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荒墓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一块不祥的土地
    在英国普利茅斯以东有座名叫梅格丽亚的临海小城,随着旅游热潮的兴起,小城独特的海滨风光也越来越受到旅游者的青睐和追捧,它的地价自然跟着水涨船高,几年时间竟已翻了数倍。
    德尔森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敏锐的眼光和敢为人先的魄力让他这些年来在地产行业做得风生水起,赚得盆满钵满。眼下,他又盯上了梅格丽亚这块有着无限升值潜力的黄金宝地。
    可是经过详细调研,德尔森却失望地发现,梅格丽亚现有出售的地皮价格都过高,会为以后的投资带来巨大风险。精明的德尔森自然不会做这样的傻事,只是就此放弃他又很不甘心。
    这天,德尔森驾车经过梅格丽亚市郊时,突然被远处一片废弃的建筑吸引了,他停下车走过去细细考察了一番,顿时惊喜不已。这片万余平米的土地上长满了齐膝深的杂草,只在中间孤零零矗立着几幢建了一半的房子,大理石外墙已因风雨的侵蚀变得残破不堪,冷风穿过窗洞发出呜呜的幽咽。
    如此一大片土地紧邻市区,竟然没人加以利用!德尔森觉得又意外又惊喜,他连忙打电话给助手让他尽快联系到该土地的所有者。自己则在心里暗自筹算:作为新兴的旅游城市,梅格利亚现在还没有大型游乐场呢,这片土地看起来正合适……
    正在筹划间,助手打回电话,语气很怪异地说:"这块土地有问题,我们最好别打它的主意。""什么问题?"德尔森不解地问。
    助手告诉他,这里本来是梅格丽亚市的公墓所在地,在旅游热潮初起的时候,就有个叫加吉的房产商相中了这片土地,想方设法买通了市里的官员,将公墓迁往几十公里外。
    此事当时在市民中引起强烈不满,可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最终加吉还是成功得到了这块地皮,并开始着手兴建高级度假村。然而,工程进行过程中却不断有诡异的事情发生:刚刚砌好的墙突然自己倒塌、还有人在夜间看到飘乎闪烁的鬼火……
    许多工人都被吓得辞了工,但加吉却毫不为之所动,一意孤行地要将工程进行到底。结果,一天早晨,大家发现他的尸体被悬挂在了十几米高的起重机的悬臂上,身上没有半点伤痕,体内也检测不到药物成分,除了"鬼魂",谁又能将活生生的加吉吊死在那么高的地方呢?人们本来就疑心这个地方不干净,此时更加确信无疑了。加吉的家人听信了传言,为此中断了对这片土地的继续开发。这里一时荒置下来。
    但是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一年后,又有一名胆大的开发商决定接手这块不祥的土地。他以极低的价格从加吉家人手中买下了这片地。可是,还没等开工就出事了。
    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路过此处时想在废弃的建筑里夜宿一晚,当他顺着残破的楼梯爬上二层时,却惊骇地看到窗口外立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那女人缓缓转过头,满是鲜血的脸上绽开一个阴森森的笑容。流浪汉吓得大叫一声,连滚带爬跑到了附近的警局去报告。
    听闻有人见"鬼魂",警察们如临大敌,荷枪实弹地将这里包围,却只在流浪汉见鬼的那个窗洞外的墙面上找到了一个血手印,并未发现鬼影。不过窗外既无树木也无其他建筑物,除了鬼魂谁能有本事悬空在二楼的窗外呢?
    "第二天,看见过女鬼的流浪汉也失踪了。没多久,那名开发商突遭车祸身亡。人都说这里怨气太重,他们都是冲撞了鬼才遭此横祸的,从那之后再没人敢染指这块地皮了,甚至很少有人敢靠近那里。"德尔森的助手说。
    德尔森听了一撇嘴,环顾四周挑衅似地咆哮道:"没有人能阻止我的决定,连鬼也休想!"
    2. 一场地狱的婚礼
    精明的德尔森抓住闹鬼的契机,用低得离谱的价格买下那片地。与此同时,他又产生了个更为大胆的想法:要在这里建造一个与众不同的游乐场,名字都已经想好了,就叫"九层地狱"鬼屋游乐场!
    德尔森有他自己的算盘:现在的年轻人都追求刺激,而在一个传说闹鬼的地皮上建恐怖游乐园正好迎合时下前卫青年们的需求,可以避开同行业中的激烈竞争,抢得先机。
    不过要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并渴望来鬼屋游乐场,就需要有个周密的宣传计划,商海沉浮多年的德尔森自然是深谙此道。经过苦思冥想,他想到了个绝妙的策划。
    德尔森先是买通一些记者在邻近城市的媒体上对这块荒墓的过往进行大肆渲染,然后报道自己准备开发鬼屋游乐场的消息。当人们对此事开始关注起来时,德尔森又适时推出了一个破土前的庆祝仪式:免费为一对新人在这片废墟上举办个地狱婚礼,所有费用都由游乐场方面出。
    此话一出,立刻引起轩然大波,上了年纪的人都无法理解好端端一个婚礼为什么要挪到墓地上去举办,岂不是很不吉利?而追求个性的年轻人却都很兴奋,计划刚一推出,就有十几对新人报了名。
    对于公众的纷争,德尔森很是满意,他想要的正是这种效果,让所有人都关注他的游乐场!最后,德尔森经过精挑细选,敲定了24岁的罗伯特和他22岁的女友蒂娜,因为他们双方没有来自上一代的阻力。
    2009年7月24日这天,一场倍受瞩目的"地狱婚礼"在梅格丽亚市的原公墓上演了。
    参加婚礼的宾客有100多人,为了配合婚礼主题全都化了可怕的"魔鬼妆",穿上了包括血衣在内只有万圣节前夕才会穿的道具装,将自己纷纷打扮成了女巫、蛇神等各种古怪的模样。各路媒体也都派出记者,对这一亘古未闻的独特婚礼进行现场采访报道。荒芜三年多的废墟上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热闹场面。
    德尔森早已派人提前将其中一幢只盖了三层的楼体框架布置成了传说中地狱的场景:不熄的火焰、血流汇成的"海"、骨头堆成的"山"……就连主持婚礼的牧师都打扮成死神的模样。仿若身临其境的恐怖场景让每个人背脊泛起阵阵凉意的同时,却又感到无比的兴奋。
    婚礼正式开始了。两辆黑色的灵车载着两口黑漆棺材分别从不同的方向缓缓驶来,在低沉哀婉的丧乐声中,数名大汉抬着棺材步入"礼堂". 尽管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如此另类的举动还是将所有到场来宾惊得目瞪口呆!
    两具棺材并排摆在了牧师脚下,牧师开始念证言:"今天,我们在上帝的注视下聚集于此,并且在这群人的面前,来见证罗伯特和蒂娜的神圣婚礼。"然后他冲着左边一口棺材问道:"罗伯特,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蒂娜作为你合法的妻子,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从今以后爱着她,尊敬她,安慰她,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她,至死都不分离吗?"
    "我愿意。"随着棺材里传出的回应,上面的棺盖被推开,身穿笔挺西装的新郎罗伯特从里面爬了出来,精神抖擞地站在牧师面前。牧师微笑地冲他点点头,又转向另一口棺材叫着蒂娜的名字问了同样一番话,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那口黑漆棺木上,等待新娘的惊艳现身。
    可是人们没有听到预想中的"我愿意",地上的棺材静悄悄的,就仿佛里面真的装着个死人!是调皮的蒂娜在和大家开玩笑吗?大家的心都不由微微收紧。
    牧师清了清嗓子,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话,可棺材里的蒂娜还是毫无回应。这下新郎紧张起来,他叫着未婚妻的名字,伸手推开棺盖,马上便发出一声凄厉的惊叫,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他身后的牧师也是脸色煞白,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
    惴惴不安的来宾们站起身慢慢凑到近前,向里一看,全都惊呆了。只见一袭曼妙婚纱的蒂娜静静地躺在棺材里,胸口却插着一把匕首,殷红的鲜血将雪白的婚纱都浸透了……
    3. 一座无主的孤坟
    喜庆的婚礼瞬间变成了悲伤的葬礼,愤怒的新娘亲友叫嚷着要这场闹剧的始作俑者德尔森出来说个清楚。德尔森哪敢露面,一见形势不对,早就溜掉了。
    不过,马克警长没有放过他,辗转通知了德尔森,让他到警局来配合警方的调查。德尔森此时又惊又悔,早就没了初时的澎湃激情,只希望警方能尽快查清此事,好让自己的此番投资损失不至于过大。
    "我认为都是人为的阴谋,这世界上哪来的鬼啊?"一见面,德尔森就对马克叫道。
    马克神情古怪,将一个信封放到德尔森面前说:"是吗?我正想向你求证,这个是不是贵公司安排的?"德尔森狐疑地拿起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照片来,看了一眼后脸色顿时大变。
    看到德尔森恐惧的神情,马克点点头:"看来这并不是你们场景策划的一部分。"然后若有所思地解释说:"这是梅格丽亚周报的记者塞弗在婚礼现场拍到的,上起案件中就有个流浪汉声称见到过悬在窗外的女鬼,现在她又被相机拍到了,你怎么解释?要知道,那里可是三楼,外面什么可以立足的凭借都没有。
    德尔森抹了把冷汗低头不语,马克又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在前两起案件中,两名地产开发商都遭遇了不幸,所以……"德尔森顿时打了个冷战,失声叫道:"你是说这次我也难逃噩运吗?"
    马克悲悯地看着他点了点头,德尔森狂乱地叫道:"我不怕,就算真的有鬼我也不怕!"可是他的腿却在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着。马克看在眼里不由淡淡一笑说:"我想,最好的办法是把鬼捉住。"
    德尔森听了立刻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
    第二天,报上登出消息,说昨天为鬼屋游乐场奠基仪式而举办的地狱婚礼上所发生的一幕,是公司为了烘托恐怖气氛搞的一场特别策划,新娘蒂娜现在已经和新郎罗伯特去了希腊度蜜月。游乐场将立刻开始动工,预计明年夏天就可以接待游客了。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民众从恐慌情绪中慢慢平复下来的同时对鬼屋游乐场的期待值却提高了。这本来是德尔森最乐于见到的结果,可此时的他却是有苦说不出,虽然蒂娜的家人为了找到真相而同意暂时保守秘密,但德尔森却越来越觉得这件事背后隐藏着超自然的力量。他一面担心自身的安危,一面不得不硬着头皮按照马克的指示继续施工,以便引鬼现身。不过他对马克请到高明驱魔人一定能将鬼捉到的说法毫无信心,从来不信教的他偷偷跑到教堂,弄了个十字架日夜贴身挂在脖子上,天天祈祷自己没事。
    工程进行了十余天,并没有异常发生,德尔森紧绷的神经多少有所放松。这天,一名工人跑来向德尔森请示,他们平整土地到场地东南角时,发现那里还留有一座坟墓!
    德尔森吃了一惊,连忙走过去查看情况,却见一个小小的坟包前立着块简陋的石碑。上面刻着"伊丽丝之墓",细看碑上的照片,德尔森心头大震,这不正是上次在婚礼现场拍到的悬浮在窗外的女鬼吗?!
    德尔森连忙给马克打电话,马克并没有他预想中的吃惊,说自己早就知道此事了。原来在最初迁移公墓时,伊丽丝的坟就一直无人认领,而公墓的档案记录曾在两年前被一场大火烧掉了,所以对这名死者也就无从查起。
    因为伊丽丝的坟处在边缘,距离加吉所要修建的度假村还有相当距离,所以加吉也没太在意,一面开工一面在报上登了认领启事。可是还没等有人认领,工地上就接连出事,然后荒废下来,直到德尔森接手,也没找到伊丽丝的亲人。
    "是她!一定是伊丽丝恼恨我们惊扰了她的安宁,所以才制造了这么多死亡!"德尔森惊惧地叫道。
    4. 一个惊人的真相
    无论马克怎样劝说,受到惊吓的德尔森都不愿继续留下来当诱饵。他将工程委托给一名经理,自己跑回了普利茅斯想躲避掉这场无妄之灾。
    可是仅仅三天,就传来一个不幸的消息:德尔森在普利茅斯的公寓莫名失火,他本人则在睡梦中被焚身亡!
    人们还没能从第三名地产商的死亡中回过神来,又不知是谁将蒂娜其时已死的消息透露了出去,一时间流言四起,满城风雨,人人都知道有个叫"伊丽丝"的女鬼阴魂不散,谁要敢侵犯她的领地,都将遭遇不测。就这样,刚刚开始的工程再度中止下来,热闹了一阵的土地上重新归于死寂。
    这天半夜时分,放在马克警长枕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马克仿佛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呼"地一下坐起身,脸上丝毫没有倦意。他有些紧张地接听了几分钟,就跳下床,迅速穿好衣服,然后驾车向郊外驶去。
    在离闹鬼公墓数百米的地方,有一个黑影站在路边,看到马克的车打了个手势。马克停下车,那人走过来一指远处说:"他向‘伊丽丝’的墓去了。"马克点点头问:"人都到齐了吗?""到齐了,已经悄悄将这里包围了。"那人回答。
    马克跳下车,向伊丽丝墓地所在方向走去,走不多远,又迎上来一个人,轻声对他耳语了几句。马克精神大振,摆摆手加快了脚步。
    一行人蹑手蹑脚来到伊丽丝的墓前,后来的那人一指坟包后的一块草丛说:"就在那里。"马克凑过去一看,只见一块被搬开的大石下露出个仅能容一人通过的黑的洞口。
    "我们就在这里来个守株待兔。"马克笑着说……
    大约一个小时后,洞口处露出个脑袋来,他四下望了望,见没有什么异常就钻了出来,紧接着,后面又跟着跳出两个人来。三个人鬼鬼祟祟地刚将石头掩住洞口,就被几道雪亮的手电光给罩住了。
    "你好,塞弗先生,你用电脑软件合成出的鬼照片还真挺吓人的!"马克笑吟吟地对其中一人说。"你都知道了?"塞弗见到从天而降的警察,知道大势已去,灰着脸说。
    "本来我也挺震惊的,可当时在场的媒体记者很多,其中有一张几乎和你同时拍摄的照片上也照到了那个窗洞,可是并没有女鬼的影子,所以我确信这张照片上的‘鬼’是后期合成的。从那时开始,我就派人24小时监视着你。虽然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我确信之前的那些凶案都是你们制造的,至于那个声称见鬼的流浪汉,应该也是被你们买通了的,为了防止他不小心说漏嘴,你们又将他灭了口。"马克侃侃而谈,塞弗三人则面如死灰。
    这时,一名进入洞中查看的警员钻了出来,将一袋白色粉末递给马克,马克沾了点粉末放进嘴里尝了尝,恍然说道:"原来是在进行毒品加工,你们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居然想到了利用公墓做掩护,不想有一天,这个计划被贪财的地产商加吉打乱了,于是你们就制造了一系列闹鬼事件来吓退意图开发这里的人。"
    "不完全是这样的。"塞弗突然抬起头,有些心虚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说:"我真的在那边看到过一个穿着白衣,飘在地上的‘女鬼’。"
    "你又在危言耸听了!"马克呵斥道,塞弗惨白着脸说:"事已至此,我还撒什么谎呀,你不觉得那些开发商的贪婪真有可能惊扰了地下的亡灵……"话音未落,马克颈后突然掠过一阵阴冷冷的风,就好像有人正贴在身后冲他脖子吹气一样,马克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依稀看到百米开外的黑暗中有团白色的东西一闪就不见了。难道是自己眼花了?还是塞弗说的是真话呢?蓦地,一股寒意从马克脚底蹿起,让他所有的汗毛都不由自主竖了起来……

Tags: 荒墓 土地 婚礼 地狱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581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