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不嫁直男癌

时间:2019-02-01 15:3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 佚名

  家有剩女,是方杰最大的一块心病。这不,几十年不见的初中同学聚会,这事儿又端上了台面。巧的是初中闺蜜杨萍有个剩男儿子,俩孩子居然条件接近,当妈的当即就给拍了板,先见一面再说。

  周末的晚上,茶楼雅座包厢里,剩女于曼、剩男覃勇准点儿来到,两人一对眼,都觉得心里一动。两位妈妈也是心下暗喜,还真是蛮般配的一对!寒暄几句后,妈妈们赶紧撤离去跳广场舞,覃勇和于曼有了相貌上的舒服感垫底儿,又有上辈儿的关系,自然也没什么拘束。

  覃勇看看装束干练举止洒脱的于曼,开口就说了一句:“晨江晚报首席记者于曼,早闻大名。我很喜欢你采写的野生动物保护的新闻稿,听说你为此还专门去白头山盗猎集团卧底,佩服。”

  于曼笑吟吟点点头,心里暗暗得意。可覃勇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她眉头一皱:“可这活是男人干的,你一个女孩子家,用得着这么拼吗?听说你还读了两个硕士,读那么多书干吗?”

  于曼隐藏起了高级记者特有的锋锐眼神,嘴角一抿,温柔地说:“读书是跟同学的风,现在也追悔莫及呢。”

  覃勇一副了然的神情:“就是,读到博士也还是要嫁人生小孩的,有那么多精力应该多学学厨艺、儿童教育,多实用!”

  于曼心里一沉:这是一个直男癌晚期患者,无药可救!这一句话就把一见面那点感觉破坏得差不多了,可她脸上却还是笑眯眯的:“说的是。我正准备去学点家政、插花什么的,再读读啥《女诫》、《女驯》,将来也好做个三从四德的贤妻良母。”

  覃勇愣了一下,咂摸出点不对味儿来,两人话不投机,草草收场,告别的时候连句再见都没说。

  刚一分开,于曼就迫不及待的把相亲经过发到了微信群,声称遇到了一个典型的IT业直男癌患者,奇葩一枚。姐妹们纷纷跟帖索要患者照片,并一再嘱咐她,奇葩千载难逢,错过了岂不可惜,好歹也感受一番再挂掉!

  于曼哭笑不得,不过想想以往自己也是这样调侃人家的,也就释然。刚一回到宿舍,方杰电话就跟过来了,连珠炮似的先发表一通感想,什么高大威猛啊,IT收入高啊,有房有车啊,一副钓到金龟婿的热衷模样。听女儿一声不吭,这才小心翼翼问她谈得怎么样,合不合得来。

  于曼不忍心扫了她的兴致,就应付着说还行,处处看吧。方杰心花怒放,立刻就把这信息传递给了杨萍,感情一向挑剔的覃勇对于曼一见钟情,让两位妈妈的热度先到了沸点。于曼也就跟覃勇不凉不热又见了两次,越发鄙薄他不但大男子主义还自恋的本性,手机里冷清的微信群倒是变得空前火爆。

  三八妇女节的前一天,于曼正在整理稿件,覃勇来电话说让她下楼,有礼物要送给她。于曼心里嘀咕着这冷淡的关系,不适合接人家的礼物吧,心里却好奇他会相中什么礼物,一边下了楼。

  一见到她,覃勇就塞给她一个包装盒:“一套裙装,我第一眼看见就觉得适合你。”

  于曼一边道谢一边忍不住说:“女人穿衣服是大事,很挑剔的,你就算要给我一个惊喜,也最好找我看一下,试试吧。哪怕在我手机发一张照片也行啊。”

  覃勇满不在乎地说:“我相信我的眼光,这衣服相当于是给你量身打造的,你一定会喜欢。我还有事,先走了。”

  于曼打开包装盒却哈哈大笑起来,那衣服整个就是《乡村爱情》里谢大脚和王云的混搭风格!她正在狂笑,手机却进来一条微信:是不是很满意?乐惨了吧?于曼强忍住笑回复:惨,惨不忍睹!

  当晚,于曼回家给妈妈过节,方杰见了女儿拿回家的衣服就是一愣:“我今天跟杨萍去健身房了,她身上就穿了一件这样的,说是儿子送的节日礼物……”

  于曼差点乐哭了:“妈,你看,这就是你给我钓的金龟婿!这得多恶俗的品位才能干出这事儿啊!得,您要喜欢就拿去穿吧,只要您不怕被人误以为是象牙山村民。我看您哪,这次是又白操了一回心。”

  方杰吓了一跳,又开始不住口地夸覃勇的优点。大过节的不能让妈妈不开心,于曼就没吭声。

  第二天晚上,于曼着了凉,发烧咳嗽起来,吃了药打算早早上床发汗,却接到了覃勇的电话,直通通地说:“于曼,我在金三湘吃饭,你赶快过来,我介绍个朋友给你认识!”

  于曼很生气,却还尽力压抑着不满:“国王陛下,臣妾四肢酸软,浑身无力,可否告假?”

  覃勇声音中透着命令:“别矫情了!赶紧过来!”

  于曼的火忽地窜了上来,再也不想演戏了,大声说:“你是不是真以为自己是皇上了?自恋狂!直男癌!”说完狠狠挂断电话,难受加上气愤,眼泪都掉下来了,转过头立刻拨通了方杰的电话,气恼地喊着:“妈!我就是一辈子不嫁,也不跟这自大狂的小子处了!我明天就跟他吹!您千万别再劝我!”

  方杰听出女儿气坏了,连忙安抚:“有话好好说,又咋惹你了?我今天看见杨萍,还说你们处得挺热乎……”

  “热乎什么啊?您是不知道内情!她妈妈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覃勇,他就是一个直男癌患者!还是晚期的,无药可救,直接宣判死刑!这不是坑我吗?”

  喊完这句话,不等方杰反应过来,于曼就挂断电话,想了想又关了机,蒙上头生闷气去了。

  方杰那边可受不住了。直男癌!那是什么癌?她再拨打女儿的电话想问问清楚,那边却关了机。她坐在床上又难过又窝火,现在的癌也太多了,以前还只听过肺癌胃癌直肠癌,这又冒出来个直男癌!杨萍啊杨萍,咱可是发小儿啊,你这儿子都癌症晚期了,还来坑我闺女,这,是人没有这么干的啊!不行,等天一亮,我非得找你去要个说法!

  这一晚方杰都没睡好,好容易挨到天亮,直接就杀奔了杨萍家,见面不由分说就是一通数落。杨萍听了也慌了手脚,眼泪都吓出来了,急忙给儿子打电话,电话那边的覃勇愣了半天,连声说自己没病,可他越是否认,杨萍越以为是儿子得了绝症瞒着她,急得嚎啕大哭起来。一个小时后,覃勇气喘吁吁跑上楼,哭笑不得地说:“妈,阿姨,我什么病都没有,上个月单位体检,完全正常!至于什么是直男癌,你们自己上网查去吧。昨晚的事儿的确是怪我太莽撞了,我一会就给于曼解释。我得回单位了。”

  覃勇跑了,两个妈妈一头雾水,打开电脑一百度,敢情所谓的直男癌,是女人们给那些超级自恋又品位恶俗的大男子主义男人的一个新鲜命名。虚惊一场,看着杨萍哭红的眼睛,方杰难堪得不行,赶紧告辞,买了蔬菜肉粥给于曼送去,一进屋,看见她正在接电话。

  电话是覃勇打来的,先是道歉,然后问候病情,最后解释说:“昨晚我们一群朋友吃饭,中途有个哥们带着一个白头山野生动物保护站的朋友来了,那个人长期跟盗猎分子打交道,掌握不少第一手资料,他身上一定有很多你需要的故事。我看时候不早,怕很快散局,光顾着急叫你来也没说清……不过你也没吃亏,一句直男癌把我妈差点吓出病,也真有你的!我就有那么恶劣吗?”

  听到这儿,于曼的气虽然消了很多,可一时还是回不过劲儿:“你不是直男癌吗?你看看咱们来往的这段时间,你哪些事不是全凭自己?从去哪吃饭,到我该梳什么发型,还不都是你说了算?不是直男癌晚期患者是什么?我真是觉得我们合不来,正好我又要去白头山采风,我们还是先分开一段,冷静冷静再说吧。”

  覃勇沉默了片刻,同意了。方杰也不好再劝女儿,帮着于曼收拾起行李。

  于曼这一去就是十几天,大山里没信号,跟外界完全断了联系。她一直追踪的盗猎集团盗杀黑熊这事的证据这一次完全被她掌握了,她立即回到省城举报此事,又发了微博,博友们转发迅猛,居然惊动了公安部,限期破案,盗猎集团分子很快被绳之以法,刑期最短的也被判了七年。

  于曼的名声大噪,博客也一跃成为新浪名博,粉丝涨到了几百万,采写的长篇通讯也获了大奖。

  就在于曼已经把覃勇忘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这一天突然接到他的电话,第一句话就是急促地说:“于曼,你有麻烦了!赶紧跟报社请长假,避避风头!”

  于曼听这没头没脑的话闹不清是怎么回事,好在接下来,覃勇就说清了:原来于曼举报盗猎集团这事影响太大,破坏了整个白头山地区的珍稀保护动物食用生财链,这链条上所有的既得利益者都对她恨之入骨,尤其是那些被判刑的罪犯家属,已经联手凑了叁拾万元,买通黑社会人马要报复于曼!

  于曼的手心冒出冷汗,虽然她早有心理准备,可危险真的到来还是吓得不轻:“那……你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覃勇说:“我不是有个哥们的好朋友是保护站的吗?他是白头山老坐地户,人头熟,探听到这事儿就赶紧捎信儿给我了!你还不赶紧请假还磨蹭啥?算了,我来吧!”

  一句没头没脑的我来吧,电话一下就挂断了。于曼正在发呆,社长已经打电话让她过去,原来覃勇挂断这边的电话,那边就打给了社长,指出于曼所处的危险境地,要求报社立即准假,还立即向公安机关报告,申请暗中保护于曼。社长也怕出事儿,赶紧答应下来,随后通知于曼回家暂避风头,等危机解除再回来上班。

  直男癌患者!于曼苦笑着在心里恨恨地说。可这次却怪,不满中却带着淡淡的温暖。她收拾了东西匆忙下楼,只觉得明晃晃的大太阳下,行色匆匆的路人个个长了一双暗杀的眼睛。

  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捉住,于曼惊叫一声回过头,正是覃勇。他二话不说把于曼拉上车,车子一路急行,于曼惊讶地发现走错了路,覃勇却说:“没错,你不能住原来那儿了。我已经在我家附近给你找好了房子,东西我给你搬过来。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露面,老老实实呆在房间里,任何生人敲门都不许开!”

  他的声音还是急促的,凌厉的,不容质疑的,可此刻听在于曼的耳朵里,却分外动听。那一刻,她忽然一点都不害怕了。

  新租的房子离覃勇家不远,屋子里虽然陈设简单,可生活日用品一应俱全。夜深了,于曼好容易朦胧合眼,就见一个蒙面大汉悄悄摸进来举起了屠刀!她尖叫一声惊醒过来,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是一个噩梦。她捂着狂跳的心稳了稳神,走到窗前把窗帘撩了一条缝,对面的街道闪着昏黄的光,不好!一个男人在暗处徘徊,还不时抬头看着自己这扇窗!

  于曼的心再次狂跳起来,掏出电话要打给覃勇,再细一看,不对,楼下的男人似乎眼熟!没错,那个裹紧了棉袄走来走去的男人正是覃勇。

  于曼看了看手表,一点半。她的鼻子一酸,飞快地穿上棉袄跑了下去,这一下就一头扎进了覃勇的怀里。那一刻,什么直男癌患者,什么大男子主义,都飞得无影无踪。

  生活不是讲故事,没有那么多的波折跌宕。杀手迟迟没来,白头山保护站的朋友处倒传来消息,迫于警方的强大震慑力,暗杀行动偃旗息鼓自然流产。这对做妈妈的方杰来说,是一条大好消息,可还有一个更大的喜事等着她呢。于曼和覃勇二人居然手拉着手宣布了婚讯。

  两人和好了,方杰倒有点担心,趁覃勇不注意偷偷跟女儿咬耳朵:“你不是说他是那个啥……癌患者吗?不怕合不来?”

  于曼爽朗一笑:“女汉子和直男癌患者一起过日子,必定会有很多磕磕碰碰,我们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大男子主义有弊也有利,就冲着他给我的这份安全感,我对我们的婚姻就有足够的信心!”

Tags: 直男癌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5479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