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命系化洒丹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遇水匪,甘愿醉酒死
    光绪年间,绍兴城有个兴隆皮货商行,老板叫凌菊,他有个妻子名叫鲍茜,不仅长得漂亮,而且为人贤慧善良,夫妻俩十分恩爱。凌菊夫妇有一个独生女儿,叫凌凤,在众多求爱的小伙子中,凌菊看中了保全。这保全是两年前招来兴隆皮货商行做伙计的,小伙子经常摆出一副虚心好学的样子,向凌菊讨教做生意的经验。
    开始时,凌菊对这个年轻人表面上礼节有加,心里却有点瞧不起。可是后来慢慢地被这个年轻人打动了,两人虽然年龄相差很大,却很谈得来。很快,保全就成了凌家的准上门女婿。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这一天凌菊正要张罗着给女儿办婚事,一早醒来突然头晕目眩,慢慢就七孔流血,指尖发黑。临终前,他再三交代妻子三件事:一要她一定得把女儿婚事办成;二如女婿成材,就让女婿继承皮货商行;三将欠他的几笔生意上的巨款讨要回来。说完这些话,凌菊就离开了人世。
    鲍茜悲痛欲绝,可为了丈夫的临终嘱托,她还得支撑起这个家。于是过完"三七",选了一个黄道吉日,就把女儿的婚事办了。至于丈夫交代的第二件事,鲍茜留了一手,她要先去讨债,把家业撑大。一个月后,鲍茜收拾了简单的行李,盘上了一根粗辫子,在鼻子底下粘了两撇假胡须,女扮男装出了门。她按凌菊指定的地址,赶到上虞的一家盐行讨得了数百两银子。回来的路上,鲍茜改走水路,由清水河坐船,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只需一二个时辰就能到家。谁知当时天色已晚,鲍茜忽听得前面的一片芦苇荡中传来一声唿哨,接着飞出一叶小舟,拦住了去路。小舟上跳下一男一女两个操刀的强盗,那男的脸上带有刀疤,他挥刀砍翻了船夫,那个女人钻进船舱把鲍茜揪了出来。
    女强盗盯住鲍茜注视许久,冷冷地笑道:"这个世道,不论谁碰到我们也只有自认倒霉的份儿。"鲍茜在社会上混得久了,知道强盗的厉害。今天遇上强盗,知道求饶是没用的,于是灵机一动,便与这两个强盗周旋起来:"兄弟如果缺钱,我这里三百两就算孝敬二位。今天你们放我一马,来日一定回报,决不食言。"
    "哈哈哈……"刀疤脸听了她的话,狞笑起来,"我辈是江洋大盗,干的是杀人劫财的勾当,放了你这个绍兴城大皮货商,那不就等于害了自己吗?"
    鲍茜仔细看了看刀疤脸,尽管这张脸有点怪,右面颊被刀疤拉紧,但说话声和身形都似曾相识,心想:"强盗不应该知道我的踪迹,说是碰巧偶遇,但听强盗的语气,又像是单冲着我来的。对。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于是装着害怕的模样,苦苦地向那两个大盗哀求道:"我的财物尽数给你们,但如果能给我一个全尸,我心中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你们如能答应我这个条件的话,我当再以三百两白银作酬谢!"
    刀疤脸大笑道:"老子一刀杀了你,你的财物都已如数归我们,又何来三百两银子?"鲍茜道:"你们只知船中之物,岂知我其余的财物?"说罢,她从怀中取出了一张银券,交给了那两个强盗。两个强盗接过银券一看,见上面果然有三百两银子,取银子的地点就在策保镇的葛记钱庄。
    刀疤脸将银券往身上一揣。问鲍茜:"你说,你要怎样一个死法?"鲍茜道:"我怕清醒而死,难忍刀斩之痛,请你们将我用酒灌醉,裹一领破席而死,可好?"
    "行!"那个女强盗不假思索地一口答应了下来。
    随后,刀疤脸吩咐将船靠岸,叫那个女强盗趁天黑到附近弄一瓮烈性白酒来。
    没过一袋烟工夫,那个女强盗便取来了一瓮酒。船又离岸,到湖心时,那个刀疤脸便催逼鲍茜将那瓮酒喝下。鲍茜平时滴酒不沾,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双手托起酒瓮仰脖子灌了下去。只片刻间,她就像一堆软泥瘫在了船板上。那两个强盗见状,从船舱顶上拆下一领破席子,将鲍茜裹了起来,又缚上一块石头,"扑通"一下子扔进了湖中。眼见得鲍茜消失在湖中,那两个强盗这才卷了财物,放心地离去了。
    二、脱虎口,一箭三雕计
    再说那两个强盗回到藏身的地方,平分了财物,第二天天一亮,两人就揣了鲍茜的那张银券去策保镇取银子。
    到了葛记钱庄,两人拿出银券,钱庄老板果然付了他们三百两白花花的银子。就在这两人得意忘形地正准备将银两朝袋子里塞时,那个钱庄老板忽然伸手一拦道:"慢!"那个年纪大的强盗顿时一怔:"你要干什么?"钱庄老板却满面堆笑地问:"你们一定是徐老板派来取钱的吧?"那两个强盗不知所谓的徐老板是何许人也,为了不露破绽,他们还是点头道:"正是!"那位钱庄老板道:"既然如此,大家就是朋友了。老朽和徐老板有多年的交情了,你们既然是奉徐老板之命而来,如果连餐饭也不吃就走,岂不让徐老板怪罪我葛某太不晓事理了?"
    那两人一听是这么一回事儿,顿时乐了,想不到得了钱财,还能捞顿吃的,忙道:"葛老板既如此客气,我们也就不推辞了。"
    当下,那老板就在后室安排了酒菜招待他们。老板偷偷在酒菜里放了蒙汗药,不一会儿,两个人就歪倒在桌上了。这时,突然从门外扑进一伙衙役,一抖手中的铁锁链,"呛啷"一下子套在了这两个强盗的脖子上,将他们锁上了。两人全吓醒了,那个刀疤脸强盗还故作镇静地问:"各位公差大哥,我二人身犯何事了。为何用铁链子锁我们?"其中一个公差狠狠扇了他一个耳光,喝道:"少废话,等到了县衙大堂,自有分晓!"
    当时,策保镇隶属上虞管辖。那两个强盗被押到上虞的衙门,待走进大堂抬头一看,两人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那被他们沉下湖底的鲍茜此刻正站在大堂之上。这时他们方知事情全坏在鲍茜的身上,但他们怎么也弄不明白,她是怎么活过来的。
    原来,鲍茜原名叫美娟,原是浙江千岛湖边的渔家女。有一年,她的父母不幸相继病亡,她一位本家堂叔竟把她拐卖到临安的一家妓院。美娟守身如玉,宁死也不接客。就在这时,有个叫成庸的老头子把她从妓院里赎了出来,将她收做了义女,并请人教她棋琴书画,弹唱歌舞。
    美娟原以为从此逃离了虎口,谁知又跳进狼窝。原来那成庸是临安县有名的一个地痞流氓,嗜酒如命。早年间,他父亲曾在一位西域商人那儿做事,从西域人那儿得到一颗化酒丹一此丹为黄色,黄豆般大小,不论是谁只要含了此丹,喝多少酒都不会醉。更为神奇的是,酒后将此丹取出,放在锅中兑上水用文火一煮,那锅水就会变成酣醇可口的美酒。那成庸得了此丹后,自然不愁没酒喝。后来他又突发奇想,想凭此丹发上一笔横财,于是自号"酒王"和别人赌酒。为了能招揽打赌的人,他就拿美娟来作诱饵,对外放风说,这世上有谁能用酒把他灌醉,他情愿将他的"义女"送给这个人做老婆。为证实自己不会食言,还请了官府出面来做公证。
    美娟原本天生丽质,樱唇微绽,笑靥生窝,再稍加装扮,格外妩媚动人。凡是见过她的男人,没有几个不动心的。成庸这一招儿还真灵,上门来找他赌酒的人几乎踩断了门槛。
    不久,从外地来了一个名叫蔡京的进京赶考的书生,那天书生在成宅院门外躲雨时,与美娟不期而遇。两人一见倾心,一个非你不嫁,一个非她不娶。美娟为了能和蔡京做长久夫妻,半夜里用掉包计在成庸的枕头下偷出了化酒丹,在客栈里找到了蔡京,向他讲出了化酒丹的秘密,要他去与成庸赌酒。第二天蔡京就按美娟的吩咐去找成庸赌酒,竟一下子就把成庸赌瘫在了桌子下面。而他喝下了两瓮烈性白酒,竟一点事儿也没有。因为有官府作证,成庸不好反悔,只得将美娟许配给了蔡京。
    美娟深知成庸的为人,他决不会因此而善罢甘休,就在洞房花烛夜时,她和蔡京偷逃了出来,改名换姓,来到了绍兴隐居了下来。
    三、恩仇泯,命系化酒丹
    从此,蔡京改名叫凌菊,美娟改名叫鲍茜。鲍茜拿出自己历年的私房积蓄,交给凌菊学做生意,几年下来,凌菊生意越做越大,竟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商人。谁知好景不长,凌菊竟暴病离开了人世……
    鲍茜面对那两个杀人不眨眼的强盗,心生一计,她故意装出害怕的样子,求他们用酒把她灌醉,她事先偷偷含上了那粒化酒丹。那两个强盗哪里想到会中计,更想不到她原本是湖边长大的女子,水性极好,而且她这次出门为了防身,身上暗藏了一把刀子。当那两个强盗把鲍茜推入水中后,她在湖底就用刀子割破席子,潜到了岸边。
    鲍茜知道那两个强盗次日一定会到策保镇的葛记钱庄去取钱,便连夜赶到那儿,说明事情经过,叫葛记钱庄的老板想办法拖住前来取钱的那两个强盗,随后她又急奔上虞衙门去告状……
    鲍茜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说了出来,随后,她摘掉了假胡须,假辫子,脱去了男儿装,恢复本来的女儿面目……
    真相大白,那个刀疤脸的强盗像泥塑木雕似的,半晌,才冲着她跺脚大叫道:"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就是保全,成庸是我的义父……"
    "什么,你就是保全?怪不得我看你觉得面熟。你这个认贼作父的小人,我们对你不薄,你为何要陷害我们?"鲍茜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挑来的女婿会是仇人派来的杀手。
    原来,当年成庸赌酒输在蔡京的手里后,他立即猜出这一定是美娟用的计,因为化酒丹的秘密除了他们两个,没有第三个人知道。成庸气急败坏,决定寻找机会,取这两人的性命。但没等他下手,两人就已经逃走了。
    成庸原本就是一个歹毒记仇的小人,失去了化酒丹,就断了他的财路,他怎么肯善罢甘休!他多方打听到绍兴城兴隆皮货行的老板和老板娘就是当年坏了他好事的蔡京和美娟。为了报仇,他设想了一个长达三年的阴险毒辣之计。首先他要物色—个他绝对放心的帮手,当初这个保全在绍兴城乞讨时,被成庸撞见,成庸看到这家伙虽然蓬头垢面,但身子骨还蛮结实,于是就收留了他,供吃供喝,还让他习武练艺。保全生性鲁莽,好讲江湖义气,对成庸忠贞不二。于是成庸让保全开始接近凌菊,主动到皮货商行做小伙计,并取得了他们夫妇的信任,如愿做了准上门女婿。在未来丈人凌菊为他筹办婚事之际,用砒霜毒死了他,在给凌菊做七时,又不惜用毁容术换脸,使鲍茜认不出自己。偷听到鲍茜要到上虞收讨欠债的消息,老谋深算的成庸让保全和自己女儿装扮成强盗,伺机做掉鲍茜,追回那颗化酒丹。但成庸无论如何也料想不到,他当初得到化酒丹时,原指望凭这颗珠子能发上一笔横财的,到头来却栽在了这颗化酒丹上了。
    不久,官府顺藤摸瓜逮到了幕后策划者成庸,并将这三个***押往刑场斩首……

Tags: 书生 商行 婚事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55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