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最鲜艳的旗帜

来源:故事会 作者:赵娜娜

    至关重要的任务
    故事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德国集结了大量兵力向法国进攻,法国陆军部队伤亡惨重。
    正当指挥官要下令全线撤退的时候,恐怖的事发生了:天上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很快,大雪覆盖了大地,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指挥官打了个激灵:下起了大雪,部队怎么顺利地撤退?在顶住了敌人的又一波攻击后,指挥官眼中含着泪水,他看了看筋疲力尽的士兵们,清了清自己的嗓子,尽量让自己的底气足一些:"士兵们,你们当中,谁跑得比较快?"
    士兵们意识到:指挥官可能要召集敢死队,大家兴奋起来,眼里喷射出骇人的目光。
    一个大个子站了起来:"报告长官,我叫埃托奥,我跑得最快,我的百米速度是11秒7!"
    指挥官瞧瞧这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满意地点点头。
    一个消瘦的士兵底气十足地说:"报告长官,我跑得比他快!"
    指挥官皱皱眉头:"你能跑多快?"
    士兵大声回答:"报告长官,我也不知道到底能跑多快,可我的邻居曾说过,我跑得比狗还快!"
    指挥官的眉头终于慢慢舒展开来,他看着这个傲气十足的家伙,说:"很好,你叫什么名字?"
    士兵回答:"报告长官,我叫杰西卡。"
    指挥官点点头:"很好,杰西卡和埃托奥,你们负责把这些旗帜插到雪地上。这里有两捆旗帜,每捆二十支。"说着,他指着地上的两捆红色旗帜。
    埃托奥张大嘴巴,问:"长官,你是要我们杀掉敌人将领后,把旗帜插到敌人的大本营吗?还是砍掉他的头颅,把旗子插到他的脖子里?"
    指挥官摇摇头:"当然不是。我们要撤退,但是老天下起了大雪,为了防止战士们患上雪盲症,你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些鲜艳的旗帜插到我们撤退的雪地上,每隔一段距离就插上一支。"
    原来雪地行军的时候,很容易患上雪盲症,因为在一片茫茫的雪地里,没有其他参照物。如果眼睛连续搜索而找不到任何一个落点,它就会因紧张而失明,战士们也就会患上雪盲症。所以,指挥官对付雪盲症的办法是,派先驱部队每隔一段距离,插上一面红色旗帜,这样,一望无垠的白雪中便出现了一个个的红色景物,搜索的目光便有了落点。
    指挥官命令道:"记住:你们的动作要快,我们的部队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而且我们的炮弹已经所剩不多,当我们把所有的大炮对准敌军全力开火时,就是我们要撤退的时候,你们在听到炮声前一定要完成任务!"
    指挥官把望远镜交到埃托奥手上,说:"这是所剩的唯一的望远镜,这个‘千里眼交给你,帮助你完成任务。"
    埃托奥愣住了:"可是……没有望远镜,你怎么指挥战斗?"
    指挥官强挤出一丝笑,说:"指挥战斗?我们现在要赶紧撤退!真要说指挥战斗的人,是你们两个!在这个特殊时期,你们就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你们要指挥我们的部队顺利地撤退。"
    突如其来的危险
    时间紧迫,埃托奥和杰西卡把两捆旗帜背起,各自揣了一把手枪,一路小跑开始撤退。
    埃托奥和杰西卡首先要穿过一个小树林。当他们筋疲力尽地爬出树林、蹒跚地向前挪动时,突然埃托奥一个趔趄,一下滑了下去,但他下意识地抱住一棵树,虽然人没有大碍,但要命的是,后背上的一捆旗帜却滚到了深沟里。
    深沟四周滑得厉害,想要下去取出旗帜难于登天,正当两人无计可施的时候,突然树林里传来"沙沙"的声音。
    埃托奥的耳朵竖了起来:"老伙计,听,有情况。"
    杰西卡耸耸肩膀,说:"别大惊小怪的,可能是一只松鼠,或者是其他的动物出来觅食,我们快点赶路!"
    走出小树林,两人来到了平坦的雪地,雪地反射出的耀眼强光,刺得两人睁不开眼睛。时间就是生命,容不得半点耽搁。
    埃托奥取下第一支旗帜,把它猛地插入雪中。埃托奥摸摸旗帜,说:"伙计,我们就指望你了,希望你能站好这一岗!"
    这时候,天空中刮起了大风,大雪虽然停了,但寒风就像匕首一样,划过两人的脸。
    旗帜插到第十二支的时候,埃托奥发现旗帜根本不够用了,前面还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不得已,他们插旗帜的时候,隔的距离更长了,但这是徒劳的,很快,两人背上的旗帜没有了。
    埃托奥伸长脖子拿起望远镜向前方望了望,这时,突然后面传来"砰"的一声,一旁的雪花溅了起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砰",埃托奥应声倒地!他中枪了,腹部撕心裂肺地疼痛,鲜血很快涌了出来。
    杰西卡机警地掏出手枪,迅速环顾四周,可是除了白茫茫的雪地,就是刚刚插上的旗帜,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杰西卡咆哮起来:"是谁?快出来!"
    "砰砰"两枪打在旁边的空地上,这下杰西卡终于看清了,近处有一个雪堆,敌人的两个侦察兵正趴在地上朝这边瞄准!杰西卡的汗毛竖了起来:"埃托奥,快看,是敌人的侦察兵!他们绕到我们部队后方,肯定是想勘察地形,然后让我们腹背受敌,狡猾的敌人!"
    埃托奥咬咬牙:"我们一定要把侦察兵消灭,不然就危险了。"
    杰西卡冲埃托奥大喊:"老伙计,你趴下,我去结果了这两个混蛋!"
    杰西卡朝着敌人射了几枪,可手枪的射程太近,而敌人离得又太远,所以根本打不到他们,但敌人用的是射程远的长管步枪,现在自己成了敌人练习射击的目标了。
    杰西卡像一只狗一样,一边左右乱窜,一边向前凑近,子弹在杰西卡的身旁"嗖嗖"飞过,他甚至能嗅到子弹的味道。杰西卡咬紧牙关,向前一百五十米,一百米,五十米,终于到了手枪的射程之内,杰西卡瞄准侦察兵,"砰砰"枪响后,两个侦察兵应声倒地。
    象征胜利的标记
    杰西卡趴在雪地上,疼痛难忍,他的左腿因刚才侦察兵的枪击而受伤了。
    当杰西卡踉跄地跑回来找埃托奥的时候,发现他正匍匐着向雪地的东南方向爬去,他脚下的雪地上出现了斑驳的血迹。
    杰西卡露出一脸的焦虑,说:"埃托奥,我的老伙计,你怎么了?"
    埃托奥大口喘着粗气,脸上却显得很兴奋,说:"伙计,我们有救了,快看,前面有一片树林。"说着,他用颤抖的手,把望远镜递给了杰西卡。
    杰西卡伸长脖子,用望远镜往远处望了望,他兴奋地叫了起来:"上帝保佑我们,是树林!虽然看得很模糊,但我确定那真的是树林,树林本身就是一颗颗的巨型旗帜啊,我们只要朝树林的方向撤退就行了!"
    但是杰西卡想到,树林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他们手上已经没有作为参照物的红旗,而且望远镜只有这一个,部队撤到这里的时候肯定会束手无策。
    埃托奥因为寒冷和剧痛,牙齿咬得"格格"直响:"没旗帜……树林里不是有吗,我们……去树林找些树枝插在雪上……"
    杰西卡说:"老伙计,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树林里找一些 ‘标记。"
    "可是你的腿……"
    杰西卡强挤出一丝笑:"没事,我可是比狗还跑得快的杰西卡,这对我没什么影响,我一只腿仍然比正常人跑得快!"
    玩笑过后,杰西卡跑了两步,突然又摔倒在地上,他愤怒地用拳头捶打着雪地:"该死!我的腿,我的腿跑不动了!"
    埃托奥费力地挪动了一下身体:"老伙计,你把我……搀起,我们一起去找‘标记,一定要完成任务!"
    没有别的方法,为了完成任务,埃托奥和杰西卡只能咬紧牙往前冲了。他们费力地站了起来,互相搂住对方的肩膀,每前进一步都那么吃力。埃托奥的伤口开始恶化,血流得更凶,雪地里甚至传来鲜血落在地上的声音!
    埃托奥的身子渐渐发冷,杰西卡颤抖着说:"老伙计,再忍忍,我们快看到树林了。"
    可是没多久,埃托奥的身子变得僵硬,杰西卡受力过重,两人一同栽倒在雪地里。
    杰西卡疯狂地喊着埃托奥,可是再也听不到战友的回应,埃托奥静静地睡着了。
    杰西卡的眼里含着泪水:"老伙计,你睡吧,天堂里没有寒冷与疼痛……"
    这时候,远方传来炮火轰鸣的巨大声响,那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人热血沸腾,是部队向敌人开火了,部队马上要撤离了!
    杰西卡慌了:全完了,我们没有完成任务!等部队赶到这里,我早已经冻死了,那战友怎么知道树林的方向?他回头朝部队战斗的地方遥望着,默默地忏悔……
    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杰西卡看到身后的雪地上出现了一条斑驳的印记,那是埃托奥和他一路走向树林时留下的血迹,那条血迹在茫茫雪地里就像一个巨大的标记,显得格外鲜艳,杰西卡兴奋起来,他用身子在雪地里匍匐着……
    等部队顺着那条斑驳的血路撤到此地时,战友们发现埃托奥和杰西卡两人偎依在一起,永远地睡着了,在他们身旁,有一个用鲜血做成的醒目的箭头,箭头指向了树林的方向,指向了胜利的方向……

Tags: 旗帜 任务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627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