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出租车大王的生意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野鸡车"兜生意
  20世纪20年代初,一个深秋的夜晚,在上海最豪华的礼查饭店(今浦江饭店)门侧,停着一部日本黑龙牌旧轿车,车上坐着两个人。那开车的叫徐阿弟,另一个叫周祥生。此时,他们都毫无倦容,注视着灯火辉煌的饭店大门口进进出出的人,像在等什么似的。等了一会,徐阿弟有点不耐烦了,向周祥生递上一支香烟,拍拍他的肩膀,像开玩笑地说:"老板,怎么?不去兜生意?"
  周祥生点着了烟,苦笑着说:"咳!跑遍整个上海,像我这种跑街兼副手的‘野鸡汽车’老板,恐怕很少见吧!兜生意?你看,那些进进出出的人,几乎都有自备汽车,怎么兜呢?我现在是在等一个中档的醉客,他坐黄包车怕失身份,叫外国车行的汽车又嫌价钱太贵,如果兜这样的头寸,保准不会落空!"
  周祥生一边说着,一边盯着饭店门口。不一会,饭店里果然出来了一个醉醺醺的外国人,他踉踉跄跄地来到周祥生车旁,敲敲车窗,用英语问:"出租汽车?"
  周祥生当过几年西崽(即饭店服务员),一般英语都能讲讲。他一听忙跳下车,打开后座车门,边鞠躬边用英语回答说:"是的。先生请!您上哪儿?"
  那洋醉汉上了车,晃动着身子,从袋里摸出一张钞票,晃了晃说:"我要兜风。兜好了再回家,我会告诉你的。"
  周祥生知道,这种洋醉汉是不会少付车钱的,只要兜得他感到满意,这个晚上就不用再去找第二位客人了。他拿了曲柄,到车头前面发动了引擎。汽车越过外白渡桥,由外滩拐进了南京路。洋醉汉谈兴颇浓,一路上问长道短。周祥生不断运用他的洋泾浜英语,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答。当汽车驶过西藏路(今西藏中路),开到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时,周祥生看到了跑马厅的大楼(原上海图书馆),他灵机一动,从口袋中掏出几张赛马入场券送给了洋醉汉,告诉他明天这儿赛马可以买马票,若是运气好,会得到几千块的头奖。洋醉汉高兴地收下入场券,说:"明日中奖,一定再坐你的车兜风。"
  第二天晚上,周祥生、徐阿弟两人又把车开到礼查饭店门口,看看辰光还早,他们便在车内靠着椅背闭目养神。忽然,有人在敲车窗玻璃,周祥生睁开眼睛一看,正是昨晚兜风的洋醉汉。他今天穿了一身崭新笔挺的西装,十分精神,笑眯眯地说:"朋友,你给我的入场券,我去买了马票,真的中了头奖,发了一点小财。好吧,以后我的朋友都坐你的车,你晚上不必再去兜别的生意了。车钱先拿去。"他递上一张美钞,又摆了摆手,说:"不要找了,多的作为你们夜宵酒钱,也算是我的一点彩头。"
  这天晚上,周祥生十分高兴。当送走洋醉汉回到家中后,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觉了。他想:我这辆"野鸡汽车",是靠自己出五百块、借五百块买下来的。用这种破车兜生意,眼下日子虽然还过得去,但自己不会开车,每天收入要和司机徐阿弟对半分账。车子越开越坏,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一堆废铁!怎么办呢?忽然,他脑子里一亮:这次用赛马入场券招来了洋顾客,何不请他订长期包车,就可以先收一大笔钱了。如有这么几个户头,自己就不必每天风雨无阻地在马路上兜生意,可多积一点钱还清车债;然后,整修旧车,买进新车,找个地方开出租汽车行……周祥生越想越高兴,仿佛自己已坐在车行的账桌旁,银元、钞票不停地向桌上飞来。
  事情很顺利。第二天,洋醉汉不但答应长期包周祥生的车,而且拍拍他的肩膀说:"阿祥老板,你慢慢会发财的。不是吗?我坐你的车去买马票,一下得了头彩!"他还答应再介绍几个朋友也包周祥生的车。
  就这样,没过多久,周祥生不但还清了借款,而且又从汽车行用分期付款的方法买进了第二辆美制汽车。这时,他堂弟拿出一千块来拼股,周祥生又买进第三辆车子,在东大名路正式开设了出租汽车行,起名叫"祥生汽车行".只有一年多光景,周祥生真的成了老板。
  4.绝妙好生意
  周祥生点燃香烟吸了一口,说:"因为我要你解释一个奇怪的问题。你说说,上海最大的出租汽车行有几家?"
  索雷不假思索地说:"‘云飞’和‘祥生’两家!"
  周祥生故显愁容说:"索雷先生,‘云飞’是龙,我斗不过它。它后台硬、本钱大,敢杀半价放账,你说我会不会被逼得关门打烊?"
  索雷一边贪婪地吃着蛇猫羹,一边满有兴味地说:"周先生,不会不会。他是龙,你就是虎。上海人不是称汽车是‘市虎’吗?你养了几百条‘虎’,大可以斗一斗。"
  周祥生摇摇头说:"不行!龙居上,虎在下,斗也输,不斗也输。唉!我周祥生中国朋友一大群,可惜都不能让我如虎添翼!"
  索雷随口说:"是呀,我也一样,真所谓爱莫能助。我管装电话,可装电话有什么用?如果有用,闲话一句。"
  周祥生正等他这句话,就情不自禁地说:"索雷先生,有用有用,电话就是翅膀。只要你装电话时给我一个好的号码,本人就感激不尽了!"
  "好的号码——Goodnumber!"索雷懂了,"密斯特周,你是要一个叫汽车容易被记住的电话号码,是吗?"
  周祥生说:"对。比方‘云飞’是30189,谐音是‘三人一杯酒’。不过我还嫌难记,碰上滴酒不沾的乘客就不一定记得住。我的号码要简单易记。"
  索雷听了心里一动,他手头确有一个很不错的整数号码,但他想不能这样一顿"龙虎斗"就轻易给他,便摆出为难的神情说:"要一个整数号码,我动动脑筋也许能办得到。不过这事不是我一个人可以作主的,否则公司里别人会有意见。"周祥生知道索雷想得一些好处,便当场答应一定给优厚的酬谢。
  索雷这才微微一笑说:"密斯特周,你们中国人不是常自称四万万同胞吗?我给你个四万号整数的号码如何?"
  周祥生听了真是喜出望外,他脑子一转,连将来怎样用这个号码做的词句也想了出来:"四万万同胞打四万号电话",这太妙了!
  出租汽车行业的一场"龙虎斗"就这样开始了。周祥生包下新雅大酒家全部酒席,宴请电话公司几百名职工,这手面大得吓人,一直在上海市民中传为美谈。
  戈尔特听说祥生公司有了"40000"号电话,开始不以为然。后来见报纸、电台、车站,乃至他的汽车车身,都漆上"40000"几个阿拉伯数字,十分醒目;这还不算,周祥生又印了几万张写有"四万万同胞请打四万号电话,祥生汽车随叫随到,竭诚服务"的纸条,张贴到商店、旅馆的电话机旁。戈尔特这才有点警觉起来。
  云飞公司的租费减半,原属临时之计,不久又提升车价,失了信用。如今被周祥生这样一弄,乘客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云飞公司的营业额一落千丈。
  戈尔特终于猛吃一惊,他想:这家伙比我棋先一着,也怪自己疏忽大意!于是,他在大西路(今延安西路)租地盖起大厂房,添购了二百多辆新车,并大登,可已经晚了。
  当时国难当头,人们对打"40000"号电话感到特别亲切,要叫车就找祥生公司。从此,云飞公司就一蹶不振,生意十分萧条。最后,戈尔特因上海战事即将爆发,便趁机下台,连车带人盘给了中国人,自己悄悄回国去了。于是,周祥生就成为上海滩的"出租车大王".

Tags: 出租车 大王 生意经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499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