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贪婪的代价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贪婪的代价
    一面铜镜
    安乐村有个木匠叫李大发,几年前,他进城打工,没想到一次登高干活,不小心跌落下来,小命虽然保住了,却摔断了一条腿,成了瘸子。李大发从此不能外出打工,只好凭着一门手艺,走街串巷给人家打打门窗,修修农具什么的,挣点小钱花花,但比起种田还是好得多。
    李大发有个徒弟叫小雄,今年十七岁。小伙子人长得壮壮实实,为人也厚道本分,就是因为小时候生病,造成了脑子不大灵光,念了几年书,可识下的大字还没有一箩筐。书不能再念了,出去打工吧,做父母的又不放心。
    于是,小雄的父母就找到李大发,求他收下小雄当徒弟,让儿子学一门手艺,让他找个饭碗。李大发很高兴地收下小雄当徒弟,他心想,这孩子虽然脑子不灵光,可有力气,自己以后做活就有了帮手。更重要的是,有了小雄,出门就能让小雄骑摩托车带他,这比自己一瘸一跛地奔波,那可方便多了。
    这天,李大发带着徒弟小雄到蒋村给蒋有财家打纱窗。到蒋村要过一条小涧,小雄在搬摩托车过涧时,裤管上蹭了不少泥巴。上岸后,李大发让小雄去水边把裤管上的泥巴洗干净。小雄来到水边,洗着洗着,突然兴奋地叫了起来:"师傅,我捡到了一块铜巴巴!"
    起初,李大发对徒弟的叫唤并没在意,可等他看到小雄手里的东西,顿时两眼放光,他要过来仔细一瞧:天啊,这哪是什么铜巴巴呀,瞧这钮,瞧这花纹,还有那镜面上点点铜锈,明明就是一面古铜镜嘛!电视台《寻宝》一类的节目,李大发那是经常看的。
    昨晚,他就看了一期,上面就展示了一面和这差不多的古铜镜,专家说了,一面就是好多万啊!这傻徒弟真的有傻福气。李大发忙问小雄:"你是怎么发现这东西的?"
    小雄咧嘴一笑,说:"我去洗泥巴,就这么随随便便在土里一抠,就把它给抠出来了……"
    李大发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铜镜,心里就盘算开来了:这宝贝怎么会出现在这涧边土里?他估摸也许哪一次发大水,冲毁了山里的古墓,把它带到这里的。这么一想,李大发激动了,他想,这宝贝可不能落到傻徒弟手里。于是,李大发问小雄:"小雄,你知道这是什么?"
    小雄得意地说:"我知道,这是铜呢。卖给收破烂的,一斤能卖十几块钱!"
    听小雄这么一说,李大发心里可美了:傻徒弟不识货,这就好办了,昧下这古铜镜,我李大发就真的发大财了!想到这,李大发便对小雄说:"小雄啊,我们马上要到人家家里去打纱窗,带着这铜巴巴不方便。再说了,我们在干活,万一这铜巴巴被人家顺手拿去了,都没法知道。这样吧,那儿有棵老榆树,你在那刨个坑,把这铜巴巴先埋在那,晚上我们回来时,再把它给挖出来,这样安全些。"
    小雄想都没想,说:"行,我听师傅的。"说着就拿了把斧头,走到老榆树下刨了一个坑,把古铜镜埋了进去,然后又细心地把土恢复成原样。
    李大发在一旁看着,笑道:"小雄,你以后卖了这铜巴巴,得记着给师傅买包烟。"
    小雄咧嘴一笑:"师傅,卖了钱,我俩对半分。"
    师徒俩来到蒋有财家打纱窗,因为两人心里有喜事,干起活来特别来劲。一旁的蒋有财见了大为惊讶,这跛木匠原来干活可都是慢吞吞,一天活要拖成两天,这样既蹭饭又蹭工钱。今天倒好,两天的活,这师徒俩一天就给干完了。晚上蒋有财准备了酒饭,师徒俩说有事急着要回去,连晚饭也没吃。蒋有财乐了,心想:向来都是跛木匠占人家便宜,今天,他跛木匠把便宜给我占了。
    再说,这师徒俩急冲冲赶到涧边那老榆树下,小雄停了摩托车,拿上斧头就去挖。可挖了好一会,也没发现他早上埋进去的铜巴巴。小雄哭丧个脸,对李大发说:"师傅,我埋在这儿的铜巴巴,让人给偷了!"
    李大发听了着急地说:"怎么可能呢?明明是埋在这儿,当时又没人看见,怎会被人偷了?"李大发指挥小雄再把坑挖大点,挖深点。可是任凭小雄把坑挖得很大很深,就是不见铜镜的影子。
    何人抢先
    其实,李大发的着急是装出来的。小雄咋会挖不到早上埋下去的铜镜,他早就心知肚明了。原来,师徒俩在蒋有财家干活时,李大发曾借口上茅房,躲在那儿给老婆穆珍打了个电话,要她马上到蒋村的涧边,把他埋在老榆树下的古铜镜给挖回家。李大发在电话里一再叮嘱老婆,千万不要跟人说这事,挖的时候,也不要让人看到。为了把方位介绍准确,他可费了不少口舌,直到手机没电了,他才不得不停止,可是这一天他人在干活,心一直念着古铜镜,总担心老婆笨,能不能把古铜镜挖回家?现在,他见小雄挖不着古铜镜,一颗心总算放进肚子里:看来,老婆把古铜镜挖回去了。
    于是李大发从口袋里掏出二十块钱,递给小雄,笑道:"小雄,挖不着就别挖了,一块铜巴巴,让人偷了就偷了吧。师傅给你二十块钱,算是赔你。"
    小雄挖不着自己埋的铜巴巴,正沮丧着呢,见师傅要赔他二十块钱,顿时喜笑颜开,扭扭捏捏地接了钱,还道了谢,然后把摩托车搬过涧,载上师傅,一路欢快地向村里驶去。
    李大发一回到家,就把老婆拉到一边,笑道:"老婆,你把铜镜挖回来了?我真担心你挖不着呢,可急坏我了。快把铜镜拿出来让我瞧瞧!"
    老婆没好气地说:"瞧什么瞧!我说瘸子,没事你在那埋个破镜子干什么?还支使我去挖,挖又挖不着,这不是拿我开心嘛!"
    李大发听了,吃了一惊:"什么?没挖着?去了怎么可能挖不着?难道你没去?"
    老婆嘴一撇说:"那么远的路,我又这么胖,一个破镜子,我没去。不过,我打电话叫我弟弟长胜骑车去了。可他后来打电话对我说,没挖着什么铜镜。我打电话想跟你说,谁知你手机没电……"
    李大发一听气得浑身哆嗦,指着老婆骂道:"跑上几里路就要你的命啊?让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让你自己亲自去挖,你偏不。**,你就是一头没用的**哇,你、你……"李大发说不下去了,顺手给了老婆一个大嘴巴。
    老婆无端遭到丈夫的打骂,这种委屈她什么时候受过?顿时哭喊着扑向李大发,又抓又打。李大发腿不好,哪里是高大肥壮的老婆的对手,很快就被老婆打倒,老婆骑在他身上,又是捶又是掐,此时的李大发是招架无功,还手无力,很快就伤痕累累了。
    老婆打累了骂累了,就瘫在一旁,继续边哭边数落李大发。李大发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捶胸顿足道:"哭?你还好意思哭?你知道那古铜镜值多少钱?好多万啊!这下好了,鸡飞蛋打啦,到手的财宝没了!我就不明白,我们平时对你这个兄弟不薄呀,他咋这么没良心,要独吞下我的古铜镜?"
    听李大发说那古铜镜要值好多万,老婆不哭了,埋怨道:"你说那铜镜这么宝贝,那你为什么不把它放在身上?埋在路旁再要我去挖,你发的是哪门子神经?李大发,你才真正是一头**!"
    没办法,李大发只好把小雄捡到古铜镜,他想据为己有,于是骗小雄把古铜镜埋在路旁的过程说了。老婆知道了真相,也后悔得不得了。不过她还是不相信她弟弟会是那样的人。李大发不屑道:"切,你以为你弟弟多么高尚?本来就是一个手脚不稳的人!何况又是面对一个值好多万的财宝,他能做到不贪心?说实话,别说他,你做不到,就是我也做不到!"
    老婆道:"那我现在就给我弟弟打电话,要他把铜镜还给我们。"说着爬起身,准备给她弟弟打电话。
    李大发阻止了老婆打电话说:"你看见你弟弟把铜镜挖回家了?现在只要他不承认,你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再说了,这事可不能闹得满城风雨。本来这铜镜应该属于小雄的,要是闹开来,让小雄的父母知道了,这好多万的财宝,你弟弟得不到,我们也得不到。"
    老婆问:"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大发说:"办法肯定是有的,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能成功。老婆,来,在我脸上再狠狠地抠两下。越重越好!"
    这下,老婆倒不忍心下手了。老婆不肯抠,李大发只好自己动手,把自己的脸抠得鲜血直流……
    探宝溺水
    李大发来到小舅子穆长胜家,那样子可把穆长胜吓了一大跳:"我说姐夫,你这是怎么啦?"
    李大发长叹一声:"唉,和你姐吵架了。你瞧,这脸,还有这身上,几乎、几乎就没有一块好肉了……"说着说着,抹开了眼泪。
    穆长胜见状,忙安慰道:"姐夫,你消消气,我姐这脾气实在是坏,明天我去好好说说她。只是,好好的你们吵什么架呀?"
    "这事说起来和你还有点关系。"李大发顿了顿说,"今天早上,我去蒋村蒋有财家去做活,在涧边泥里捡到了一面古铜镜,带在身上不方便,就就地挖了个坑埋下,然后打电话要你姐去把它挖回来。谁知你姐懒,不愿去,后来她打电话要你去挖。唉,你去了,却说没挖到。就为这事,我和你姐打起来了。"李大发边说边盯着穆长胜看。
    穆长胜听了哈哈大笑道:"就为这事?一面破铜镜?你俩打得头破血流?这也太不值了!讲出去还不笑掉人家大牙!"
    李大发心里这个气呀:这***,侵吞了我的古铜镜,还装着没事样!李大发强压住心头的怒火,说道:"我说兄弟,你是真糊涂呢,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我就不相信电视台《寻宝》栏目你就一期也没看过!什么破铜镜?那可是古董,值好多万!明白跟你说吧,我埋古铜镜时没有人知道,给你姐打电话是躲在蒋有财家茅房里打的,也没有人知道,你姐没有跟任何人说只跟你说了,要你去挖,你怎么可能就挖不到呢?"
    穆长胜听姐夫这么一说,明白了,气得跳了起来,大喊道:"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敢情你是怀疑我挖出古铜镜,然后昧下来不给你?亏你做姐夫的想得出来?你兄弟我是这样的人吗?"
    李大发心里冷笑道:你穆长胜是什么样的人,我李大发当然清楚。三年前,自己刚买的一部手机,不就让你来我家顺手牵羊了?后来你姐为你打圆场,说见你喜欢,她便做主送给了你。扯蛋!你们把我当傻瓜了。之所以自己不说穿,那是家丑不可外扬!
    李大发心里这么想,仍旧继续劝道:"兄弟,你摸着良心说,我和你姐待你不薄吧。其实都是一家人,本来就不该分什么你我。我只是想对你说,那面古铜镜,真的是个宝贝,卖个好多万不成问题。铜镜要是真在你手里,你言一声,姐夫帮你联系买家,卖了钱我俩一人一半。这一点你要相信,毕竟姐夫比你见多识广……"
    还没等李大发把话说完,穆长胜就气急败坏地吼起来:"你***,我没有挖到你的破铜镜,谁要是挖着了昧下,谁不得好死!你也别在我这儿废话了,还是回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李大发被赶了出来。走在路上,他悔得肠子都要断了:一面铜镜,好多万啊,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李大发心想,自己怀疑被小舅子挖走了,可小舅子都赌咒了。如果不是小舅子挖走的,那又会被谁挖走呢?
    李大发便又仔细地把事情过上一遍,看看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上。当时小雄埋铜镜时,除了他俩可没有任何人,小雄自始至终也没有把这事告诉任何人,这个环节应该没有问题。自己躲在蒋有财家茅房里给老婆打电话,当时茅房里除了他,就只有苍蝇了,这个环节应该也是……突然,李大发像被电击了一般,天啦,这个环节有问题!原来他们这农村,很多人家茅房都很简陋:埋下一口大缸,中间搭上一块厚木板,再在上面砌上一堵墙,这样茅房就分成两部分:一边留个门供男人进出,一边留个门供女人进出。当时李大发躲在茅房里给老婆打电话,男人用的这边是没人,但不能担保女人用的那边就没人!如果女人用的那边有人,那自己给老婆说的话,就会让人家听得清清楚楚了。
    想到这,李大发心惊肉跳了。如果女人用的那边有人,只能是蒋有财的老婆周桂花了。因为蒋有财家儿子媳妇都在外面打工,就他和老婆在家。李大发再一想,觉得他打过电话从茅房出来后,好像发现蒋有财的老婆是出去了一段时间,回来后满脸喜气。埋铜镜的地方离她家不远,不要半个小时就能打个来回。看来,极有可能是周桂花赶在自己小舅子来挖之前,已经把铜镜给挖走了,所以,小舅子没挖着。
    李大发决定不回家了,连夜赶到蒋有财家去,躲到他家窗户下去偷听。李大发觉得如果真是蒋有财老婆偷挖了铜镜,难保她不说。如果确准铜镜是被周桂花偷挖了,就冲进去找她要。这可是好多万的宝贝啊!
    由于天黑,再加上腿不方便,李大发跌跌撞撞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才赶到蒋有财家。李大发悄悄潜伏到蒋有财的窗户下偷听,让他沮丧的是,屋里没一点儿动静,好像蒋有财夫妻都已经睡下了。李大发不死心,决定坚持再坚持,就在这时,突然听到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见有人路过,李大发决定先躲一躲。他见窗前不远处就有一个不大的草堆,他就绕到草堆后面,钻了进去,还特意拽了几把草盖在自己身上。
    那脚步声在蒋有财家门前停了下来,后来好像又转到草堆前,李大发紧张起来。但紧接着他闻到了烟味,又看到了火光。啊,草堆竟然着火了!而且也惊动了睡在屋里的蒋有财夫妻,他们叫喊着要往外冲。这下李大发慌了,赶忙从草堆里爬出来,他想跑,可腿不好跑不了。他想要是被人家发现了,肯定认为是他放的火,这以后自己就没脸见人了。好在草堆紧挨着一口水塘。李大发赶忙悄悄溜了下去,把个身体都浸在水里,只露一个头。此刻他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双手死死地拽着塘岸边一棵小树的根。
    火没烧起来,让蒋有财夫妻三下两下给扑灭了。扑灭了火,蒋有财夫妻俩骂骂咧咧好一会儿,才进了屋。李大发庆幸自己没被发现,等到没人声时,李大发想拽着小树根爬上岸,谁知一用劲,小树根竟断了。没想到这水塘岸很陡,水很深,李大发不会水,腿又不好使,还没来得及喊一声"救命",人就像个秤砣,一下沉到了塘底……
    不翼而飞
    再说这天晚上,蒋有财和老婆把白天为李大发备下的酒菜,美美地一阵大吃大喝,喝得脑袋发晕,手脚发软,就早早地睡下了。直到草堆突然起火,才把两人惊醒。等救了火,两人睡不着了:自家的草堆,好端端的怎么就起了火?要是在白天,还可怀疑是小孩子恶作剧,可这是在深更半夜呀!蒋有财越想越纳闷。他恐慌地对老婆周桂花说:"谁这么促狭,夜里放火烧我家草堆?烧草堆事小,要是放火烧我们屋,那还得了!你说说,我们在村里村外又没得罪过什么人,更谈不上有仇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婆想了想,突然捂着嘴笑了起来。蒋有财见了,很生气:"你还有心思笑!是不是晚上酒喝多了,你脑瓜让酒精烧糊涂了?这可是有人放火烧咱家草堆!拜托你老婆!"
    老婆不笑了,接着她一声长叹道:"唉,以前我们是没得罪什么人,也没仇人,但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有了。我笑,就是因为我知道放火烧我家草堆的人是谁!"
    蒋有财忙问老婆:"是谁?"
    老婆肯定地说:"跛子木匠李大发!"
    蒋有财不相信道:"我们和跛木匠没什么瓜葛啊?他干吗放火烧我家草堆?你说话要有根据!"
    老婆说:"我可不是瞎说。好吧,告诉你事情真相,我刚才笑,你以为我真的是神经病呀。今天,跛木匠上我家来打纱窗,中途我去上茅房,听见跛木匠在那边压着嗓门打电话,出于好奇,我就偷听了。原来,他是在给他老婆打电话,要他老婆赶快到涧边一棵榆树下,把他埋在那儿的一面铜镜挖回家,说那是个宝贝,还叮嘱他老婆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挖的时候也不要让任何人看见。你说,这秘密我要是不知道就算了,知道了我要不抢先去把它挖回家那就是傻瓜了。好在那地方离我家不远,于是我就悄悄跑去,把那铜镜给挖回来了。我估计跛木匠回去见老婆没挖着铜镜,后来他就怀疑上我,但又没确切证据,于是为了发泄,他就夜里跑来放火,烧了我家草堆……"
    "原来还有这么一回事!"蒋有财听老婆这么一说,惊得眼珠子都要掉到地上了。于是他责怪老婆道,"这么大一件事,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老婆不屑道:"今天告诉你,明天陈凤那妖精就知道了!我现在都后悔跟你说了这事!"
    一见老婆说起陈凤,蒋有财就蔫了。陈凤是村上一个寡妇,蒋有财年轻时,曾和陈凤谈过恋爱,后来由于陈凤父母的反对,两人最终没能走到一起。几年前,陈凤的丈夫因病去世后,出于同情,一些重点的农活,蒋有财就去帮她做做。谁知他老婆心眼比针眼还小,吃醋了,怀疑他俩是旧情复发,为此和蒋有财没少吵闹,这让蒋有财焦头烂额。说真的,他蒋有财这么大岁数了,谁不想过个安稳日子?平心而论,他和陈凤真的是很清白的。
    此时蒋有财急切地想看铜镜,就不停地哀求老婆,要她把铜镜拿出来给他看看,并发誓不跟任何人说。老婆被缠着没法,当然也为了显摆一下自己,便从枕头底下摸出铜镜,递到丈夫手中。蒋有财接过铜镜,眼睛一亮,感叹道,"老婆,这真的是一件宝贝啊,和电视上播的那些宝贝一样,真的要值好多万!"蒋有财越说越兴奋,感慨道:"我父母给我取名叫蒋有财,可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个穷光蛋。现在,我终于有财了,名副其实了!哈哈……"
    蒋有财正得意呢,没想到老婆一把从他手中夺过铜镜,冷笑道:"你蒋有财现在仍然是个穷光蛋!这铜镜是我的,与你没关系。我还不知道你蒋有财,一肚子花花肠子,要是你真的有钱了,还不和妖精陈凤私奔了?"说着又把铜镜塞到枕头底下。
    蒋有财还想仔细看看铜镜,可他老婆就是不给他看,任凭他怎么求也不行,还乱扯他和陈凤的关系。蒋有财心里气得鼓鼓的,嘴上却说:"我们是夫妻,你的不就是我的?嘿嘿,你不让我看,我也不想看了。只是我想告诉你,最好那铜镜不要放在枕头底下压着。这东西都是古人压在头下陪葬的,你这么压着,不吉利,我俩睡着了,好像就是俩死人!"
    他老婆本来就很迷信,听丈夫这么一说,慌了,忙把铜镜从枕头下掏出来。她琢磨这东西不该放在枕头下面,那把它放哪儿呢?她左思右想之后,找出一块布,把铜镜包上,放进装衣服的柜子里,边放边警告蒋有财:"这是我的铜镜,不准你动,更不准你把它偷了送给妖精陈凤!否则,我就和你拼命!"
    蒋有财生气道:"这怎么可能!你真当我是傻子啊!"
    第二天一早,老婆眼一睁,就想到铜镜,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衣服柜子,查看一下铜镜。谁知,她把手伸进柜子,摸了半天,也没摸着铜镜!她慌了,冲着睡在床上的丈夫哭着喊:"蒋有财,你给我起来!不得了了,我的铜镜不见了!"
    为镜轻生
    蒋有财睡得正香,突然被老婆吵醒,心里很是气恼。他揉着睡眼,不高兴地说:"大清早的,大呼小叫的干什么!那铜镜昨晚你不是亲自把它放在衣服柜子里嘛,难道长翅膀飞了不成?你再好好找找!"
    老婆为了找铜镜,把柜子里的衣服全都拿了出来,又是摸又是捏,结果,衣服扔了一地,柜子翻了个底朝天,就是没有铜镜的影子!
    蒋有财从床上一跃而起,说:"是不是夜里有小偷进屋了?你再看看,你的黄金首饰,还有家里的钱什么的,还在不在?"
    老婆忙去检查自己的黄金首饰和家里的现金存折,发现这些东西一样也不少。也就是说,除了铜镜,她家没有其他任何损失!更让她感到蹊跷的是,家里的大门一直好好地锁着,门上也没有任何撬动的痕迹。
    蒋有财也感到疑惑不解,自言自语道:"这事就怪了,小偷是怎么进屋偷走我老婆的铜镜的呢?"
    此时,他老婆突然像明白了什么,只见她双手叉腰,冲着蒋有财冷笑道:"蒋有财,你别跟我演戏了,快把我的铜镜交出来!"
    见老婆怀疑上了自己,蒋有财真是哭笑不得,他苦着脸说:"老婆,怎么可能是我偷去你的铜镜?我偷你的不就等于偷我自己啊!我俩是夫妻,什么时候分家了?你不会是丢了铜镜,把脑壳弄坏了吧?"
    老婆不屑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家里就我们两个人,门窗都好好的,小偷不可能夜里进屋!我的铜镜不见了,你说,不是你偷的是谁偷的?如果硬说是小偷偷的,那这个小偷也是你开门把他放进来的。"
    真是一把黄泥抹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蒋有财觉得自己有口也说不清了:"你说我偷了你的铜镜,那我把铜镜放在哪?这么贵重的一面铜镜,肯定放家里了,放家里怎叫偷?"
    "你当然不可能放在家里,你有好地方放的。我这就去妖精陈凤那儿,让她把我的铜镜还我。要是不还我,我就和她拼命!"老婆边说边起身去开门,她要到陈凤家去闹个天翻地覆。
    这时,天还没大亮,很多人还在睡梦中。蒋有财忙上前阻止:"姑奶奶,你行行好,要闹就在家里闹,别到外面丢人现眼好不好?再说,人家陈凤老实本分,又是个好面子的人,你这样编派人家,还让不让人家活?"
    老婆冷笑道:"自己男人死了,勾引人家男人,这叫老实本分好面子?现在,你们又合伙偷了我的铜镜,我再不闹,人家还不笑话我没用!蒋有财,你别拦着我,只要你把偷去的铜镜还给我,你就是和妖精私奔,我以后也不拦你!"说着挣脱蒋有财的拉扯,气势汹汹地冲了出去。
    蒋有财气坏了,追了上去,一把揪住老婆,老婆拼命想挣脱,结果被蒋有财撂倒在地上。老婆爬起来继续跑,又被蒋有财拽住撂倒。如此反复了三四次,老婆跑不了,就躺在地上,呼天抢地地哭起来:"你们这对***合伙害我,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
    蒋有财气得浑身哆嗦,指着前面的水塘对老婆说:"你想死,这水塘又没盖子,你跳,我保证不拦你!"
    老婆绝望地看了看蒋有财,突然从地上爬起来,真的就一头跳进水塘……
    蒋有财只是气头上说的话,没想到老婆还真的跳进水塘。老婆不会水,很快就沉了下去。蒋有财顾不上多想,忙跳下去救人。
    蒋有财在水里只扎了两个猛子,就找着了人。找着了人,蒋有财就拼着命把人往岸上拖。拖上岸再一细瞧,蒋有财一下就吓昏了过去:明明跳下水塘的是老婆周桂花,他拖上来的却是跛木匠李大发……
    竹篮打水
    由于出了人命案,很快惊动了警方。警方经过调查,了解事情的全过程,同时排除了与铜镜有关的两条人命他杀的可能。
    现在最关键的是:一,谁放火烧草堆的?二,必须找到这面铜镜。已知接触到铜镜的几个人,除了小雄,李大发死了,周桂花死了,蒋有财因老婆投水自尽,悔得撞墙弄得头破血流被送到乡卫生院,现在精神已近崩溃。还有没有人接触到这面铜镜呢?细心的警方终于在蒋有财家发现了他家那落满灰尘的床肚底下,有人爬动的痕迹!蒋有财夫妻没有爬过床肚,很显然,爬到床肚底下的人肯定是为了铜镜而来,警方提取了指纹,经过分析,迅速出击,终于把正准备从家里出逃的穆长胜堵在屋子里。穆长胜企图跳窗逃跑,结果没跑掉,反而把腿摔断了。警方从他身上,搜到了一面铜镜……
    穆长胜被抓到后,为了争取坦白从宽,来了个竹筒子倒豆子,很快把一切都招了。
    原来,穆长胜的姐姐要他去挖他姐夫埋在涧边老榆树下的铜镜,他没挖着,本来他是无所谓。谁知他姐夫李大发竟怀疑他挖到了,昧下来不给他。穆长胜被冤枉了很是生气。不过,得知这古铜镜值好多万,心里非常后悔。这天夜里,他怎么也睡不着了,心想:我要是得到这铜镜,卖上个几十万,那我后半辈子可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只是,姐夫埋下的铜镜我没挖着,那是谁在我之前把它挖走了呢?
    穆长胜左思右想后,觉得问题极有可能出在姐夫在茅房偷偷给姐打电话上,那电话肯定被人偷听了。他认为偷听电话的极有可能是蒋有财,或者是他的老婆周桂花。
    想到这儿,穆长胜翻身起床,他决定连夜赶到蒋有财家,把铜镜偷到手。当他来到蒋有财家门口,发现进不了门,于是便想出放火烧蒋有财家草堆,引他们出来救火,自己趁机溜进屋,躲到他家床肚底下。果然,如他所愿,蒋有财夫妇出来救火了,而且得知果然是周桂花挖走了他姐夫的铜镜!当他在床肚底下看到周桂花把铜镜藏进衣柜的时候,喜得他心花怒放。他耐心地等蒋有财夫妻睡着后,从床肚底下悄悄爬了出来,从衣柜里偷走那铜镜,然后又悄悄把门带上。本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可穆长胜哪里想到,他放火烧草堆的时候,他姐夫就躲在草堆里,后来又滑到水塘深处淹死了。他哪里想到,第二天早上周桂花发现铜镜没了,怀疑是丈夫偷了,后来竟发展到跳水塘自杀……
    坦白完后,穆长胜痛哭流涕道:"我只是贪心,想偷了铜镜卖钱,我姐夫的死,跟我放火烧草堆是有点关系,但绝对不是我有意的!周桂花的死,那更是与我无关。你们可不能把这些罪名都安到我头上啊,请政府给我做主!"
    可是,从穆长胜身上搜获的铜镜,稍微有点收藏知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一件赝品,而且还是一件拙劣的赝品。难道李大发、周桂花,还有穆长胜之流,都是财迷心窍,费尽心机就是为了这件不值钱的所谓"古"铜镜?
    警方不放过丝毫破绽,找来小雄,让他辨认,小雄看了,忙摇头说不是,因为他捡的那铜巴巴很旧,最多只能卖二十块钱。这块铜巴巴比他的要新,估计能卖三十多块!他还说,他捡的铜巴巴,二十块钱师傅已经给了,他不可能再要别人家的铜巴巴了。听小雄这么说,警方便继续追问穆长胜。
    穆长胜虽然百般狡赖,但在事实面前,最后还是低下了头。他用一面不值钱假铜镜换下自己偷来的古铜镜。他把假的带在身上,真的埋在自家院子里。这样,一来如果案发,可以减轻自己的罪行,二来昧下这古铜镜,后半辈子就真的能吃香的喝辣的了。他本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谁知还是让警方识破了他的诡计。更让穆长胜没想到的是,他绞尽脑汁藏下的古铜镜,经专家鉴定,还是赝品,是民国初年的仿品,同样不值几个钱!
    这真是贪心作祟,一个个机关算尽,到头来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Tags: 贪婪 代价 铜镜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569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