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风过无痕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夜,静得出奇,连一点点轻微的声
  响,也传得很远。
  江小风躺在床上,难以入睡;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接下这一单生意,凶多吉少。虽然从事杀手几年来,自己从未有过惧怕的感觉,可这次却不一样,以前他杀的一些人,大多是一些贪官污吏和作恶多端之人,对于那些为官清廉的官员与江湖侠义人士,他都会喊出高价,以此让雇主知难而退。可今天没有想到,对方对他报的高价根本就不在乎,反而还加倍,他实在想不清为什么,而作为一名杀手,他是不能拒绝雇主要求的。
  对方要他杀的是江振清。此人号称天下第一高手,对此,江小风并不在意,只是他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江振清在江湖上有着良好的声誉,行侠仗义,乐善好施,所以,江湖许多人称之为大侠。只是近几年,却很少有关他的消息。不管怎样,从今以后,要与自己崇敬的人为敌,小风心中有些隐隐作痛。
  2
  武夷山腰,一座较为陈旧的房子
  里,江振清对他的弟子杜天楚说道:"天楚,我们已经在此生活了两年的时间了,为师有一种预感,这儿不能再呆下去了,今天都七月十五了,我决定过完中秋后就离开这里。"
  "师父,我们干吗要东躲西藏的?师父在江湖上的声誉并不坏啊。"杜天楚不解地问道。
  "以后你会慢慢明白;不过,这次你就不必再跟着师父东奔西走了,随我十多年来,我已把平生所学传授给你,只是你的内功尚欠火候,只要勤学苦练,以你的悟性,很快就会超越我。"
  "那我就是天下第一了吗?"
  "天楚,在你的心中天下第一就那么重要吗?"江振清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我这一生就是被名利所累,当年得到了天下第一的称号,心里却从此没有轻松过;从那时起,挑战、暗算我的也从未间断过,纵然武功再高,可对方在暗处,我又如何能防得了?所以我才找地方隐藏起来。当真正成为天下第一高手时,才发现自己是多么的孤独与寂寞,没有一个真正的知己。"
  "是师父不想结交朋友吧。"杜天楚不解的插话道。
  "你错了,当身处那个位置时,即使有人把我当作朋友,在我心里都会产生防范之心;因为总是担心别人挑战我天下第一的地位,总是怀疑别人的动机,这种心态又怎么会交到知心朋友?我希望你离开我之后,与人为善,淡泊名利,做一位百姓爱戴的侠义之人。"
  "请师父放心,徒儿会永远记住师父的教诲。"杜天楚连连称是:"师父,近段时间我绝不能离开您。"
  "为什么?"江振清不解地问。
  "前些日子我听江湖上的朋友说,有人出五万两银子请天下第一杀手江小风来暗算您,多一个人在身边,那江小风也就少一些机会;徒儿也想与这个号称天下第一杀手的江小风过过招,看到天底下第一高手和天下第一杀手哪个更厉害。"
  "你就是喜欢争强好胜,他要来杀我,我躲开就是了,何必一般见识?"
  "我也只不过是想印证一下这几年自己的武功是否有进步而已,更何况躲得过一时,躲不了一世,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他们永远都不会罢休。"见师父责怪,杜天楚心中也有几分不悦。
  江振清不再言语,把手一挥,示意徒儿离开,自己则静静的坐在那里,陷入了沉思。
  3
  江小风来到逍遥酒楼时,这里正高
  朋满座,热闹非凡;他扫视了一下全场,只见一名青年男子正倚窗而坐,目光紧盯着外面,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他径自走到那名男子的对面坐了下来,用手敲了敲桌子,直接问道:"你找我应该不是什么喜事吧?"
  对方这才转过头来,答道:"当然不是。"
  小风又轻声说道:"何捕头,你身为朝廷的一名捕头来找一名杀手,就不怕被别人发现搬弄是非,那可是对你的前途不利的。"
  "江兄,你就不要挖苦我了;我知道你是一名与众不同的杀手,你杀的人其实也全都是该死的人,所以,我也与你一样是一名与众不同的捕头;不然,我们又怎么会称兄道弟呢?"
  "有道理,否则,我早就被你抓进牢房了,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朝廷拨给我府的十万两赈灾银子在刚进入我府境内就被人劫走了,我查了七天了,一点眉目也没有,所以才来找你帮我打听打听。"
  "是不是你的上司又对你下了死命令,限期破案,不然的话你这个捕头就算做到头了。"
  "那是当然,最重要的是那些灾民,没有那笔银子,他们怎么过呀?弄不好就会被那些对朝廷不满者所利用,这样一来,天下百姓又要遭殃了。"
  "如此说来,我是一定要帮你了?"
  何捕头淡淡一笑道:"你若不帮,我又何必来找你?"
  小风苦笑道:"一直以为做杀手是一个自由的行业,看来也并非如此。"
  何捕头握紧小风的手谢道:"那我先替广大灾民谢谢江兄了。"
  4
  初秋的天气虽已有一丝凉凉的寒
  意,并没有给"风月有情"的生意带来任何影响,这里依然是灯火通明,喧闹嘈杂。江小风的脚才刚刚跨进门槛,老鸨便跑步迎了上来,说道:"风公子,好久都没见到你了,我还以为你把风月有情忘了呢?"
  江小风斜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寒月呢?她怎么样了?"
  老鸨连忙回道:"她还能怎么样,自从你说要赎她之后,每天呆在房里,从来没有走出房门一步,也不见客,可把我害惨了,损失了上千两银子。"老鸨满脸不高兴。
  江小风微笑的点了点头,说:"很快我就会赎她走。"
  老鸨把手一扬,说道:"风相公,你这话都说了无数次了,不是我不相信你,再这样下去,我可亏不起,八月十六,‘风月有情’将举行‘风月之花’花魁会,到时候你还拿不出赎银,那寒月也就由不得你了。"
  "不要说了,到时候我不会少你的银子,我现在要去见寒月了。"江小风甩给老鸨一张小额银票,径自向楼上奔去。
  "你终于来了。"寒月替江小风解下披风,悠悠的说道。
  "对不起,寒月。"江小风连忙道歉。
  "我没有怪你,三万两银子,不是一个小数目,而你只是一个普通的镖师,又能从哪儿弄来这么多钱呢?只是觉得离别这么久了,也应该托人带一个口信给我,让我的心不要总是悬着。"
  看着寒月那一副哀怨、关怀的目光,江小风心里阵阵惆怅,很想向她道出实情,表明身份,又怕给她带来祸患,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他伸出双手捧着寒月的脸,说:"再委屈一些日子,我一定赎你出去,这次是真的。"
  寒月握住江小风的手,紧盯着江小风的双眼,说:"你不必自责,有你的这份心意我也就知足了,或许,是我命如此,强求不来的。"寒月说着,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
  江小风也不知说什么才好,紧紧地搂着寒月,目光却默默注视着窗外隐约可现的夜景。
  5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便到了八
  月。这一天,江小风接到雇主的飞鸽传书,信上说,他已找到了江振清的藏身之处,并且已在路上留下了记号,要江小风火速前往。
  夜,很静;空中不时有一团团云层飘过,此刻的武夷山更显几分沉寂。
  望着天上的一轮圆月,江振清慷慨万千,多少年来,自己从未舒舒坦坦的度过一个中秋,也更不知何日才是尽头。他转过身去,叫道:"天楚,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中秋节啊!"杜天楚答道。
  "还有呢?"江振清追问。
  杜天楚想了一下后,道:"师父曾说过,过了中秋后我将要独自闯荡江湖了,今晚,也许是徒儿与师父过的最后一个中秋了。"
  "你觉得师父害怕江小风吗?"
  "当然不是,徒儿真的很想见识见识两个天下第一交手时的场面,徒儿也能从中取长补短。"
  江振清听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道:"十五年前的一个中秋,那时候的你还只有四岁,在大街上乞讨,恰好我遇见了,于是,我们就在一起度过了第一个中秋,后来,才得知你父母双亡,是一个无人管的弃儿,或许,这也是我们师徒有缘。"
  "师父的养育大恩,徒儿永世不忘。"
  虽为师徒,又何尝不是父子呢?江振清面对徒弟,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今晚你就下山吧,不要再陪着为师这把老骨头了。十五年来,你陪着我,让我少了很多寂寞,为师还得感谢你呢!哈哈!"说不出是难舍难分,还是惆怅、伤感,江振清只觉得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滋味。
  杜天楚知道师父的脾气,也不再坚持,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行装。
  已近亥时,师徒俩一前一后地走着,谁也没有说话,送了大约二里路,江振清停下了脚步,说道:"天楚,保重!为师不送你了。"说罢,掉头回去。
  回至家门前,刚要推门进屋,江振清却停了下来,他转身走了几步后,说道:"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呢?"
  话音刚落,一条黑影从一棵树上飘落下来。
  江振清道:"果然好身手,阁下莫非就是天下第一杀手?"
  "前辈好眼力,只是在前辈面前晚辈不敢妄称‘第一’二字。"来人正是江小风。
  "出招吧!"江振清淡淡地说道。
  江小风拔出单刀,一招"横扫千军"向对方击去,江振清轻轻一闪,也从腰上抽出了自己的软剑,予以反击。两人也不知斗了多少招,依然不分胜负。
  江振清这些年罕见对手,更没想到对方年纪轻轻竟有如此身手,忍不住赞道:"好!好!很多年没有打得这么痛快过了。"
  同时,面对江振清,江小风也觉得自己倍感压力,对方的剑法滴水不漏、毫无破绽,自己连发镖的机会都没有。
  两人又斗了近百招,双方都已受了些伤,动作也不禁慢了下来,江振清趁机跳出圈外,道:"看来你这‘天下第一杀手’并非浪得虚名,我想,当今天下恐难再找出第二人,今日老夫即使死在你的刀下,也算是值了。"
  "那我比他如何?"场中已经多了一人,是杜天楚。
  "天楚,你怎么没有走?"江振清惊问道。
  "我若走了,岂不是错过一场精彩好戏了?"杜天楚答非所问。
  "你就是请我的雇主?"江小风已从身形、声音判断出了身份。
  杜天楚目露凶光,哈哈大笑道:"不错!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你们两个天下第一同时消失,从今以后天下第一也就非我莫属了。"
  眼前的情景,大大出乎了江振清的意料,心中不由一急,咳出一口血,说道:"为师已经老矣,难道还要与你去争‘天下第一’这个称号吗?"
  "师父历来重视修身养性,照此下去,再活二十年也不成问题;所以,若哪天一时性起,再收一名关门弟子也不是没有可能。"
  "天下第一对你就那么重要吗?"
  "枉你还做我师父这么多年,居然一点也不了解我,在我心里早就厌烦了这种山村乡野的生活;若我以天下第一的身份为朝廷效力,荣华富贵唾手可得,也只有你才那么傻,枉为天下第一高手,宁愿过这种粗茶淡饭的日子,难道你还要我像你一样碌碌无为过此一生吗?"
  江小风站在一旁,暗中运气疗伤,他知道杜天楚今天一定要除掉自己与江振清,此刻,也只有联合江振清来才能对付杜天楚了,但为了争取疗伤时间,他插话道:"为民除害,行侠仗义,不也是一种作为吗?"
  杜天楚把目光转向了江小风,冷笑道:"哈哈!你也够资格教训我?既然为民除害,行侠仗义,那么有作为,你干吗要做杀手?你受雇于我,就应该听我的,我现在要你杀了他。"
  江小风看了他一眼,假装严重受伤,慢慢的向江振清面前移动,然后想趁机出手。
  "看来你已是一个废人了,不如早点送你上路。"杜天楚说完,把手一挥,一支袖箭疾射而去,江小风没有想到他突然会对自己出手,丝毫没有防备,被袖箭击中右胸,顿时只觉一阵疼痛难忍,把持不住,栽倒在地上。
  对杜天楚的行为,江振清依然存有一丝疑虑,问道:"你既然要杀我,为何不直接对我下毒或用其他方法暗算我?"
  "这样的话,我又怎么会知道你是否真正地把全部武功传授给我了呢?当你面对强敌时,你一定会竭尽全力,不会隐藏武功的,所以,刚才的一战,使我发现你的确对我没有丝毫保留,所以,徒儿要感谢师父了。"杜天楚得意忘形的继续说道:"为了能请到江小风,我不得不与人合伙抢劫了一笔赈灾的银子,我冒如此风险,就是要为了今天,为了以后能荣华富贵。"
  "你,你……想不到我江振清竟收得如此孽徒!"江振清指着杜天楚,恨恨地骂道。同时,挥剑向杜天楚劈去,杜天楚一边招架一边狂笑道:"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不过,您放心,弟子一定会给您买一副上好的棺木。"
  弟子的狂妄,更加使江振清怒火攻心,他的剑法也越来越慌乱,只几个回合,身上便被杜天楚刺了几条口子,倒在了地上,杜天楚将剑指在江振清的胸前,说:"师父,恕弟子不孝了,弟子这么做,是不能错过这荣华富贵的机会,您在九泉之下就饶恕弟子的过错吧,弟子保证在每年的今日,一定不会忘记为您烧上一炷香的。"
  "你以为杀了我,你就是天下第一了吗?"
  "哈哈,不是我那还是谁?"
  "没有它,你永远也成不了天下第一。"江振清吃力地摇了摇头。
  "没有什么?"杜天楚急切的追问。
  可是江振清已经来不及回答了,他已经死了,死不瞑目。
  杜天楚飞一般地奔到师父的房内,将师父生前的物件统统的翻了出来,心中暗骂道:"这个老鬼,竟然还瞒着我私藏宝物。"
  差不多一炷香的工夫,杜天楚终于发现墙上有一块砖是活动的,他撬开砖,从里面取出一个约一尺来长,四四方方的精致盒子,他小心翼翼的把盒子放在桌子上,仔细的端详着,眼睛里流露出贪婪之色,嘴里不停的自语道:"我终于找到你了,我终于成天下第一高手了,终于成天下第一高手了。"
  他迫不及待打开盒盖,忽然,盒子底部弹出一柄小剑正射中杜天楚的心窝,他一时大惊,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至于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也没看清盒内装的是什么,便倒地而亡。
  6
  残阳如血,余辉满天。
  江小风跃上马背,正欲扬鞭离去,这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而又急切的声音:"等一等!"
  江小风回头一望,何捕头的马已奔到了他的面前,马上还驮着一个人。
  江小风一惊:"寒月?这是怎么回事?"
  何捕头道:"江兄,你找回了灾银,帮了小弟一个大忙,难道就不能让小弟做出一点小小的回报吗?"
  "你赎回了寒月?"
  何捕头笑了笑,摇摇头道:"我哪有那么多银子,只不过是想了一个法子,派一个弟兄悄悄的潜入寒月的房中,吞一些药诈死在寒月的房里。"
  "这样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寒月带回衙门审问,然后在途中把人劫走。"江小风接口说道。
  "哈哈!江兄神机妙算。"
  "你不怕你这个捕头快要做到头了?"
  "灾银失而复得,又帮你了结心愿,还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呢?做不成捕头,也可以做一个像你这样的杀手啊。"
  "千万不要学我,我不仅是一个不合格的杀手,还是一个说话不算数的人,比如,对寒月。"江小风说着,将寒月抱上马背,两人一骑,急驰而去。
  身后,如血的残阳洒满大地。

Tags: 贪官 声誉 名利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489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