奇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人们都知道河南博爱县的三大美味:经过卤制后压块凝固置于小推车上的“小车牛肉”、一边拉扯一边在案板上甩撞的味香面筋的“许良扯面”、作为朝廷贡品的“月山姜”。可却很少有人知道,数百年前这三大美味无意中竟催生成了一道美食,这道美食西传之后又成为了享誉天下的神面——兰州牛肉面。

  2016年,兰州牛肉面起源的怀庆府河内县(今焦作博爱县)苏寨陈家牛肉面,被选入焦作市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项目。

  1。不速之客

  清同治年间,陕甘一带爆发了动乱,历时数年的动乱导致民不聊生。动乱之后,人口锐减不说,就连之前已经流传到当地民间的一道美食——牛肉面也见不到踪迹。

  一天,兰州城内的一个巷口,新开了一家面馆,面馆的幌子上写着“怀庆府苏寨陈家牛肉面”,面馆内飘出的香味,顷刻间弥漫开。

  闻到这个味,看到这个招牌,许多食客进到面馆,要了面品尝起来,品尝之后纷纷伸出大拇指连连称赞,更有一些老者还发出了感叹:“终于在有生之年,得以再次品尝到正宗的牛肉面!”

  一传十,十传百,巷口的这家面馆一时食客云集。

  这日正午,面馆里来了名其貌不扬的中年人,中年人捡了个空位坐下后,也与众人一样要了碗面。

  待面煮好端到桌上,中年人先是将面孔凑到碗上,鼻翼翕动了两下闻了闻面食的香气,而后才拿起筷子细细品着吃起来。待一碗面吃完,他起身结账时对大胡子老板低声说:“掌柜的,将你这招牌摘下来吧!”

  这话无异于挑衅,大胡子老板仔细打量了打量中年人,疑惑地问:“为何?”

  “这招牌与你的店不符!”中年人回应。

  “呀嗬——我这招牌与店不符?”大胡子老板提高了声调,朝向面馆里的食客们说,“大家伙儿说说,我这面味道如何?”

  “味道好就可以挂此招牌?”不待食客们回答,中年人便继续问。

  “那是自然!”大胡子老板将目光在店里环视了一圈后才又说道,“你不妨先去打问打问,看可有比我陈家更好吃的牛肉面没!”

  闻听此言,中年人淡淡地笑了笑:“照此说来,若我做的面比你的好吃,你这招牌可还有颜面挂不?”

  望着咄咄逼人的中年人,大胡子老板终于恼了:“若你做的面比我这陈家面好,我自会摘下牌子!”

  “那好!”中年人朝大胡子老板拱了拱手,“我就与你比试一场。”

  面馆内的食客们从二人的对话中已弄明白这中年人是来砸场子的,于是纷纷指责起了中年人,说陈家牛肉面在陕甘一带早就有盛名,岂能随便诋毁。也有好心的人劝中年人说:“大胡子的手艺了得,自他来开店后,生意兴隆食客云集,你可莫要逞强到时不好下台。若不比试的话,你在旁处开个饭馆也照样会有生意,可若一比试,输掉的话,你再开面馆就没人去光顾了!”

  中年人听了此话道了谢后,只是微微地笑了笑。

  这日之后,中年人便在大胡子的面馆对面支起了临时的锅灶,开始忙活起来。

  2。神面起源

  两家厨子要比试手艺的消息不胫而走,吸引了许多的人来瞧热闹。

  比试的日子到了,两家面馆之间的巷道上有好事者已摆上了几张桌,放了数十个碗,不少人在这家面馆看看又到那家瞅瞅,不晓得到底哪家会胜出。

  隔着巷道,看到大胡子开始在灶台上忙碌,中年人踱步过去,对大胡子说:“既然你挂着陈家牛肉面的招牌,那请问——你可知这牛肉面是如何起源的?”

  听到中年人这么一问,大胡子不屑地说:“自然是我陈家早先传到此地的!”

  中年人点了点头,而后又摇了摇头说:“你说的对,但是也不对,我不妨就替你说说陈家牛肉面是如何起源的!”

  闻听这牛肉面还有故事,看热闹的人立马便围到了中年人跟前,中年人望著众人讲了起来。

  前朝嘉庆年间的一个冬日,京城纷纷扬扬地下着一场大雪。

  一天正午,吃过午饭后,一个叫陈维精的太学生伫立在国子监学舍内的窗前,透过狭小的窗隙观望着外面的雪景。他的目光从对面白雪覆盖着的学堂屋顶上落下来时,刚好瞥到院子里一个衣衫单薄的青年正一边将手中的冷窝头往口中送,一边缩着脖子踏雪而过。

  待看清那人是外班的太学生马六七后,陈维精不由叹了口气。

  陈维精与马六七比较熟识,他知道马六七是甘肃东乡族人,家境贫寒,在国子监是个外班生。按照国子监的规定,太学生分为内班生与外班生,内班生在监内住宿,外班生只能走读,并且膏银的补贴上也不同:内班生每月发放数两银子的膏火费,外班生只发几钱的衣服银。因此,在太学生里,马六七的生活是很艰苦的。

  之前,陈维精曾将自己的膏火银拿出一部分接济马六七,但是被马六七拒绝了,马六七告诉陈维精,他想以自己之力修完学业,为此他在住宿的地方还另寻有差事,即晚上教房东家的孩子学字,以此冲抵房租。现在,看到窗外踏雪而过的马六七,陈维精脑子一转,想到了个主意。

  下午学完课后,陈维精主动找到马六七,说有件事想请他帮忙。马六七便问什么事。

  陈维精告诉马六七,马上要到冬至节了,按惯例皇帝这日要进行祭天大典,国子监也要休学一日迎贺冬至并聚餐。迎贺时,会进行太学生才艺展示,届时获奖者能得到一笔国子监奖励的“亚岁膏火银”,他打算参加,但是心中又没底,不知道自己的才艺到底如何,因此想要让马六七帮他验证一下,看自己的才艺值不值得去参加比赛。

  听到陈维精想去参加比赛,马六七连声说好,可看到陈维精忧心忡忡的样子,他不禁问道:“兄长准备展示哪样才艺?”

  陈维精做了个举箸吞食的动作:“我祖传有做面食的绝技,只是不知道那种场合合不合适。”

  马六七接过话说:“那有什么不合适的?才艺又不论行当!”

  “那就好!”听马六七如此一说,陈维精说道,“刚好你在监外住宿,何不到你的住处试验一下,若你觉得我手艺还行,我也就算是有了底气!”

  马六七连连点头,当下就邀陈维精到住所去展示一番。

  陈维精便买了食料,随马六七到了居所。

  在马六七的居所,陈维精用心地做了锅面。闻着面锅里飘出的香味,马六七止不住抽动了几下鼻子,他觉得这种味实在是太好闻了,好似有股药材的清香,但是又不太像。待面盛到碗里后,马六七迫不及待地吮吸了一口面汤,忍不住连连赞叹“好面好面”,当下风卷残云吞食了两大碗。

  待吃饱喝足之后,面对马六七的询问,陈维精才告诉他,在自己的家乡怀庆府清化镇有一种脍炙人口的食物叫小车牛肉,在竹坞郡(今许良镇)有一种老少都喜爱的面食,叫扯面。今晚的面就是做小车牛肉所用的汤料与扯面浇拌到一起的。陈维精还详细告知马六七:由于自己家里就是做小车牛肉的,所以自己很晓得做小车牛肉用的食材,加上自己对汤料有些研究,又在汤料里加入了多种对人体大有裨益的中药食材。

  听了陈维精的解答,马六七高高地竖起了大拇指。

  3。神面西传

  正在灶台上操作着的大胡子,听中年人讲到这里,停下了手说道:“你故事讲得甚好,但是别忘了,今日是比面食的,不是比故事的!”

  “惭愧——惭愧——”中年人又朝大胡子拱了拱手,“兄台尽管做好就是!”

  大胡子冷哼了一声,自顾自又忙起来了,一会儿的工夫,他的牛肉面便做好用盆子端到了巷道里的桌上,围观的人们纷纷拿起碗盛了面,开始品尝起来,一边品尝,一边连连说香。说着,他们望望大胡子,又看看中年人,好奇地问:“感情这汤就是小车牛肉的汤料了吧?”

  中年人不置可否地看向大胡子,说道:“方才你说牛肉面是你陈家传到这里的,那么能否说下是如何传过来的么?”

  大胡子不耐烦地说:“只管做好你的面就是,这些你无需知晓!”

  中年人露出了丝神秘的笑:“我看,我还是替你讲出来吧!”

  望着众食客,中年人继续讲了起来:

  那次陈维精让马六七吃面,原本是陈维精的一个计谋,是为了诱骗马六七吃上一顿好饭,没想到马六七当真了不说,还一直将此事记在心上。因此冬至节到来后,当太学生们在国子监祭酒的带领下,拜过孔圣人开始展示才艺时,眼看才艺表演要结束,马六七却还没看到陈维精上场露手艺,于是便挤到陈维精跟前,催促陈维精快去准备东西。

  面对马六七的催促,陈维精只好吞吞吐吐地搪塞说:“不行——不行,看了各位同窗的才艺后,才发觉自己的那点小伎俩根本拿不出手。”

  马六七有些急了:“怎么会拿不出手呢?你做的面食我觉得是天下最好吃的面食了!”

  就在众太学生才艺展示完毕,负责主持的国子监司业准备宣布进行评比时,马六七闪出人群对司业说道:“还有个学生的才艺未开始展示——”

  司业问起了究竟。

  马六七就将陈维精的做面手艺说了下,说的时候用尽了华丽的辞藻。

  听马六七这么一形容,司业也有了兴致,他对人群中的陈维精说:“陈生,你既有如此手艺,当可展示一下!”

  陈维精连连推脱:“不瞒师言,我那雕虫小技怎能登大雅之堂,况且今日是冬至,当是食馄饨的,在此日子做面当是与节礼不符。”

  司业抚须笑道:“无妨!馄饨照吃,你做的面食就当是佐餐了。”

  司业这么一说,陈维精也就不好再推辞,当下便到膳食堂准备去了。

  及至聚餐开始,馄饨上桌的时候,陈维精才将一碗碗的面端到桌上。司业及众人尝了陈维精做的面食后,纷纷赞不绝口,当下将这面食评了奖,颁了“亚岁膏火银”,并称陈维精为“食圣”。

  得了奖赏之后,陈维精将得到的膏火银赠予马六七,被马六七再次拒绝。陈维精于是将膏火银分成两份说道:“这银两咱们二人一人一半,因为如若不是你极力撺掇让我上场,我是断然得不到这奖赏的!”

  可马六七却说:“弟不需要分享獎赏,只是有一事相求,不知道可行否?”

  陈维精答:“但说无妨!”

  有了陈维精的这句话,马六七方才说道:“弟想向兄学这面食的做法。”

  陈维精坦然一笑:“我自今日起便教于你,但是这一半银两你必须得收下!”

  说着,陈维精将一半奖赏银强塞到了马六七手里。而后,陈维精又将面食的做法悉心告诉了马六七,并特意交代:除了面做好,汤料是关键。转眼,陈维精与马六七在国子监学成后各自回乡。马六七仕途不顺,迫于生计在兰州城开了家饭馆卖起了牛肉面,岂料他随意间从陈维精手中学得的牛肉面,食客吃过之后无不交口称赞,很快食者云集,不久有了些本金的马六七又开办了个牛肉面庄,取名“马家大爷牛肉面”。

  牛肉面成了一道很有名的美食,并迅速传遍民间。

  4。较技

  讲完了这些,中年人听到大胡子冷笑着说道:“故事你讲完了,那么你做的面呢?”

  中年人低头扫视了一圈,见众人的碗都已空空如也,于是说了声“稍安勿躁”,便回到自己的简易锅灶前,操持起了锅勺,片刻工夫一盆刚出锅的牛肉面便也端到了桌上。

  等着的食客们又将中年人做的面盛到碗中,一品尝不由张大了嘴巴:更香,比大胡子的面还香!

  看到食客们惊诧的表情,大胡子也举筷盛了半碗尝了起来,面入口后,他怔怔地望着中年人,迷惑地问:“莫非,你是马六七?”

  中年人摇了摇头:“不——马六七已经一大把年纪了,我自然不可能是马六七,当然——也不是他的家人。”

  大胡子放下了品尝的碗,对中年人说道:“看来,我是小瞧你了。方才我那面只是平常的做法,家传技艺并未用出,你可敢与我再比一次?”

  中年人笑着点了点头。

  听说两家面馆还要再较一次技,一时兰州城的百姓口口相传,都想要知晓到底哪家的牛肉面才是正宗的。

  次日,比赛再次开始,更多的人们前来品尝了两家的厨艺。这次人们尝过之后,觉得两家的牛肉面都很香鲜,而且味道还似乎相同,仔细品味了后,人们觉得还是中年人做的更胜一筹,因为虽然味道接近,可中年人做的牛肉面更能让人回味无穷。

  这个结果显然出乎了大胡子意料,他愣了好久后问中年人:“可否告知,你究竟是谁?”

  中年人这才拱手说道:“在下陈位林,陈维精便是在下家父!”

  听了此话,大胡子目瞪口呆,终于甘拜下风,封了炉灶,摘了招牌,对中年人说:“竟然李鬼遇到了李逵,今后这个地盘是你的了!”

  陈位林赶忙拉住大胡子,并关门谢客,邀大胡子坐下一起对饮起来。

  一边对饮,陈位林告诉大胡子,自己此番前来,是因前些时家父陈维精在此地的故友赶赴自己家乡,描述了该地动乱平息后的状况,并告知家父牛肉面在该地已几近失传,而马六七经历这场战乱后,觉得子孙后代还是读好书为上,已不再经营牛肉面,只一心辅导子孙读书去了,因此故友特邀家父陈维精再次去往兰州重展牛肉面。奈何家父年事已高,这才派自己前来兰州,不曾想却遇到大胡子打着自家的幌子在开面馆,于是不得已出此下策,因为只有比试之后靠着技艺才能使大胡子认输,不然纵使自己表明身份,也无法令大胡子信服。

  交谈中,大胡子店主也告诉陈位林,自己同样是怀庆府人,家里原本也做“小车牛肉”,对“小车牛肉”的汤料配制自然也甚为熟识。数月前,帮亲戚来兰州贩卖牛羊时,听这里的人说怀庆府苏寨陈家牛肉面很是有些名气,便借此名气在兰州开了面馆。不曾想,竟撞到了真正的陈家面。

  陈位林听后,明白了几分,但却不明白大胡子何以仅仅一日之间便学会了自己家传的牛肉面厨艺,因为仅仅一日工夫,他竟将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牛肉面做了出来。

  大胡子店主便又告诉陈位林,第一次比试输了之后,他尝了下陈位林做的面,意识到可能遇到了真正的陈家人。由于他知道陈家牛肉面所用的汤料配方,因此才提出再比一场,也就是用陈家面的做法与真正的陈家面比试,但结果假的就是假的,到了真的跟前仍然只会是不及。

  听到大胡子店主说知道自家的汤料配方,陈位林大吃一惊。

  5。牛肉面的秘密

  这下轮到大胡子得意了。大胡子望着目瞪口呆的陈位林说道:“有首诗《维精送子位林孙和声西行手记》这样写:众鸟高飞尽,贵子独去远。豆蔻年华和,身强余百倍。春风草木香,当归怀庆府。新绿欲涌,丁香初开,花香叶茂,碧波涟漪,百里林草果然繁盛芳香。路远难行,高山奈何?汝等避草寇而返苏寨。车前着吉服马卦红袍,夜宿八角楼,晨饮胡荽汤。马良将行千里,遍地黄花时至,司碧玉书联水席相敬:月山姜汤茴香豆,烹肉扣碗贵老忙。橫披垒灶。”

  陈位林似乎有些明白了。

  这首诗是几年前,他与儿子去拜访五洲书院山长黄积厚时,他的父亲陈维精所作。表面上看这首诗是写离愁相思的,其实暗里却是将做牛肉面所用的二十三味食材嵌在了其中。

  大胡子仍在继续说着:“一次,偶然之间听到了这首诗,我便觉出这不是简单的送别诗。贵子谐音‘桂子’,碧波谐音‘荜菝’,‘豆蔻、百倍、草木、当归、丁香’,还有‘车前、八角、月山姜’等等,一般的人可能不晓得里面的那些字词有何用,但对于多年造厨的我来讲,我意识到那肯定是做饭菜时用的食材,果不其然被我猜中了,只不过遗憾的是,我虽猜中并将那些食材熬成汤,却还是没能掌握住真谛,输在你的手里。”

  陈位林看这大胡子店主是个耿直之人,于是说道:“不瞒你说,其实你什么食材都用到了,只是所选食材没能到位!”

  听陈位林如此一说,大胡子赶忙问:“那到底是如何没到位呢?”问完,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哈哈笑了笑说:“还是不问了——这是你家的传世手艺!”

  陈位林也笑了起来:“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不过告诉你不碍事,因为就算我告诉了你,我的手艺仍然还是在我身上丢不了,而面食原本就是让人们果腹的同时一饱口福的。我家所做牛肉面选用的食材都是上等最好的,其中还有些食材是别的同类食材所代替不了的,比如‘月山姜’,那是别地方的姜所不及的,因为别处的姜都没‘月山姜’辛辣有味,而‘月山姜’又只有怀庆府清华镇月山脚下那一小块地方才有,虽然同是怀庆府人,但你是在南我是在北,出于北边的‘月山姜’在你处已不好买,在这遥远的兰州更是买不到,而我也只是在来时特意带了两袋‘月山姜’而已!”

  大胡子弄明白了缘由,拂须说道:“看来,对于你陈家来讲,厨艺比的已经不只是做饭的技艺了,而是将药材等许多学问都化入了里面,我输得心服口服!”

  随后,大胡子便告别陈位林离开了,虽然陈位林一再挽留,但大胡子去意已定,不日便离开了兰州城。

  之后,牛肉面又经陈位林和其后人以及兰州本地人马保子改良后,以“一清(汤)、二白(萝卜)、三绿(香菜、蒜苗)、四红(辣子)、五黄(面条黄亮)”为标准,形成了天下第一面:兰州牛肉拉面。

  现在,许多兰州牛肉面馆里的讲解牌上,还特意注明兰州牛肉面起源于怀庆府清化镇苏寨村陈维精手中。

Tags: 神面 奇缘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5485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