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借钱啊,借钱

来源:故事会 作者:王兴菜

    当你的朋友遇到困难向你借钱时,你是选择转身离去,还是慷慨解囊?对你来说,钱与情,哪个更重要?看看这个故事—
    1. 借钱之痛
    李计虎三十刚出头,身上有两道别人少有的光环,第一道光环是李家庄几十年来的第一个大学生,这第二道光环是李家庄几十年来第一个进入市里大企业工作的人。按理说,一个从山沟里走出来的人,有了这两道光环,在村民眼里算个体面的人物了,可最近,李计虎却为自己这两道光环日夜发愁,为啥?一切都归在一个"钱"字上。
    李计虎小名叫虎子,上高中时,父母相继去世,一家只剩下他一个人。考上大学,学费不够,靠的就是乡亲们你十块我八块,从鸡屁股里、从羊身上一点一点凑出来的。人活在世上,要知恩图报,李计虎懂这个理,所以自打李计虎工作后,李家庄的人进城就捡了大便宜:迷路,吃饭,钱不够花,统统都来找李计虎,甚至进城时上厕所,也得乐滋滋地跑到李计虎的家里,上完厕所,转身就走,简直把他家当成公共厕所了。
    渐渐的,李计虎就有点吃不消了,乡亲们把虎子当成了银行,手头只要紧了,就乐呵呵地跑来管他借钱,虽说借的不多,几十几百的借,可温水煮青蛙,总有受不了的那一天。自打工作到现在,快十年了,李计虎的工资大半都借给了乡亲们。
    这天,李计虎满脸愁容地从市医院里走出来,他刚检查出来自己肺得了点病,医生说,从目前的情形看,光医疗费怕就得五六万。李计虎再一查自己的存款,总共才两万多一点,人没事的时候还好,一有事,就开始想以前借出去的那些钱。李计虎掰着指头一算,吓了一跳,他借给乡亲们的钱居然有六万多块!
    一路上,李计虎都在想着那六万多块钱,回到家里,妻子小芸正忙着在厨房里做饭。小芸人漂亮,心眼好,毕业快十年了,小芸和他一起同甘共苦,直到去年才买了这套两居室的房子,光是贷款还欠下银行十来万。看着小芸忙碌的背影,李计虎不知怎么的,"哗哗"地往外流泪,他赶紧用手背偷偷抹去眼泪,生怕小芸看见了。是的,这两年,小芸明显老了,不讲究穿戴保养,女人还能不老?
    对他李计虎,小芸是什么事都依着,唯一有点意见的,就是乡亲们管他借钱这件事,毕竟他们也不富裕,是勒紧了自己的裤腰带,把辛苦钱借给乡亲们。
    吃饭的时候,李计虎把今天医院检查的情况向小芸说了一遍。小芸惊叫一声:"啊,要这么多钱啊,虎子你没事吧?什么病啊?咱们家没这么多现钱吧?"
    李计虎不好意思地低下头:"病倒是小病,可要动个手术,要花点钱。小芸,要是以前我不借乡亲们那么多钱就好了,毕竟咱们不是有钱人。"
    小芸赶紧拉住李计虎的手说:"虎子,你总算意识到这一点了,你以后就别再借他们了,话说回来了,你也不能老借给他们,乡亲们向你借钱都快成习惯了。只要不再借钱,这治病的六万我去想办法。"
    李计虎一脸愁容地说:"不借,可怎么样才能不借呢?"
    小芸诡异地一笑:"要想不借,有一个方法倒可以试试。"李计虎赶紧问:"什么方法?"
    小芸说:"你让他们把以前借的钱都还了。"
    李计虎急了,一下子站了起来,脸涨红了:"什么?让他们还钱,那怎么行,这同跟他们翻脸有什么区别?"
    小芸不高兴地说:"你咋这么死心眼呢?你要想不让他们再管你借钱,那你就必须向他们要那些以前欠的钱,这样,不就是告诉他们——你自己也遇到困难了,没有闲钱借给他们了吗?至于钱嘛,你要不要得回来都无所谓,主要是以后他们就不管你再借了,你这病以后有得花钱呢。"
    一说到自己的病,李计虎就没话答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想了半天,是呀,眼下只能这么做了,即使要不回钱,以后乡亲们也不会再来管他借钱了。想到这里,李计虎带着伤感唠叨着:"还钱,还钱啊,我虎子要让乡亲们还钱了!"
    2. 还钱之痛
    隔天是周末,一大早,李计虎家的门就被人捶得砰砰响,不按门铃,又把门捶得这么响,一听就知道是老家来人了。李计虎赶紧披衣起床开门,果然,门口站着满脸带笑的李大爹,李计虎赶紧问候了一句:"哟,大爹来了。"
    "来了,来了。"说着,李大爹一脚跨进了屋里,不等虎子说,就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还是这家伙坐着舒服,屁股蛋都找不着了。"
    三句话一过,李大爹就切入了正题:"虎子,我这次来啊,是管你拿点钱使,你也知道,我家的你三妹妹快要嫁人了,我想给她买点上妆衣服,体体面面的去婆家。"
    这么早李大爹就来找他,李计虎早猜到他是来借钱的,所以和李大爹聊天时,他就很紧张,一个劲地祈祷李大爹不要开口借钱,可最后还是开了口。看着李大爹笑眯眯的眼神,虎子狠下心说:"大爹,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您看……"
    李大爹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虎子会这样说,随即赶紧笑着说:"没事,没事,有钱没钱,一样买衣服,我给你妹妹少买点就行,借钱的事就算了吧。"
    两人接着聊了几句,李大爹显然不太高兴,灰着脸,最后,李计虎鼓足勇气说:"大爹,我最近要动一个大手术,得花上六七万,您看看能不能把以前借的钱先还我点,以后……我再那个……"
    都说"站着借钱,跪着讨钱",这话一点不假,李计虎感到自己脸上跟火烧一样,不敢看李大爹一眼,后面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啥。李大爹显然没想到李计虎会这么说,一下子愣在那里,半天才缓过来:"虎子,你说啥?还钱?多少钱?"
    李计虎低下头:"大爹您以前一共向我借了15次钱,一共是八千六百多,您还八千就行了。"
    李大爹像只木鸡一样呆了:"虎子,有这么多吗?"
    "大水相亲您来借了五百,大水带媳妇进城添置结婚用的衣服,您借了一千五,二水结婚盖房子买木料您借了八百,二水媳妇生孩子住院时,您借了五百……"李计虎说着,还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了李大爹,"大爹,还有这个本子上,记的都是乡亲们这几年借我的钱,一共是六万多块钱,您回去的时候,麻烦替我说一声,就说虎子现在手头紧,乡亲们先还了,以后等我手头宽了,再借给乡亲们。"
    李大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天哪,一向被村里人视为骄傲的虎子,居然会向他讨钱,脸上好像被人打了几十个巴掌,红到发黑,他木然地站起来,接过那沉甸甸的账本,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去,嘴里喃喃地说:"还钱,还钱,虎子让我们还钱了!"说完,他佝偻着腰打开门,离开了虎子的家。李大爹走后,李计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眼里立刻挤满了泪水,嘴唇哆嗦着说:"大爹,虎子对不住您老人家了,虎子他自己有自己的难处啊!"
    一个月快过去了,医院催李计虎去做手术,说再不做手术,病情要恶化了。李计虎始终下不了决心去做,毕竟对他一个工薪族来说,六万多不是一个小数字,而且这六万多也只是第一次手术的费用,天知道,后来还需不需要继续做手术、拿大把大把的钱填窟窿呢?
    接着又是半个月过去了,这天,李大爹一大早就敲开了李计虎家的门,这次,李大爹没进屋,他站在门口对虎子说:"虎子,我就不进去了,你们城里人的屋干净,我鞋上都是泥,给你们踩脏了麻烦。虎子,这个包里一共是六万七千多块钱,你的账本,乡亲们都还清了,以后咱们就互不相欠。"说着,他把包递给了李计虎。
    李计虎接过那沉甸甸的包,打开一看,零钱整钱还有硬币装了整整一大包。李大爹叹了口气,又轻轻摇了摇头,接着转身就走了。看着李大爹衰老的背影,一步步走下了楼梯,李计虎难过极了,他直挺挺地站在房门口十几分钟,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他"扑通"一声跪在了房门口,说道:"李大爹,虎子对不起您啊,还有李家庄的乡亲们,虎子对不住你们了,虎子让你们难过了!"
    3. 亲情之痛
    清明节,李计虎像往年一样,回李家庄给父母添坟,临走的时候,他去超市买了很多点心和礼物,准备送给乡亲们,也想借这次回乡,给乡亲们赔个不是。
    以前,李计虎回到村里都是前呼后拥的,可这次完全变了样,一到村里,就感到四下里都是冷冷清清的,李计虎同村里人打招呼,乡亲们都爱理不理,脾气好的还能冲他勉强挤出点笑意来,脾气差的脸一扭就走了,拿他李计虎当外人了。
    李计虎一个人来到东山的坟地,拿出准备好的纸钱,一边烧着一边哭道:"我的爹娘啊,你们说说,儿这辈子活得怎么就这么窝心啊?"挖土、添坟,忙完这一切之后,他又拿起铁锹,又挖了半天的土,把坟前的枯草全部拔掉,把坟前的引水沟清理得干干净净,这才一步一步走回村里。
    从坟地回到村里,李计虎想买两只山鸡回去炖给小芸吃,临来前,小芸还特意嘱咐他,一定要给她带两只山鸡回去,说老家的鸡吃虫子长大的,吃着香还有营养。
    这事要是搁在以前,不用他张嘴,李大爹和乡亲们早就把山鸡和山货备好了,可今年,李计虎心里很清楚:没人再给他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准备什么山鸡了,但想到小芸一年到头忙碌着,就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还不满足?于是,李计虎便硬着头皮进了几户乡亲家。
    这几户人家听李计虎说要买鸡,有的说鸡一早上就放跑了,现在都散在山里,抓不着;有的则说鸡太小了,刚长成个儿,抓着吃怪可惜的。李计虎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说一千道一万,人家根本不想卖给他!
    没办法,李计虎只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到李大爹家,李计虎拎着点心,鼓起勇气,敲开了李大爹家的院门,没想到开门的是李大爹的二儿子二水。二水一看院门口站着的是李计虎,立刻黑着脸说:"我爹他不在家。"说着就要关上院门。
    李计虎赶紧上前一步,用手推开了门:"二水,我有件事要跟你说说。"
    见李计虎站在门口不走,还用手把门挡着,二水只好说:"有啥事进来说吧。"
    进了院子,李计虎把点心随手放在院子里的石凳上,二水冷笑着说:"干吗?城里人还给乡下人送起礼来了?"李计虎只好赔着笑说:"这是我临来的时候,给大爹买的点心,还有,二水,我想买两只山鸡带回去,你看看能不能给我逮两只……"
    二水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一早上就放出圈了,早跑到后山找虫吃去了,哪里抓得着?"
    见二水这么横,李计虎只好说:"哦,没有就算了,我去别人家看看。"
    二水把头一抬:"虎子,实话告诉你吧,我家里不是没有山鸡,就是有,也不想卖给你!"
    李计虎惊讶地看着二水,顿时感到脸火辣辣的,像被人狠狠抽了几下,他开口不是,闭口不是,站在院子里。
    二水像只斗胜的公鸡,越跳越高,越说越乐和:"虎子,这么说吧,我们家鸡有的是,但我们家的鸡比较讲情义,比较值钱,所以,你要买也可以,一只鸡一百块,怎么样?你要同意,我这就去给你抓。"
    李计虎勉强挤出点笑容:"二水,咱们庄养出的鸡值这个钱……"说着,他从兜里掏出两张一百块的人民币,递给了二水,二水根本不客气,伸手接过那两张人民币,往兜里一装,就往院外走。
    李计虎急了,问二水:"二水,你去哪里?"
    二水站在院门口:"你不是要买鸡吗?跟我走啊,我上后山给你抓去。"
    没办法,李计虎只好跟着二水出了院子,往后山走。路上,有人问二水去哪里,二水从兜里掏出那两张人民币,得意地晃了晃:"虎子有钱,花一百块钱买一只鸡,这不,我上山给他抓鸡去呢!"
    二水一路上吆喝着,差不多半个庄的人都知道李计虎花一百块钱买一只鸡的事,弄得一群闲着无聊的村民跟在他们屁股后头上山去看热闹。李计虎简直无地自容,他没想到二水居然想出这个法子来折腾他,羞辱他。
    到了山上,二水拎着一个棍子,钻到厚厚的山草里,东一下,西一下,开始撵起了鸡,整个后山坡顿时被他搅乱了套。过了一会,二水顶着一头乱草钻出了草丛,笑嘻嘻地对李计虎说:"虎子,你也看到了,山草太厚,我一个人逮不住鸡,你得给我搭把手,我们俩一起逮。"
    李计虎眼见自己被二水拉上了架子,没了退路,一咬牙,挽起西服袖子,同二水一起钻进了草丛。李计虎在厚厚的草丛里爬着爬着,泪就落下了,他赶紧胡乱擦了几把,可很快,眼前的山草又模糊了。没一会,李计虎抓到了一只,可二水看了看就摇了摇头,让他把鸡放了:"这不是我们家的鸡,是别人家的。"
    眼看一个钟头快过去了,二水总算逮到两只鸡,二水指着鸡翅膀上的红斑点说:"这是我们家的鸡,你看这翅膀被我爹染成了红色。"
    二水拎着两只鸡在前,李计虎跟在后头,两人顺着山路往回走,走到院门口,二水手悄悄一松,两只鸡就挣脱开来,没命地跑走了,二水赶紧甩了甩手,假意道:"哎呀,这该死的鸡,啄我手了。"
    李计虎当然知道二水是故意松手让鸡跑的,到了这个份上,他看出来了,二水是打心眼里不想给他逮鸡。
    两人进了院子,见李大爹已经从田里回来了,正坐在院子里喝水。李大爹见李计虎一身脏兮兮地跟着二水进了院子,赶紧站起来问道:"虎子来了,你咋弄得这么脏呢?"
    李计虎不好意思地说:"大爹,我跟着二水上山逮鸡去了。"
    二水在旁边挖苦道:"爹,虎子哥真有钱,愿意出一百块钱买我们家一只鸡,这不,给了我两百块钱,我上山去给他逮了两只鸡……"说着,又把那两百块钱掏出来晃了晃。
    李大爹一听急了:"孽种,你给我滚,有你这样的畜生吗?"
    二水鼻子"哼"了一声,吹着口哨,一颠一颠地走出了院子。见二水走了,李大爹赶紧进了屋,没大一会,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把零钱,他沾着唾沫把零钱数了数,不好意思地说:"虎子,我这现钱还不够二百,这一共才一百六十七块钱,你先拿着,剩下的我以后想办法再还你,二水这孩子没上过学,性子暴,你别介意。"他边说边把那把零钱递到了李计虎面前。
    李计虎立刻感到喉咙里有抽动的声响,他赶紧忍住了,眼泪涌到了眼圈却硬是没掉下来,他强作笑容,说:"大爹,我不能拿这钱。说实话,我虎子真的连这两只鸡都不如,花两百块钱,我觉得值了。"
    李大爹叹了口气说:"虎子,我估摸着你这两天要来给你爹娘扫墓,山鸡我早就给你备好了。早晨我出门的时候,还特意嘱咐二水,说要是你来了,就把两只鸡拎给你,可没想到二水这个畜生,居然还弄了这样一出,难为你了。"
    李大爹蹲下来,把那摞零钱用块石头压住,点上烟袋说:"虎子啊,乡亲们都说你变了,可你大爹知道你没变,我知道你急用钱,才开了这个口。刚开始我也没想通,后来我想通了,其实你在城里过日子比我们还难得多,在那里你是没人疼,没人爱,啥都要花钱,不比我们,吃的,喝的,烧的,用的,都可以自己弄出来。你说说,你这棵小树苗还没长几片叶子,大家都去摘,那还得了,大爹知道你活得累。"
    李大爹不说"你活得累"这句还好,一说到这句,李计虎六尺高的汉子再也忍不住了,他背过身去,"哇"地一声,号啕大哭起来……
    李计虎是抹着眼泪离开李家的,他拎着两只鸡,李大爹陪着,朝村口走去。走到村小学时,李计虎看见自己上小学时的那几间危房依然破破烂烂地立在那里,这校舍建了差不多有三十年了,李计虎站在校门口,想着城里车水马龙的街市和那些喝着牛奶、啃着面包的孩子,不由心酸起来,直觉得胸口隐隐作痛。
    这时,正巧老校长从校园里走出来,见了虎子,赶紧上前拉着他的手说:"这不是虎子吗?"接着,老校长叹着气说:"虎子,你在城里,认识的人多,能不能给我们反映一下,现在这李家庄小学快要关门了,有好几间房子都是危房,现在三年级和四年级的孩子是轮着来上课的。"
    李计虎跟着老校长走进了校园,转了一圈,直看得触目惊心,有几间房子正中间漏了天,能上课的几间房也好不到哪里去,四面漏风,八方漏雨,春寒料峭,孩子们在屋里冻得直哆嗦,皲裂的小手握着铅笔,在本子上吃力地一横一竖划着。
    从学校走出来,李计虎的心更沉重了,他忽然感觉自己太无能了,他觉得自己日思夜想的老家太沉重了,他觉得自己要做的太多太多……
    清明节回乡这一趟,李计虎第一次强烈地意识到:"现在这个社会,有钱对一个人来说太重要了,尤其是从山窝里走出去的人。"这个从穷山庄里走出去的李计虎,多么希望自己能摇身一变,成为一个百万富翁啊!
    4. 痛定思痛
    转眼到了十月,李家庄小学那排旧校舍拆了,一排十八间红砖青瓦的新校舍建好了。县里的教育部门领导要亲自参加落成典礼,来庆贺这个山沟沟里的村庄有了新学校,同时来参加落成典礼的还有捐资建校的人。
    落成典礼这天上午,坑坑洼洼的山路边,停了几辆小车。李家庄的人从一大早上,就擦亮眼睛等着那个捐钱给他们建校的人,可太阳老高了,那人还没来。
    眼看预定的典礼开始时间快到了,还不见捐资人的影子,县教育局领导着急得不行,打电话过去问,那个捐资人说:"对不起,路上出了意外,马上就到,车已经开到村口了。"
    那个领导挂上电话,赶紧对台下村民说:"捐钱建学校的人已经到村口了,等人家来了,咱们得好好鼓鼓掌。"
    听到这个消息,台下立刻乱了起来,村民纷纷扭头向学校外的村路上看,想知道这个恩人究竟是谁。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到了,整个操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可那辆车开到学校门口,就停在那里,车门一直关着,没人从里面走下来。
    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车门还是没打开。坐在主席台上的一个头头坐不下去了,赶紧走过来,车门就在这时打开了,从车上走下一个浑身穿黑的女人。
    等这个女人摘掉墨镜,坐在人群中的李大爹惊讶地喊道:"哟,这不是虎子的媳妇小芸吗?"
    不错,那人正是小芸,她转身从车里捧出一个用黑纱蒙着的方盒子,走到操场上的人群边,呜咽着说:"乡亲们……虎子……他回来了。"说着,她揭掉了蒙着方盒子的黑纱,李大爹睁大了眼睛,顿时像被电击中了一样——小芸捧着的是一个骨灰盒!
    全场的人都傻了,他们没想到,出钱给李家庄建学校的人居然是那个"背叛"了他们的虎子,更没想到的是虎子居然已经离他们而去了!
    小芸双眼肿得像桃子:"乡亲们,虎子他不能开口说话了……我代他向你们道歉,向你们要钱,是我的主意,你们别怪他……"
    接着,小芸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虎子在一年前的单位体检时,查出肺部有阴影,复查时,才知道自己是肺癌晚期,想着自己日子不多了,虎子有件事始终放心不下,那就是刚买的房子还欠下十几万的贷款,假如他死了,小芸一个女人怎么还这笔钱啊?想来想去,他最后狠下心向乡亲们要钱,加上他的两万多积蓄,又向单位申请提前支出部分年终奖,算是凑得差不多了。
    清明那次回李家庄,虎子已经病得很重了,他强打精神来看看生他养他的这块乡土,看看帮着他走到今天的乡亲们,可看着老家的学校破成那样,他心痛极了,回到城里,虎子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改变了主意,他把自己的病情向小芸坦白,又把那十几万块钱放到小芸面前,让小芸自己做个选择:要么拿去还房贷,要么帮着李家庄建新校舍。
    听到虎子得了绝症的噩耗,小芸哭得眼都肿成一条缝,最后,她擦干了眼泪,拉着虎子的手说:"虎子,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李家庄的人,那我也算半个李家庄的人,这钱就拿去建校舍吧,房子的钱我以后慢慢还。"接着,两人通过上级教育部门,签好了捐助方案,签完方案不久,虎子病得更重了,整日里捂着胸口疼得死去活来,他多么想亲自来看看李家庄的新学校啊,可他的病一天比一天重,就在前天,虎子离开了人世。今天一大早,小芸就赶到市火葬场,把虎子的尸体火化了,接着雇了辆车,带着虎子的骨灰盒直接从火葬场赶到了落成典礼的现场。她答应过虎子,一定会亲自带他来参加这个特殊的落成典礼的。
    小芸走到台前,深深鞠了一躬:"乡亲们,虎子向你们讨钱,我代他向你们道歉了。虎子他临走的时候说,这辈子,他挣的钱不多,勉强给乡亲们建了新学校,等这些读书的孩子们长大了,就不用再向别人借钱了,就可以借钱给别人了。"
    台下的村民中有人开始哭起来,刚开始是一个人哭,慢慢的几个、几十个人在哭,最后台下的人哭成了一片,李大爹老泪纵横地说:"虎子,我们错怪你了,虎子,你原谅你大爹吧!"二水躲在操场一角,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口口声声地喊着:"虎子哥,虎子哥……我不是人,一只鸡卖给你一百块,我对不住你啊……"
    李家庄小学落成典礼很快开完了,典礼之后,在通往东山李家坟地的崎岖山路上,出现了一支长长的送丧队伍:一个浑身着黑的女人捧着一个骨灰盒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在她身后,是穿着各异的长队,他们是李家庄留在村里的全部男女老少—359名村民,一头白发的李大爹,走在人群中间,他一把一把向天上洒着纸钱,悲伤地喊道:"虎子回来喽,我们的虎子回来喽……"

Tags: 借钱 光环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626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