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农民的儿子

来源:故事会 作者:庞洪成

    林阳县中学高二班有三个出众的男生,一个叫包长江,一个叫阎鹏,还有一个叫李索。
    说他们出众,有这么几点根据:一是他们的学习成绩都特别好;二是他们的个子都长得特别高;第三点更突出,这三个男生的爸爸都挺有"来头":包长江的爸爸是县供电局的局长,阎鹏的爸爸是县工商银行的行长,李索的爸爸虽然不当官,却是全县最大的木材公司老板,在那一行里,也算是呼风唤雨的头面人物了。正因为这样,这三个男生在同班同学面前就有了一种特别傲的优越感。
    这天,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叫沙得亮,高个子,学习成绩也特别好,只是沙得亮的爸爸是个农民,就凭这一点,包长江他们三个就挺看不起他,常常对沙得亮颐指气使,谁不愿值日了,就让沙得亮顶替;谁渴了馋了,就让沙得亮跑腿去买饮料买小食品,就是一起打篮球玩,他们还要沙得亮帮忙拎鞋拿衣服。沙得亮是个实诚的孩子,为人憨厚又随和,只要不是原则问题,他都不在乎。
    一个星期天,正赶上包长江过生日,准备好好到县城北面的龙湾水库去玩一天。包长江提议带上沙得亮,有这么一个人跟着,他们可以轻松不少,阎鹏和李索一听有道理,赶紧把沙得亮约了来。于是,四个人就一起兴冲冲地往龙湾水库进发。
    龙湾水库背靠怪石嶙峋的玉龙山峰,水面波光粼粼,四个人在水库里划船、照相、野餐,玩得好不开心。下午,他们出了水库还不想回家,就又到玉龙峰下的树林里去捉迷藏,林子大,三个人找一个人还找不到,真够刺激!
    玩得正尽兴,就听沙得亮突然喊起来:"哎,你们快来看哪!"大家赶紧靠过去,一看,原来沙得亮在林子靠山峁的地方发现一个洞口,洞呈斜坡向下走势,洞口冷风嗖嗖,洞内漆黑一片。这是什么洞呢?四个人好奇地猜测起来,有说是熊洞,也有说是獾子窝。后来,阎鹏有点不耐烦了,说:"嗨,管它是什么洞,你们站好了,我给你们照张相,拿回去明天吓吓班里那些同学!"不料他刚端起相机,拧开镜盖,手一晃,镜盖掉地上,竟"咕噜噜"顺着斜势滚进洞里去了。阎鹏惊叫一声:"唉呀,我这镜盖值好多钱哪,怎么办?"
    四个人都愣住了!过了会,包长江转了转眼珠,对沙得亮说:"你进去找找吧,说不定这个洞很浅呢!"沙得亮望着黑黝黝的洞口,犹豫着:"我……"李索在一边抢白道:"‘我什么呀,没有盖子,镜头会磨坏的!"沙得亮看阎鹏急得快哭出来了,想了想,就猫着腰,摸索着钻进洞去。
    很长时间过去了,沙得亮在洞里还没有出来,包长江他们三个站在洞口,不免着急起来,就你一声我一声地朝洞里喊:"沙得亮!沙得亮!"可是,除了回声,洞里什么动静也没有,三个人慌了,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所措。
    突然,一束手电光在洞里闪了一下,三个人吓得"啊"一声惊叫起来:沙得亮进去时手里是空的,这是怎么回事?正疑惑间,洞里手电光又闪了几下,接着传出沙得亮"嗨哟嗨哟"的声音,一声比一声近,一声比一声响。终于,沙得亮出来了,还连拖带拉地搬出个人来。三个人一看,是个外国老头,头上流着血,已经昏死过去。
    沙得亮大口大口喘着气,对包长江他们说:"快,我们赶紧送他去医院!"他边说边脱下自己身上的衬衣,把它撕成布条,包在老头伤口上。包长江他们也忘了问镜盖的事了,一起把外国老头扶到沙得亮背上,然后阎鹏在前面开路,包长江和李索在两边扶着。一行人匆匆来到水库管理处,把情况一说,管理处负责人急忙调动车辆,将老头送往医院。
    这四个男生万万没有想到,他们救人这件事,可做大了!原来,那个外国老头是个旅行家,名叫卡勃特,他到水库景点来旅游的时候,意外地在这里发现了硅藻土岩层,而且认为储量很大。出于职业的习惯,他进洞去探索,不想惊动了洞里的蝙蝠,他左躲右避,脑袋撞到岩石上,一下就昏死过去……此事让卡勃特对林阳人产生了深深的敬意,伤好回国后,他就竭力穿针引线,为林阳县投资开发硅藻土项目。
    好消息传到学校,校长和老师们都乐坏了,决定在全校开一个大规模的表彰会,好好宣传四个男生的先进事迹。沙得亮因为是转校不久的新生,别的班级还有好多同学都还不认识他,所以走在校园里,总有不少人在他后面指指点点,每逢这个时候,他总是害羞地朝他们微微一笑。可包长江他们三个就不对了,本来在校园里就已经够神气活现的了,现在当然就越发趾高气扬起来。
    开表彰会的这天,包长江、阎鹏和李索的爸爸都应邀来了,只有沙得亮的爸爸因为忙着搞试验田,脱不开身。包长江、阎鹏和李索都戴着大红花,和他们的爸爸一起坐在校长室里,沙得亮实在坐不住,就帮着老师一起招待来宾。
    这时候,有人报告,县领导陪同卡勃特到了,校长室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校长也赶紧迎上去。县长是个女的,她热情地和大家一一握手,而卡勃特一面热烈地和包长江、阎鹏和李索拥抱,一面不住地在人群里搜寻,嘴里急切地叫着:"沙!沙!"校长知道,他是在找沙得亮。沙得亮到哪儿去了?
    当沙得亮搬着矿泉水出现在大家视线里的时候,卡勃特高兴地大呼着:"沙—"张开双臂就朝沙得亮迎了上来。县长秘书在旁边朝沙得亮竖起大拇指,悄声赞叹说:"好小子,真不愧是县长的儿子!"秘书的话说得很轻,可是却把站在县长边上的那三个神气活现的男生给镇住了。
    三个男生迫不及待地拉过沙得亮,问:"县长是你妈?"
    沙得亮点点头。
    "可……可……"三个男生不由张口结舌起来,"你爸……你爸不是农民吗?"
    沙得亮说:"是呀!可我爸是农民,我妈就不能是县长?"

Tags: 农民 儿子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705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