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仁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沙滩上的诱惑
    金沙滩的确是个旅游、休闲的人间仙境。特别是傍晚时分,夕阳斜照,霞光如火,映照得一望无际的沙滩像铺上了一层金子。近处,时不时有身穿泳装、风情万种的女子招摇走过,足以眩晕人的眼球;远处,点点白帆在碧波荡漾的海水里起起伏伏,若隐若现。风景如此秀美,初次到金沙滩来的顾凯如果是个诗人,一定会诗兴大发,忘情地喊上几嗓子。可他不是,他是个来执行抓捕任务的刑警。
    一走下长堤,顾凯就再三叮嘱随行的队员小张和林青青:别看要抓捕的嫌疑人许娇是个女子,可她心思缜密,或者说非常狡猾,绝不能掉以轻心!年轻的小张刚从警校毕业,心气高,信心十足地说:"顾队,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只要她在这片沙滩上,就别想溜。"
    话音未落,情况突发。机警的林青青突然指向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大声说:"顾队你看,那个在跑的女人是不是许娇?"顾凯抬眼望去,果然有一个身穿比基尼泳衣的卷发女子正拼命地往岸上跑。从身高、体型和发式上看,和许娇极为相似。"追!"顾凯命令甫下,小张已率先冲了出去。尽管脚步踩在绵软的沙子上,追起来很是费劲,可小张毕竟体力好,步幅迈得也大,不到半分钟已追至卷发女子的身后两米处。"站住!我是警察!"大喊声中,小张高高跃起,张开双臂猛地推向对方的后背。
    这是个追捕逃犯最基本的动作。逃犯正在狂奔,如果抓住往回扯,恰恰给了对方站稳脚跟反击的机会;如果猛力前推,对方就会在惯性作用下前仆倒地。事实也是如此。那个女子突遭外力,脚下一趔趄,只听"扑通"一声,结结实实地摔了个前趴!"哎唷——"伴随着痛叫声,女人恼火地翻过身,想看清是谁在袭击她。不料,小张落地时不慎踩在沙坑上,身子一晃便栽栽歪歪地压向女子的身体,实实在在地来了个亲密接触!
    "流氓……"女子羞红了脸,愤愤地扬起巴掌抽向小张的脸。快速追来的顾凯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女子的手腕。"不许动,我们是警察!""警察了不起啊!我又没犯法,干嘛抓我?"女子不依不饶,大喊大叫,招引得游客纷纷围来看热闹。顾凯看了一眼女子的脸,不由暗暗叫苦:坏了,认错人了,她根本就不是许娇!"对不起,实在对不起。"顾凯赶紧道歉,并接着问:"可你为什么要跑?"女子眼睛一瞪,气鼓鼓地说:"谁规定沙滩上不让跑?再说,有人给钱,我干吗不跑?"
    有人给钱?谁?顾凯刚要询问,就听不远处又响起叽叽喳喳的惊呼声:"我们上当了!假币!你看,号码都是一样的!"听到"假币"两个字,林青青忙向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去。是两个美院的女生,手里握着一沓百元钞票正左看右看。亮出警官证,细细盘查,两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开了——她们正在写生,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子来到跟前,拿出一沓钱请她们给她画一张素描。谁画得快钱就给谁。可画了不到一半,女子扔下钱急匆匆地走了。那个被小张扑倒的卷发女子愣了愣,张开手掌露出了一卷崭新的钞票。一张张打开看,号码竟然也都是一样的!
    "我也上当了。那个女人给我这沓钱,足足有一千块!她说要我在两分钟内跑到堤上买一只冰淇淋回来,剩下的就归我。这么便宜的差事,我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女人边说边沮丧地耷拉下了脑袋。此时,顾凯才恍然大悟:他们一走下堤坝,就被许娇发现了。于是,狡猾的许娇先让卷发女子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接着在美院女生的掩护下躲过他们的视线,溜之大吉!
    二、狭路相逢
    顾凯从警八年,参加过上百次抓捕行动,可像许娇这样沉稳而又狡猾的女嫌疑人极少碰到。案卷记载:许娇,现年27岁,离异,身下有一女儿,现由母亲抚养。许娇本人无固定职业,是东北边境最大的假钞运输、贩卖团伙的骨干分子。顾凯曾带队组织过两次抓捕,都被她轻易逃脱。不久前,顾凯又接到线报,说许娇有可能在旅游胜地金沙滩露面,谁知,行动再次宣告失败。
    垂头丧气地回到刑警大队,负责刑侦工作的刘处长便沉下了脸色。"老顾,抓凶残狠毒的杀人犯,你是一抓一个准。怎么对付起女人来就阴沟里连连翻船?你不会是怜香惜玉吧?"顾凯和刘处长毕业于同一所公安大学,刘处长高他两届,私下里,两人是要好的朋友,说话也便直来直去,没那么多客套。以前,刘处长贬他一句,他有一百句等着。不过这回,顾凯实在无话可说。一而再再而三地让许娇从眼皮底下溜掉,还有什么好说的?
    "怎么哑巴了?老顾,局里可来电话了,这个假钞团伙要不尽快落网,就会严重扰乱金融市场啊……""刘处,案件的严重性我清楚。请再给我一周时间,我要抓不住许娇,随你处分!"不等刘处长说完,顾凯便斩钉截铁地立下了"军令状".一走出办公室,顾凯就带着小张和林青青等人紧锣密鼓地展开了调查工作,没日没夜地四处摸排,走访。工夫不负有心人,三天后,顾凯终于从线人口中得到一个极其重要的可靠线索!
    许娇即将南下,去中越边境与境外老板接头,商谈假钞运输事宜。而在走之前,她通常会去看一眼四岁的女儿兰兰。这绝对是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顾凯马上向队里请示,要求在机场、车站设伏,他则带着五六名警员去了许娇女儿所在的北苑小区蹲坑守候。
    北苑小区其实是一片破旧不堪的棚户区,街巷曲曲弯弯,却又四通八达,极易逃跑。顾凯吩咐化装成街头商贩和路人的警员,只要许娇一露面,迅速抓捕,绝不能出现任何差池,包括自残自杀!因为局里特意交待过,希望能以许娇为突破口,彻底打掉这个组织严密的假钞贩运团伙!可几乎是眼睛一眨不眨地蹲守了两天两夜,许娇却没有露面!难道她觉察到什么,不来看女儿了?就在顾凯心里犯嘀咕的当儿,藏在衣领里的对讲机响了:"顾队,目标出现,在你的正前方!"
    顾凯装扮的是清洁工,脸上蒙着口罩,手里拎着扫帚。因为在所有执行这次任务的警员中,也只有他和许娇打过两个照面,所以,装扮清洁工是最合适的选择。顾凯稍稍抬头,一眼就看到戴着长舌太阳帽的许娇正向自己走来。哼,你已进入了包围圈,我看你这回再玩什么花样,往哪儿跑!顾凯弯腰打扫着街道上的纸屑,慢慢向许娇靠近。
    20米,10米,5米……
    眼看两人的距离只剩下不到三米了,顾凯果断地放下扫帚,站直身子,并快速撕下口罩,拦住了许娇的去路。显然,许娇万万没想到"冤家对头"会"神兵天降",一看之下登时惊得目瞪口呆!而此刻,附近的警员也以最快的速度围拢而来。四面受困,许娇即便是插翅也难飞!
    "许小姐,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吧?请你记住,逆行天道,终将会自投罗网!"顾凯冷声说着,手已伸进了裤兜。裤兜里,放着一副手铐。孰料,许娇仅仅只是一惊,随即缓缓地开口了。话一出口,却让顾凯瞬间改变了主意,伸进裤兜的手半天没掏出来!
    三、仁爱的拯救
    就在和顾凯对视的一刹那,许娇的嘴角微微一动,小声说:"求你。求你给我五分钟时间。就五分钟。"
    为什么?顾凯警觉地四处扫了一圈,顿时明白了。街道对面,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正领着一个小女孩,蹒跚走来。小女孩已经看到了许娇,扬起白白胖胖的胳膊甜甜地喊:"妈妈,妈妈,我想你!"
    "求你。她是我女儿,后面的是我妈。"女子盯着顾凯,再次哀求,声音低得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顾凯犹豫了三两秒钟,马上回头冲着赶来的警员一摆手,作出了停止抓捕的手势。警员们都不解地看着顾凯,弄不清他在搞什么名堂。他不是说过,只要嫌犯一露面,就立即抓捕吗?早已按捺不住的小张走到身前,说:"顾队,别忘了刘处说的话。"
    刘处长说的话,他当然记得。可此时,他的确不是在怜香惜玉!"少废话!服从命令,注意警戒!"顾凯低声说完后,冲许娇郑重地点了点头。许娇感激地说了声谢谢,迎着小女孩快步走去:"兰兰,乖,妈妈也想你。"说着,许娇已抱起小女孩,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下。小女孩咯咯地笑,不停地躲闪:"妈妈,痒……"
    这时,那位老人也走到许娇跟前,颤抖着手慈爱地摩挲着女儿的脸:"娇娇,你瘦了。"也许是母女分别的时间太久了,眼泪直在老人的眼眶里打旋。不过,泪珠始终没掉落下来。许娇的眼里也湿了,哽咽着说:"妈,对不起,我还有事,一会儿就走。兰兰就交给你了。"
    老人的眉头皱了皱,似乎觉察出什么,疑惑地看向顾凯。顾凯忙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弯腰又拾起扫帚,扫起街道来。
    五分钟很快过去了。"妈,我要走了,过几天我再来看你和兰兰。"许娇放下女儿,向街口走去。这一刻,许娇表现得很自然,频频地回头笑。她的女儿也不住地摇摆着小手,灿烂地笑着喊:"妈妈,再见。妈妈,早点回来陪兰兰玩——"
    一拐过街口,眼泪汹涌而出的许娇便停下脚步,主动向跟上来的顾凯伸出了双手。"许小姐,希望你能老实配合我们的工作,争取宽大处理。"顾凯给许娇戴上手铐,押上了警车。归队后,本已做好打一场心理攻坚战准备的专案组怎么也没想到,审讯工作会进行得异常顺利,顺利得甚至让他们难以置信!反侦查能力很强的许娇不仅没有负隅顽抗,还一五一十地交代了自己运输、贩卖假钞的犯罪事实以及藏匿地点,并提供了一份详细的涉案人员名单。警方重拳出击,一桩惊天大案由此告破。
    案件审理终结,许娇提出,想再见一见顾凯。坐在审讯室里,许娇显得很轻松。似乎离开了罪恶,不再过提心吊胆的生活,自然会有一种得到解脱的感觉。看到顾凯走来,许娇真诚地说:"顾警官,谢谢你。你不仅是个好警察,还是个好人。"
    谢谢我?顾凯微微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有被他抓住的罪犯跟他道谢!
    "因为你没在我母亲和我女儿面前抓我,没让我女儿甜甜的笑受伤。我非常感激你。"许娇边说边从嘴角摘出一颗假牙,问:"还记得你说过的那句话吗?"顾凯沉吟了一下,问:"哪一句?""就是那句:我们又见面了。这一次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吧?请你记住,逆行天道,终将会自投罗网!"许娇神情变得庄重起来,"在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咬紧了这颗假牙。我想让意外再次发生。因为这里面,注满了氰化钾!"
    氰化钾?剧毒的氰化钾!哪怕只是舔一下,当即就会鼻口流血,毒发毙命!而一旦她咬下去,想侦破这桩案件必将变得困难重重!想到这儿,顾凯禁不住凉气倒吸。许娇将假牙推到顾凯面前,接着说:"是你给我的那五分钟,让我改变了自杀的念头。母亲需要我照顾,女儿又那么可爱,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就是在监狱里关上十年八年,我也要活下去。虽然我不懂什么是天道,但我知道,我是个女人,等赎完罪我要去做一个合格的女儿,合格的母亲。所以,顾警官,我要真心谢谢你,是你救了我……"
    至此,顾凯终于长出了口气。他的做法是对的。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有可能,请尽量给人一些宽容。从某种意义上说,宽容不仅仅是仁爱,更是一种对人性的拯救。

Tags: 沙滩 诱惑 刑警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548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