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大明医闹也疯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道士预言

  明朝万历年间,永州城里有一位名叫华方的神医,此人医术精湛、医德高尚,虽然来此才五年光景,他的“敬医堂”却成了这里最有名气的医馆。

  敬医堂整日来往病人络绎不绝,不管是有钱的乡绅名流还是没钱的乞丐,只要找到华方,他都会尽最大的能力为其诊治。因此,百姓送他一个“慷慨神医”的雅号。

  年关临近,华方一盘账,不由得一惊,除去本钱,竟无多少余款。不是敬医堂不盈利,而是华方为人太过慷慨,很多的药钱都赊账在外了。年后敬医堂要修缮,另外还有大批药材要进,考虑一番,华方决定下乡收账。

  华方跑了一天,大家都不难为他,如数把药钱还了。只是有几个困难户拿不出钱来,华方见他们连年货都买不起很是同情,免了药钱不说还给了他们一些散碎银两。得到银两的人无不感激涕零,磕头致谢。

  傍晚时分,华方骑着毛驴往回赶,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喊叫。华方下驴一看,一个满面白须的老道正站在后面。华方问老道唤自己何事。

  道士说:“贫道是终南山的胡老道,前几日云游到永州城,听闻华先生医德高尚,今天见到实乃三生有幸。可我观你气色面相,近来恐有杀身之祸,即日起,你只有搬离永州城,方才能够躲过此劫!”

  华方听后一愣,随即笑了:“你的好意华某心领了,只是在下从不迷信算命、面相之事,你还是去给别人看相吧……”华方说完便骑上毛驴准备赶路。

  华方之所以不信算命人的话,是因为最近永州城里来了很多靠算命骗人钱财的江湖术士,他们穿着奇装异服,手持拂尘,像是有神通的仙人。华方让这些人算过几次命,结果一点也不准,今天这个道士华方猜想肯定也是个骗钱的,道士说的话就没往心里去。

  胡道士不死心,追上华方,拉住他的衣袖说:“我之所以道出先生有难,只是为了让您躲过劫难,并不收取您分文!”

  华方回过头笑道:“既然如此,那你说说何人欲害我?”胡道士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

  “你休要骗我,若继续纠缠我就拿你去送官,想必官府正在抓捕那些江湖骗子,这你是知道的……”话到此处,华方双腿一夹毛驴走了。胡道士摇摇头,不敢再纠缠了,但还在后面喊:“既然先生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不过,先生有难时,我定会前来相救的!”言罢,摇了摇头走开了。

  二、神医失手

  这天,华方正在给一位老妇人诊脉,永州医馆的赵掌柜突然走了进来。永州医馆是永州城里的老字号,生意兴旺了上百年,由于敬医堂的开张,生意少了不少。

  华方见赵掌柜造访,忙敬上香茗款待。时过不久,一个老汉手捂着肚子被一个年轻人搀了进来。老汉一脸痛苦,“啊呀啊呀”地用手比划着肚子,看样子他是腹部不舒服。

  这时年轻人开口说:“华先生,我干爹又聋又哑,他从昨晚就开始肚子疼,上吐下泻的,您赶快给他瞧瞧吧……”

  华方听后,忙给老汉号起脉来。通过诊脉和老汉的症状,看样子是吃了不洁净的东西导致的腹痛腹泻,华方医治肠胃肝胆病最为擅长,他研制的“腹痛丹”是治疗此病的佳药,患者早晚各服一次便可痊愈。

  年轻人接过药说:“华先生,我干爹很是痛苦,此处离家路程较远,可否在您这里服下,以便老人早时减轻痛苦?”

  华方说当然可以,说着他便让伙计端来一杯温开水。老汉从年轻人手里接过药去,借着温水服下了。服过药,老汉放下杯子就向外走,可走出没几步,老汉突然痛苦地惨叫一声,华方正惊诧间,老汉忽然口吐黑血,接着瞪大眼睛倒在了地上。华方大吃一惊,跑过去一看,老汉竟断气了!

  年轻人见老汉服下药后死了,惊得目瞪口呆,待回过神来,顿时不干了,揪住华方就让他偿命!

  赵掌柜也是名医,他上前一看老汉青黑的脸色,再一摸脉不由得一惊:“华先生,这老汉是中毒而亡啊!”听了这话,年轻人扑倒在地,哭成了泪人,大喊干爹死得冤。

  华方行医几十年,从没出过差错,一颗普通的小药丸怎会吃死人?更何况,此药从采药到制作都是由他一人完成,药中多是些可以食疗的药材,绝对不会对人的健康有害。把这一切说出后,年轻人却黑着脸说:“我管你说些什么,我爹死了却是事实……”不由分说,拉着华方就向府衙走。

  三、医闹阴谋

  在大堂上,宋知府听完案情,眉头不禁拧成了疙瘩,因为华方高超的医术他是见识过的,“腹痛丹”这药他也服用过,苦涩中带些许甘甜,绝对不会有问题。

  可仵作剖尸验药后确认,老汉服用的“腹痛丹”确实有毒,且含有大量的砒霜。虽说华方百般喊冤,可眼下人证物证俱在,想翻案都难。

  年轻人听到仵作的话,大喊道:“身为郎中,居然在药中下毒,真是灭绝人性!知府大人一定要为小民申冤,给死去的老爹讨个公道!”没办法,知府只好先把华方收监。

  被关进大牢的那一刻,华方突然醒悟过来,自己是遭人陷害了!他不禁想起日前遇到的胡老道所讲的话来。

  华方正回想着案发的情景,牢头忽然带进一个人来,华方一看,来者竟是胡老道。华方正要问话,胡老道却抢先道:“华先生,您还好吧?”

  “我救人无数,不想糊里糊涂的竟成为杀人犯,华某死不足惜,可是我冤枉啊!”华方叹了口气说,“都怪我当初不听先生的话,如果早日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就不会有这祸事了……”

  “华先生冤枉,我怎会不知?只是现在我还没有害您那人的证据……”胡老道说。

  “难道你知道背后陷害我的人?”华方问。

  胡老道点点头说:“当日害您之人和被雇者密谋时我曾亲耳听到了。”

  华方大吃一惊,问胡老道害自己的是何人。胡老道刚要开口,牢头在外面喊道:“老道士快出来吧,来人了!”

  胡老道刚走出去,赵掌柜就来了。他见到华方就叹起气来:“华兄在此可好啊?不是愚兄说你,你在永州行医赚了个盆满钵溢,不知足也就算了,可也不该害人啊!”

  华方听得一惊:“赵掌柜说的哪里话,众人皆知我是冤枉的,为何你这样说啊?”华方说到这里,忽然看到赵掌柜嘴角带着笑意,不禁惊诧万分:“难道陷害华某的是赵掌柜你?”

  赵掌柜冷笑几声:“华兄这是怎么说的,我们虽是同行,可我也没必要害你啊!”说罢,转身笑眯眯地离开了。

  赵掌柜与华方是同行,因为生意上的事,平时两人并不走动,他平白无故的怎么在案发日去了敬医堂呢?而且案情发生后,赵掌柜还给年轻人做证人,这是否有些过于巧合了?

  第二天,宋知府提审华方,问他可有话讲。华方就把自己的推断说了。身为证人的赵掌柜却喊起冤来:“华方你没有证据怎可血口喷人?”年轻人在一旁也说,他与赵掌柜本不相识,更未有过勾结。

  就在这时,大堂外喊冤鼓忽然被敲响了。喊冤之人被带上大堂,赵掌柜一惊问道:“赵三你不在店里忙生意,跑这里来做什么?”这个叫赵三的人是赵掌柜药店里的伙计。

  赵三跪在地上喊道:“小民是来为华先生申冤的!”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宋知府觉得此事蹊跷,就让赵三从实招来。

  赵三说:“我是赵掌柜家的伙计,前几日我给赵掌柜送夜宵,忽然听到他在跟乞丐马六谈话,好奇之下我就听了一耳朵,他们讲的竟是要谋害华先生……”

  “赵三你胡说什么?!”赵掌柜气得脸色发青,冲上去就要打赵三。衙役把赵掌柜拉开,宋知府让赵三继续说。赵三说:“自从华先生来了永州城后,我们永州医馆的生意被抢去了不少,赵掌柜心生怨恨,却没有办法,今年年底一盘账,收入甚微的赵掌柜就起了对华先生的谋害之心,于是他就找到贪财的乞丐马六,合伙陷害华先生。”

  赵三所说的马六,就是告状的年轻人。

  “赵三他胡说,知府大人明鉴啊!”赵掌柜和马六一齐喊道。

  “赵三,你可有证据?”宋知府问。

  “马六和死去的老汉是永州城外的乞丐,附近之人都认识他们,找人来一辨认便知。另外,为了答谢马六,赵掌柜于昨晚给了他一锭五十两的银子,如不出意外,银子尚在马六身上!”衙役在马六身上一翻,果然翻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见此情景,赵掌柜和马六都吓得脸色煞白。

  宋知府问马六银子的来路,马六欲言又止,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城外的百姓很快就被找来了,他们见到马六,说马六正是乞讨的乞丐。一个乞丐怎会有五十两银子,在宋知府的一顿棍棒下,马六如实交代了他受赵掌柜所雇做医闹的全部经过。

  马六说:“我本来是不想答应赵掌柜的,可一看到银子就动心了,老乞丐又聋又哑,无亲朋好友,按照赵掌柜所说的,我偷偷给他下了泻药,然后找到华方为其诊治,在接到华方递来的‘腹痛丹’后,我便拿出早先买的在砒霜水中浸泡过的‘腹痛丹’偷偷调换,让老乞丐服下,老乞丐服药后立时中毒而亡,我就以华方害死人为由来报案,企图制造一场人证物证俱在的官司……”

  事情到此水落石出,赵掌柜吓得瘫倒在地上。华方含冤昭雪,跪在赵三面前答谢,赵三将他扶起来说:“没有华先生,哪里会有我赵三的今天啊!”

  赵三说,他小时候曾是流浪儿,得了重病无钱看病,幸得华方为其免费诊治才保住性命,他一直没有答谢,长大后进了永州医馆做了伙计,赵掌柜虽然有些刻薄,但对他还算过得去,那日他听到赵掌柜要陷害华方后,震惊不已,既不想成为不义之人又想保住恩人的命,他就化装成道士说华方有难,但并未说明事情的真实经过。无奈华方不听,没办法,他只好等事情发生了,在赵掌柜把银子给了马六后他才敢来为华方申冤,他后悔的是,如果早点说破赵掌柜的阴谋,老乞丐或许就不会死了。

  华方听后,无限感慨:自己这辈子慷慨行医从不计较名利,有时他会问自己这样做值不值,现在他终于可以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值得!

Tags: 大明医闹 疯狂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5469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