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年猪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秦治国和几个老哥参加一个旅游团,到桃花峪去看冰灯。快到桃花峪村口时,他看到一种很奇特的景象,有许多猪在地上或溜达或寻东西吃。有的跑到了马路上,司机就要鸣笛赶开,还有碰到赶不走的,只好停车,下去给猪两脚,那猪才“哼哼”着走掉。

  秦治国觉得新鲜,就问司机:“这里的猪怎么如此自由啊?”

  司机笑笑说,这些猪都是当地村民养的年猪,也就是说,养上一年,到过年的时候杀了吃。猪在外面跑着,有了运动量,肉才会瘦。猪也是寻了天然的东西吃,肉才会香。秦治国想到这么好吃的猪肉,不觉暗暗吞了吞口水。

  看完冰灯,他们就住在桃花峪村的旅店里。

  秦治国找到旅店老板问,能不能帮他买一头年猪?

  老板摆摆手:“大伯,这个事情办不到啊。年猪嘛,各家各户只养一头,你买走了,人家过年吃什么?没人肯卖的!”

  秦治国不信。有钱能使鬼推磨,难道还买不回一头年猪?他对老板说:“你就帮我问一下嘛。价钱好说。”老板只好点头应了:“那我就帮你问一下。我知道,有几户人家,孩子正上大学,学费不低,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好,或许会卖。”秦治国忙着说:“那你赶紧帮我问问。价钱好说。”老板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秦治国跟几个老哥们儿打着牌,老板兴高采烈地回来了,高兴地说道:“大伯,我还真给你问着了。有一户人家,为了给孩子凑学费,肯把年猪卖给你。不过,他要的价钱比较高,就看你舍得不舍得了。毛猪,四十块钱一斤。”

  秦治国问:“他家猪有多重?”老板说:“不到一百斤。”秦治国略一盘算,也就四千块钱,不禁笑着说:“不算太贵,可以接受。走,你带我去给定下来!”

  他正要跟着老板走,那几个老哥们儿忙着跟上来,问他买了啥好东西,他说是买了一头年猪。那几个老哥们儿也嚷嚷着要买。老板只好苦着脸说,他再一家一家去问吧。

  秦治国跟着老板来到那户人家,看到那头年猪正缩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睡着,还打着呼噜。兴许是在外面跑了一天给累坏了,睡得那叫一个香甜。那户人家还说,要不是为了给孩子凑学费,他们死活也不肯卖掉年猪的。秦治国忙着说,是啊,是啊。人家就过去把年猪抓了,上秤一称,九十六斤多,人家乡下人还是实诚,就说,按九十五斤算吧。秦治国先交了二百块钱定金,说好明天一早儿把猪拉走。

  那老哥几个运气也不错,大家一共买下了四头年猪。

  第二天一早,他们先央着司机到农家去拉回了年猪,再请大家上车。游客们一看到车上装着几头猪,立时就炸开了。秦治国扳着手指头,历数年猪的好处。那些游客们就怪他有好处不跟大家说,自己被窝里放屁——独闷,然后就嚷嚷着让司机带他们回去买年猪。司机苦笑着说:“那哪儿行啊,咱们的行程都定好了的,不能耽搁。”

  那些人就用极为惊羡的目光望着他们几个。秦治国低头看着他的年猪,心里那叫一个美。

  回到城里,秦治国给儿子打电话,让他赶紧过来。半个小时后,秦悦就赶来了。一进门,见老爸秦治国正在给花浇水,他就抱怨上了:“爸,什么事儿啊?您电话里还不说,非让我过来。我这么忙,哪有工夫啊?”

  秦治国得意地笑着说:“我给你看个好东西。”说着,就领着他来到卫生间门口,推开门,让他看那头年猪。年猪一见到他们,又哼哼哧哧地叫起来。

  秦悦愕然地睁大了眼睛:“您这是什么意思?”

  秦治国说:“你知道这是什么猪吗?这是年猪。桃花峪的人家,一年养一头,还是散养的,不圈着,天天跟地上跑,吃着地里长出来的草,还有树林里的蘑菇,那肉,又瘦又香。在城里,很难吃到这么好的肉了。你赶紧拉走,宰好,洗净,我还要给你叔叔和姑姑们送去,让他们也尝尝。”

  秦悦一愣:“爸,您这猪是从桃花峪买来的?”

  秦治国点点头:“对。”

  秦悦又忙着问道:“多少钱一斤?”

  秦治国说:“四十元。”

  秦悦苦笑着说:“爸,您让人给蒙了。这不是什么年猪,就是普通的猪。”

  秦治国不信啊,忙问:“这,这,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秦悦就把猪揪过来,翻起了左耳朵,耳朵后面烙着几个数字:2546。他跟秦治国解释说,这是他们公司新近采用的销售策略。

  原来,他在一家生猪养殖公司工作。这两年,生猪养殖过剩,猪肉价格一降再降,但销售还是难上加难,公司一赔再赔。年前,也不知道谁给公司出了个主意,让他们公司跟桃花峪村合作,把半大的猪放到桃花峪村去放养,号称是年猪,让游客们高价去买。为了把戏做真,他们又雇请饭店老板和那几户人家配合。这招儿果然很见效,那些半大猪都被当成了成猪高价卖出去了,公司的效益明显上升。猪耳朵后面的数字,就是他们公司投放到桃花峪村的生猪编号。

  秦治国算是听明白了,这不是坑蒙拐骗吗?爷俩正说着话,公司又打过电话来,说桃花峪又卖出了一批生猪,让秦悦赶紧再送过去一批补充。秦悦过去扛起那头猪,对秦治国说:“爸,我这就把猪送回去,把钱给您要回来。”

  “儿子,我还有几个老哥也买了年猪啊,你把***钱也退了吧。”

  “爸,我们这可是个商机呀,把大家的都退了一传十、十传百的,谁还会去买年猪呀?我们公司还怎么赚钱?”

  “真没想到啊!我的儿子就干着这缺德事儿!这么赚来的昧心钱,你就忍心花吗?”说着,秦治国从一旁拿过了手机,“刚才你说的这些,我都录下来了。我这就发到网站上,看看你们还怎么骗人!”

  “爸,原来你早有预谋啊!”秦悦僵立在那里,一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Tags: 年猪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5466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