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有一条路叫幸福

来源:故事会 作者:钱岩

    有个年轻干部到基层挂职,可迎接他的不是鲜花和鞭炮,而是一些出乎他意料的人和事……
    1进村遇险
    江春水是县文化馆的年轻干部,为了建设新农村,县委抽调一批干部去农村,江春水被下派到本县龙洼村挂职当村支书,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
    组织研究决定了的事,江春水欣然服从,他觉得就三年,一眨眼的事,就算是体验生活,说不定对以后创作有用呢。
    江春水担心老婆徐梅梅不乐意。回家跟老婆一说,没想到老婆只是发了两句牢骚,然后叹口气道:"既然组织已经决定了,我反也反对不了。只是你得答应我,不管分到哪旮旯,你都得给我早出晚归。让你住在乡下和妇女主任们鬼混在一起,我实在不放心。"
    江春水一听咧嘴一笑:"拜托了老婆,我江春水怎么会看上别人呢?你不说,我也想早出晚归呀。你想,我老婆可是一朵漂亮的玫瑰,我不守在跟前,被人偷偷掐去了怎么办?"一句话把老婆逗得笑骂一句:"贫嘴!"
    很快,江春水便走马上任。龙洼村位于县东南,隶属龙头乡,是龙头乡最偏僻的一个村,江春水拿出县地图量了量,估计从县城到龙洼只有三十来公里,骑摩托也就一个来小时,早出晚归完全可以。
    江春水第一次去龙洼,本来是由乡上秘书陪同的。可路上秘书突然身体不舒服,江春水想那么大一个村子,还怕找不到?于是他就让秘书回家休息,他一个人去。
    从龙头乡到龙洼村,是碎石子路,越往里走,路就越不成样了,高低不平,跟搓衣板差不多,破损严重,大坑连着小坑。
    一路上,江春水给龙洼村的村主任老周打了两次电话,但都没人接。江春水只得小心翼翼驾着车,躲过大坑躲小坑。
    可是,就在快要进村时,突然从路旁草丛中蹿出一头小猪崽,看样子大约三四十斤,一身毛乌黑发亮,小家伙先是瞪着一对小眼睛直愣愣地盯着江春水的摩托车,接着撒开四蹄,跟在车后狂追不舍,追着追着,竟与小江的摩托并驾齐驱了。开始,江春水觉得有趣,嘴里"噜噜"唤着,逗它,不料小猪奔跑奇快,眨眼间居然超过了摩托,在小江车前晃来晃去,弄得小江一时间手忙脚乱起来。
    就在小江想刹车时,不知从哪儿又突然冒出一个壮汉大吼一声,小猪顿时"嗷"地叫着一转身,朝摩托撞去。
    小江大惊,急忙一拐车头避让,这么一让,车子顿时失去平衡,急速往一旁的一个大水塘冲去。只听"轰"一声,车倒人翻,直朝水塘滚去。
    那水塘很大很深,小江可是个旱鸭子,若是滚到水塘里那可就完了。情急之下,小江双手死死抠住堤坎,也顾不得斯文,拉开嗓门,大喊:"救命,救命!"
    让人气恼的是,在这人命关天之际,那个肇事壮汉,不但没来拉江春水一把,反而站在一边。望着拼命挣扎的小江,竟然拍手跺脚,哈哈大笑!
    就在这紧张时刻,只见从附近一个小诊所里飞奔出一个人来,边跑边冲着壮汉大声喝道:"孙三宝,你又惹事了!"喊着急步上前,把江春水拉上堤岸。
    那个叫孙三宝的一见来人,顿时蔫了,抱着脑瓜,蹲在地上嘟囔道:"真倒霉,刚玩得开心,又碰上你这个多管闲事的老周头,你咋到现在还不下台呀?"
    老周给小江掸去身上的泥土,然后走到孙三宝身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起来,去帮人家把车扶好,马上回屋去,以后不许这么做了,知道不?你不是盼着我下台吗?告诉你快了,县里马上就要给我们村派个新支书来,以后你胡来,就由别人来收拾你了,呵呵……"
    江春水一听,忙惊喜地问道:"你,你就是龙洼村主任老周?"
    老周笑道:"我就是。呵呵,刚才吓坏了吧,伤着了吗?请你原谅,这个孙三宝原本人还本分,三年前的一个夜晚,因为喝多了点酒,在路上被车子撞了,那肇事司机驾车逃逸了。孙三宝后来被人发现送到医院,人救了过来,可脑子从此就不灵光了。他现在一见到开车子的就恨,不管是开汽车的,还是开摩托的,他就捉弄人家,那头小猪也是他调教的。其实他只是出于本能出出气,不是真要人命。今天,要是你真的掉水里了,他也会跳下去救你的。不过他这么一来有好几次吓得人家都尿了裤子。"说着老周哈哈大笑,同时,两眼还往江春水的裤裆瞟。
    江春水笑道:"你老周是不是想看看我有没有尿裤子?"
    江春水这么一说,老周倒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忙岔开话题:"哪里哪里,我说小伙子,你怎么跑到我们龙洼这鸟不生蛋的地方来了?是来走亲戚,还是……"
    江春水从包里取出自己的下派函,递给老周,笑着说:"我叫江春水,你就叫我小江好了,以后工作还得靠老主任多多指致。"
    老周接过一看,惊喜道:"你就是县里派到我们村的小江书记?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我接到乡上的通知了,以为你还有几天才会下来,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来上任了。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刚才我就给你打了两个电话,"江春水开玩笑地说,"可你都没接,我以为你生气,恨我夺权来了!"
    老周一拍脑袋,笑道:"呵呵,我早就盼着你来夺权呢!这不夜里想你着了凉,早上起来脑瓜痛得不行,就到这诊所来吊水。可刚吊上不久,就听见你在外面喊‘救命,于是拔掉针头就冲出来了。不好意思,电话丢在家里,所以没能接到。现在,我就带你到村部去。告诉你,你的办公室我们早就收拾好了,还特意在里面摆了一张床,我们妇女主任还把她结婚时用的被子拿来给你盖了!"
    听老周这么一说,江春水既感动又不好意思,于是说道:"谢谢周主任,我有车子,晚上可以赶回去的,不过有张床中午休息休息也好,只是怎好意思用人家结婚时的被子?"
    老周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能用,她妇女主任脸上可有光彩呢!"
    江春水见老周要陪自己上村部,忙道:"你还要吊水呢!"
    老周把手一扬,不在乎地说:"见到你,我的病立马就好了,还吊什么水?"
    来到村部,老周打开门,把江春水领进他们为他准备的办公室。说道:"你先在这坐一会儿,我这就去把民兵营长、妇女主任喊来,大家先认识一下。"说完,老周就风风火火喊人去了。
    江春水仔细打量他的办公室,桌椅虽然都是旧的,但都简朴干净。再看床上的被子,江春水差点笑出声来,那条大花红被子,又老又土,简直就是文物了,还说是人家妇女主任结婚时用的,当我是三岁小孩子?这老周,拿我开心了,
    这时,门外传来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江春水估计是民兵营长、妇女主任等村干部来了,于是忙跨出门外,可一抬头,顿时傻眼了。
    2"六○""六一"
    江春水一抬头,见老周领来一个老头子和一个老奶奶。他疑惑地想:老周说去喊民兵营长和妇女主任,怎么叫来老头老奶奶?难道他们就是?没等江春水开口,老周开口一介绍,还真是民兵营长和妇女主任,这可让
    江春水大跌眼镜,再想到老周说妇女主任把她结婚时用的被子拿来了,看来他没说假话。
    老周见江春水一副吃惊的样子,早已心知肚明,忙解释道:"小江书记,这老王头,你别看他今年六十六,可身手一点也不比小青年差,三十多年前就是民兵营长了,经验丰富得很呢!我们这位妇女主任,你别看她看上去像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那是乡下女人不注意保养,其实只有五十五岁,我们三个人中她最年轻,你以后喊她郑大姐得了。"
    老周这一番话可把几个人都说笑了。这时民兵营长老王头说话了:"小江书记,实话跟你说吧,我们村男女老少加起来一共有九百三十六口,可除了几个懒汉和一个脑子不灵的,年轻力壮的姑娘小伙子们都到外面打工去了,留在村子里的只有老人和孩子。告诉你,你到我们村来当书记,主要就是和我们这儿六○六一部队打交道。六○指的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六一指的是孩子……"
    "是呀是呀,"妇女主任郑大姐接过话头说,"我和老王也知道自己岁数大了,不适合当妇女主任和民兵营长,可年轻的都外出打工去了。村上干部琐事多,工资少,竟没有一个愿意留下来接手干,只好我们撑着。这下好了。小江书记你来了,从此我们有了新鲜血液了。"
    龙洼这么一个现状倒是江春水没想到的。一了解,龙洼真的穷啊,村上没有一点儿资产。龙洼老百姓靠种植水稻为生,由于地势低洼,经常遭水灾,所以,老百姓很穷,只好争相出去打工。整个村子留下的都是老人孩子,一点活力也没有。
    江春水问老周他们:"那你们村干部现在主要工作是做什么呢?对龙洼的发展有什么规划?"
    "做什么?"老周苦笑道,"宣传党的政策,调解邻里纠纷,防火防盗。其他事我们想做也做不了。规划倒有,比如说修路。我们也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可就是没钱!"
    说到修路,江春水这次来,已经深知龙洼这条破路的危害,于是说道:"龙洼村这条路真的要好好修修。这路要修好,估计要多少钱?"
    老周说:"我们几个村干部测算过好多次了,这七公里长的路,修水泥路,那要好几十万!我们想都不敢想。可就是简单用石料填实窟窿。整平路面,老百姓自己出工不算,单材料和运费也要五万多。"
    江春水说:"那我们就先填实窟窿,整平路面,没钱我们发动群众集资,五万多不是一个大数字,分摊到九百村民的头上,一个人也就几十块钱。"
    老周感慨道:"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我们曾经集过一次资,修出了这条简易碎石子路,当年我们集资,说破了嘴皮,可就是有人不愿集。上面又不许强行摊派,结果钱不够,路修得简单了些,这不,没几年时间,又破损得这么严重。"
    听老周这么一说,江春水不解了:"大家自己修路自己收益,为什么有人就不愿意呢?是不是真的家里困难,拿不出钱?"
    老周说:"那倒不全是。第一个不愿集资的范老头,却是村上最有钱的。他儿子在城里做生意,家产上千万!可我们修路,他就是不肯出一分钱!"
    这就让江春水更不明白了:"为什么呀?照讲村上路修好了,他家最受益啊,他儿子回来能坐车,多方便,多有面子!"
    一了解,原来这范老头的父亲解放前是大地主,龙洼大半土地都是他家的。解放后被打倒了,地也分了。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范老头的父亲经常被挂牌子批斗,后来不堪忍受上吊自杀了。那时老王已经是民兵营长了,经常押着他父亲。他父亲死后,村上没地主了,大家就斗他这小地主。所以他恨死龙洼的人了。
    老周说:"唉,那个时代,全国都一样,又不是只龙洼斗地主,我们也道歉了,可他就是记恨,修路不肯拿一分钱。"
    江春水说:"他这么恨龙洼,那他还住在龙洼做什么?既然他儿子发达了,干脆跟着儿子到城里享福去得了。"
    老周说:"他不愿意!因为他祖坟在龙洼啊!他认为有他老祖宗保佑,他儿子才能发达。所以,他一个人坚持要在这守护着祖坟。要是想儿子孙子了,就走到乡土坐车去城里。这老家伙今年七十八了,身体好着呢,越活越滋润。"
    江春水他们几个人商量了很长时间,得出一个结论,现在讲和谐,如果再修路,不能集资,最好的办法是小江书记从上面争取来资金,
    郑大姐动情地说:"小江书记,这次你要是能帮着我们从上面争取来资金,把龙洼这条路给修出来,你就是龙洼的大恩人啊。我们给你烧高香。"
    江春水笑着说:"找领导要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努力就是。今天我回去,就以龙洼村的名义打个修路报告,然后一个部门一个部门去跑。要不到五万、六万,最少也得要个两三万。我想,我到龙洼来干的第一件事应该就是修路。龙洼不能没有一条像样的路。"
    江春水这么一说,大家都很激动。不知不觉太阳就西沉了。江春水说:"趁热打铁,今天我回去,晚上就把报告弄出来,明天开始跑。"
    江春水出门正要发动自己的摩托,却发现车后轮被人加了一把锁。江春水想问这是谁干的,又一想,难道有村民要用这种特別方式留下我?晚上避着村干部单独向我反映情况?这么一想,江春水就装着一拍脑袋说:"想起来了,我这报告写好后还要盖村部的公章呢!这么说,我今晚就不回去了,就在这写。"
    江春水谢绝了老周他们的盛情邀请,没上他们家吃饭,还特意提醒他们晚上不要来了,他要安心写报告。待老周他们走后,他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就从附近小店买了两袋方便面,简单泡泡填饱了肚子。然后就在房间里,边写报告边等着神秘客人的到来。
    天黑后,真的响起了敲门声。
    3黑夜来客
    江春水打开门,看到的是一个跛脚老婆婆牵着一个瞎眼老大爷,江春水忙把两位老人让进屋,请他们坐到椅子上。
    老人们小心地问:"你就是城里派来的书记?"
    江春水忙应道:"是的,你们叫我小江好了,"
    两位老人一听,就互相扶着站了起来:"小江书记,你要为我们做主啊!"说着就要下跪。
    江春水一见吓得赶忙上前阻止:"老人家,你们千万別这样,否则折煞小辈了!二老有什么情况就直接跟我说。你们放心,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于是,老两口便说开了,他俩说说停停,哭哭说说,从老两口的哭诉中,江春水知道了事情的缘由。原来这老汉姓卜,他们只有一个儿子,几年前儿子带着媳妇进城打工,从此就没了消息。老两口是七十多岁的人了,老婆婆腿跛,老汉两年前眼睛瞎了,农活做不了,生活过不下去了。因为他们有儿子,又不符合农村"五保"条件。他们想,儿子在城里打工,小江书记也是城里的人,所以就来求小江书记帮他们找儿子,要儿子养他们,他们要求不高,只要每月寄上五十块钱就行。
    老人的遭遇让江春水感到心酸,他为难地说:"我是住在城里,可不见得和你儿子他们在一个城市啊!你有
    没有他们的地址,或者电话?否则不好找呢。"
    "电话没有,可我们有儿子的信。"说着老婆婆从怀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信封来,"这是我儿子刚到城里时给我们写的信,他就给我们写过一封信,上面有地址的。"
    江春水接过信一看,信寄自省城某工地,但邮戳却是几年前的,那工地应该早已不是工地了。唉。这就不好找了。
    卜老汉急了:"老周他们也这么说,可我们一定要找到儿子,养儿防老啊。江书记你是城里人,你应该比老周他们有办法!"
    江春水不忍看到老人们绝望的样子,于是安慰道:"你们别急,给我一些时间。我想,只要他没跑到国外去,我一定帮你们找到儿子,要他给你寄钱。"
    江春水想起自己的口袋里还有一百五十块钱,于是就全掏了出来,塞到卜老汉手中:"大爷,我身上只有这一百来块钱,你先拿去救救急,"
    老两口拉扯着不好意思要,江春水就真诚地说:"大爷大婶,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不你们先收着,等你们的儿子找到了,寄钱回来再还我也行呀。"
    老两口千恩万谢地收下了钱,这时已经黑灯瞎火,江春水不放心,就一直把两个老人送到家。
    在回来的路上,江春水觉得,这卜老汉肯定不是锁自己摩托车的人,那谁锁了我的摩托车?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江春水走着走着,忽然发觉身后有一个人在跟着自己,你走快他也走快,你走慢他也走慢。江春水感到好笑,你想跟你就跟呗,我小江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江春水回到村部,拧亮灯,这才发现停在屋檐下的摩托车不见了。他想这么旧的摩托车,难道还有人偷?但这车虽不值钱,可它是自己的腿呀,一刻也少不了。这么一想,他急了,于是掏出手机,要给老周他们打电话。哪知他刚掏出手机,就见那跟着他的黑影飞一般地冲了上来,一把拉住江春水的手,哭着喊:"叔叔,求求您了,千万不能给派出所打电话呀!"
    江春水大吃一晾,借着灯光,看清拉他手的是一个瘦弱的小男孩。江春水问:"我的摩托车被人偷了,你为什么不让我给派出所打电话?还有,刚才你为什么一直跟着我?是不是在替人放哨?"
    小男孩泪流满面,哽咽道:"叔叔,您的摩托车让我爸偷了,可我绝不是替他放哨。我跟踪您,是想告诉您……"
    江春水一听乐了:老子偷车,儿子告密!真新鲜。江春水忙安慰小男孩别急,慢慢说,他不给派出所打电话。
    原来这小男孩的父亲叫王强,几年前不顾老婆反对,借了一大笔钱在村上养了几亩牛蛙,本想发家致富,没想到牛蛙发病,不到一个星期死个精光,倾家荡产了。老婆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信。王强遭受这个打击也就破罐子破摔了,日子不当日子过,还经常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只是苦了他的儿子王小强。
    王小强哭着说,他爸爸偷鸡摸狗,常常让村干部抓了送到派出所,关一天,关两天,最多关过一星期。
    今天小强看到他爸偷偷把江春水的车锁上了,知道爸爸"看"上这辆车了,晚上肯定瞅空要偷车,他就悄悄跟着爸爸。小强说,他知道摩托车很贵,如果一报警,警察抓了爸爸肯定要判刑,这样,他就没爸爸了……
    听了王小强的哭诉,江春水心里酸酸的,唉,多可怜多懂事的孩子呀!江春水长叹一声,一时真不知怎么办好了。
    王小强看着江春水,说道:"叔叔,你别急,我知道我爸把你的摩托车就藏在前面那草堆洞里。我这就带你去把它找回来。"
    "什么?"江春水惊喜地问,"你爸爸没骑走我的车?"
    王小强得意地咧嘴一笑:"他骑不走。我事先把你摩托车的气放了!"
    江春水怜爱地一把抱起王小强:"好孩子。你这就带我去找你爸爸,我要好好和他谈谈……"
    江春水和王强谈了一个晚上,从王强家出来时,天都快要亮了。
    让江春水感到欣慰的是,他的努力没有白费。经过一夜长谈,王强痛哭流涕,发誓要痛改前非。他接受了江春水的建议,在哪跌倒从哪爬起,重新养牛蛙,资金和技术由江春水来帮忙解决。
    江春水也很激动啊。他突然觉得自己为龙洼人找到了一条致富路了,那就是养牛蛙。龙洼地势低,种农作物经常遭水淹,养牛蛙那条件可是得天独厚了,
    江春水决定就以王强为试点,成功后再到全村。龙洼村要是变成牛蛙村,那老百姓就真的脱贫致富了。
    早上,江春水见到老周,就把他想帮王强重新养牛蛙,成功后再带动全村致富的想法跟老周说了。
    老周叹道:"这想法是不错,可平整养殖场,购种苗,买饲料什么的起码要两三万,他王强哪来这么多钱?现在谁还敢把钱借给他?如果又失败了怎么办?小江书记,我认为我们现在重中之重的工作就是尽快把村上的路修好。昨晚你的报告是不是写好了?写好了,盖上章,你这两天就百事不管,骑上你那摩托,就上县里乡里跑!昨天我和老王忙活了一宿,钓了两斤黄鳝,你带回去,烧给你老婆孩子吃。我知道你们城里人就喜欢吃这野生的呢。"说着老周递过来一只蠕动的塑料袋。
    江春水觉得现在和老周讲客套,拉拉扯扯肯定不管用,于是笑着接下了,说道:"老周,你放心,我会尽最大努力的,其实,现在龙洼的事也是我小江的事,你老周以后不要再把我当外人。"说罢,充满期望地跨上摩托,"嘟嘟嘟嘟"往县城飞驰而去,
    4路在何方
    这几天,江春水拿着报告,跑县里,跑乡上,跑了多少部门,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了,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却处处碰壁,没争取到一分钱。接待他的人,都是先对江春水的修路报告给予肯定,对他的工作态度给予赞赏,然后就大叹苦经,一个词:没钱!报告可以留下来,但明年也不见得能纳入计划。
    江春水好不失落,好不烦恼,他甚至都不好意思回龙洼面对老周他们了。
    他垂头丧气回到家,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烙烧饼。老婆担心地搂着他追问缘故,江春水就把想为龙洼修路的事如此这般跟老婆说了,徐梅梅吃了村民"贿赂"的野生黃鳝,不能袖手旁观,就帮他出主意:"没钱就赊账呀,石料赊、运费也赊,这样路不也能修出来吗?呵呵,反正是为公家修路,怕个啥?"
    江春水觉得老婆说的有道理。以后龙洼富了,还愁还不了这三五万块钱?
    他一打听,龙头山下就有好几个私人石料厂,他认识其中一个叫韩林的老板。这韩林,和他同龄,原来是乡文化站的千事,江春水还指导他编过小品呢。后来韩林嫌在乡文化站干工资少,就辞职包山采石去了,这几年,钞票应该没少挣。
    韩林没想到县文化馆的江老师来看他,特別高兴,立马拉上江春水上饭店喝酒,说有什么事酒桌上谈。
    江春水想:酒桌上谈就酒桌上谈,说不定几杯酒下肚,谈的效果更好呢!
    韩林现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乡文化站的小干事了。面对江春水,他趾高气扬,眉飞色舞,海吹开来:"我现
    在挣钱,老了没事干了,就写小品,写出来后就让赵本山演。他赵本山算老几呀,我有钱,让他怎么演,他就得怎么演……"
    江春水听了,嘴上没说,心里说:土包子一个!你有钱,你还能比赵本山有钱?于是笑道:"只怕你老了,他赵本山已经更老了,想演也演不了,不过,你韩老板能写小品,不要忘记我江某人呀!"
    韩林笑道:"那是,你是我老师,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你说说。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江春水见时机成熟,就说明来意。韩林一听是笔大生意,顿时来精神了,但听说是赊账,就有点犹豫了,只是碍着江春水的面子,又不好意思拒绝,于是就来个哼哼哈哈。
    江春水装着不高兴的样子,说:"我是上面下派的干部,建设新农村是中央的号召。其实我是有一大笔配套经费的,只是还没有下拨下来。你想,我是你老师,会赖你这两个小钱?再说,我家住在哪里,你也是知道的,想赖也赖不了呀?"
    江春水这么一说,韩林哈哈一阵大笑说:"我会不相信你江老师?我是爽快的人,我知道你江老师也是爽快的人。"说着韩林起身走到外面,一会儿又拿来一瓶白酒,分别倒在两只玻璃杯里,笑眯眯地看着江春水说:"江老师,你喝一杯,我赊你两万块钱石料,喝两杯,我就赊你四万块钱石料……"
    江春水一下惊得目瞪口呆。他忙打断韩林的话,苦笑道:"兄弟,我说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这电视上胡扯蛋的情节,你还真学着来?你应该知道我是啥酒量,这一斤酒要是喝下去,我还不醉死?"
    韩林斜靠在椅背上,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江老师,不,江书记,你要是舍不得身体,那我也舍不得石料了。"
    江春水心一横,掏出纸笔,拟出合同,递到韩林眼前:"好,那就这么定了,不过,你韩老板得先在这合同上签上字。我知道我喝了这酒肯定就会趴下,但为了给龙洼修路,我愿意,"说着江春水端起了酒。临喝之前还不忘叮嘱一句:"韩老板,我真的倒下了;你得记住给我打120,我不想女儿年幼丧父,老婆年轻守寡……"
    5酒不醉人
    江春水说罢话,就悲壮地一仰脖子,一大杯酒就灌到了肚子里。但是喝下去觉得不对劲,可他想都没想,又迅速灌下另一大杯。
    这时,在一旁的韩林乐了:"江书记,没想到你酒量不大,胆子可大着呢!"
    江春水回过神来,亲热地擂了韩林一拳:"韩林兄弟。够哥们。真没想到你只是让我喝两杯矿泉水!"
    韩林感慨道:"你一个城里人,派到龙洼这么个穷村来做支书,也够难为你了。我刚才这么做,只是想试探你,是不是真的诚心诚意想为龙洼做实事!"
    江春水回到龙洼,把他这几天跑县里乡里的经过跟老周他们一说,老周他们见江春水奔波了几天,没争取来一分钱,一个个都心灰意冷,长吁短叹。
    就在这时,江春水突然来个峰回路转,说石厂韩老板愿赊给他修路的全部石料,大家一听高兴得哈哈大笑。要知道龙洼是穷村,以前谁都不愿和他们打交道,更别说赊账了。大伙佩服小江书记有魄力,对他更加刮目相看了,
    紧接着,江春水又联系了几辆拖拉机运石料,人家相信他江书记,运费可以欠着,但得先支付五千块钱油钱。
    江春水觉得现在油价这么贵,人家说的条件在理呀。可是,这五千块钱哪来呢?江春水和老周他们一商量,决定发动干部党员捐款。江春水说:"我是支书,工资也比你们高,这样,我一人捐两千!"老周等党员干部感动了。他们说小江书记不是龙洼人,却几乎捐了一半的钱,于是,他们你一百他两百,很快就把剩下的三千块钱认捐了。
    接下来,全村老老少少齐动手,热火朝天开始修路,就连当初那个捉弄小江的孙三宝也来凑热闹,他朝江春水竖竖大拇指,就抢着干了起来。真是人心齐,泰山移,只用了一个多月,路就修好了。
    江春水望着一条平整光亮的大路,长长吁了一口气,啊,终于为龙洼的乡亲们做了一件实事。
    然而,由于江春水一心扑在修路上,这一个月几乎没回过家,他老婆可不放心了,于是就特意下来监督考察。
    江春水一见老婆,对她的来意便心知肚明,于是就把老婆拉到一边,指着村妇女主任对她说:"你看到了吧,那个像老太太的妇女就是村妇女主任,她比你妈还大几岁,请夫人你放心,龙洼年轻人都跑到外面打工去了,村上留下来的只有老人和孩子,我就是想腐化也没有机会啊!"老婆一听,脸一红,嘴一撇,娇嗔道:"人家来关心你,不成吗?"
    大家都没想到,路修好后,第一个享受的竟是不愿集资修路,一直袖手旁观的范老头。
    范老头平时身体硬朗,也注意保养,没想到红光满面的他说倒就倒了。江春水和老周发现后,一面打120把他送往医院抢救,一面给他在城里做生意的儿子打电话,因为老头患的是脑溢血,等儿子孙子们赶来,他已经升天了。
    范老头的儿子有钱啊,把老父亲的葬礼搞得热闹隆重,叮叮当当,噼哩啪啦闹腾了整整三天,花钱如流水,让江春水和老周他们看了直摇头。江春水好心劝他不要这么浪费,可人家不高兴了,傲然地说:自己的钱,高兴咋花就咋花。
    范老头儿子这态度让江春水很生气,心里说:哼,有两个钱,就臭显摆了!这不,范老头刚一下葬,村上就有言语流传开来,说范老头坟里的骨灰盒是纯银镀金的!真是有钱烧得慌,一个装骨灰的盒子竟花了好几万块钱!这不招贼惦记嘛?估计范老头的坟要不了多久,就会被人扒了,骨灰还不撒到沟里喂鱼?
    这些话传到范老头的儿子耳里,他慌了,急忙找到村部,赌咒发誓对江春水他们说,他父亲的骨灰盒就是普通的骨灰盒,根本不是什么纯银镀金的,要村上出面跟村民解释解释,因为他说的话别人根本不相信!要是他一走,父亲的坟被人扒了,那他就要遭万人唾骂了。
    江春水笑道:"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可村民传言也不是没有道理,你有钱,给父亲买个几万块的骨灰盒不算什么。唉,现在又不能扒开老爷子的坟,让大伙看看。可是你又要做生意,不可能一直呆在村里,这事是有些麻烦。"
    范老头的儿子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急得焦头烂额。江春水说:"这样吧,干脆你就在你父亲坟前建一小屋,请人帮你看着,反正你又不在乎这两个小钱。"
    范老头的儿子一听,来了精神,说道:"这倒是一个法子,可、可谁愿意为我看守祖坟?"
    江春水说:"的确,一般人肯定不会干的,这不是一件光彩事!不过我们村上老卜两口子倒有这个可能。你答应一个月给他们三两百块钱看护费,这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一个月三两百块对范老头的儿子来说是小钱,他当然愿意,于是对江春水千谢万谢后,说他马上请人建屋,后面的事就得麻烦江书记帮忙了。
    范老头的儿子走后,老周说:"这下卜老汉两口子日子有着落了,只是他俩一瘸一瞎,能看住别人挖范老头的坟吗?"
    江春水听了抿嘴直乐,说道:"看什么看,你还真以为别人会挖范老头的坟?"
    老周不解道:"怎么不会?不都在传言范老头的骨灰盒是纯银镀金的,值好几万?"
    江春水见四下无人,便凑到老周的耳边说:"范老头的骨灰盒纯银镀金,是我让王强说的谣言!我早就想好了这主意,知道范老头的儿子一定会来找我!嘿嘿,果然不出我的所料……"说着,顿了顿笑道,"我根本就没打算让卜老汉去那房子长住,我在考虑那坟左边是一大片沙土坡,适合种西瓜;右侧有个大水塘,而且连着龙头溪,是活水,能养鱼虾,那房子夏天就是看瓜棚,冬天卜老汉两口子睡在那儿看鱼,绝对不会冻着。"
    老周听了忙竖起大拇指,高兴地连声说:"小江书记,你不愧是搞小品的,想的这主意,高,那实在就是高!"
    这一天,江春水越想越高兴,回到家,又忍不住对老婆绘声绘色一说,听得老婆笑弯了腰,连声说江春水"狡猾狡猾的".趁着老婆高兴的时候。江春水说,他今天遇见高中时一个同学了,这小子今年炒股赚了十多万!老婆也知道今年有不少人炒股炒基金发财了,可她不懂,加上胆小,不敢涉足。现在听江春水这么一说,心就痒痒了。江春水又趁机要老婆拿两万块出来,给他同学帮着炒炒。老婆想都没想就答应了。江春水这下心里可美啦!什么炒股炒基金呀,这是他想的点子,目的是从老婆那"骗"出钱来,他要帮王强养牛蛙!他本以为会费一番口舌,呵呵,现在看来他太低估了自己的智商了!
    晚上,江春水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来到王强的牛蛙养殖场,"呱——呱——"老远就听见蛙声一片……王强看见他来了,忙奔了过来,拉他去喝酒,说没有江书记,就没有他王强的今天!江春水笑着拒绝,说不要客气。你再怎么拉,我今天也不会在你这儿喝酒……
    突然,江春水的脑瓜上挨了一巴掌,惊醒一看,只见老婆气呼呼地说:"你睡得好好的,学什么蛙叫!我捣你,你竟叫我不要客气,说再怎么拉,也不会在我这儿喝酒!我什么时候拉你喝酒了?做梦想得美!"
    江春水醒了,越想越乐,好长时间睡不着,第二天天一亮他就起床,怀揣两万块钱,骑着他的破摩托,迎着朝阳奔驰在去龙洼的路上。江春水信心满怀,他坚信,要不了多久,龙洼村就会走上脱贫致富的大道。年轻人就会争相回来创业,龙洼村就会变成远近闻名的"牛蛙村"……

Tags: 幸福 年轻 体验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65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