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败家的老头子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没有收入,儿子又不管,还是死去多年的老头子,来照管王大妈了。
  王大妈早年是从乡下嫁到城里的,一辈子没工作,当了一辈子家庭妇女,操持家务,相夫教子。今年她已经五十三岁了,丈夫老吴两年前退了休,儿子吴子枫前不久也结了婚,这辈子也就没什么操心事儿了。
  这天晚上,王大妈正在家里做饭,吴子枫回来了,跟她说,他和老婆不愿意住平房了,打算把平房卖掉买楼,但是钱不够,想从他们老两口手里借,他问王大妈家里有多少钱。
  当时吴子枫结婚的时候,就想让父母给他买楼,但是老吴说没那么多钱,只给他买了所平房。王大妈虽然想帮儿子,但她说服不了老伴,如今听儿子这么一说,她犹豫了:"家里倒是有一张三万五千块的存折,可这事妈不敢做主,你爸那臭脾气你还不知道吗?一会儿等他回来跟他商量吧。"
  正说着话,老吴回来了,听完儿子的话,老吴皱着眉头,说:"你是我儿子,帮你是应该的,可是,你结婚的时候咱家的钱就花得差不多了,现在手头没钱啊。"
  老吴脸一红,一把抢过存折,先发制人地喊道:"你们想干什么?想趁我不在家,把钱拿去买楼是不是?"
  吴子枫也喊了起来:"爸,你别不讲理,买楼咋说也不是坏事吧?可你把这三万块钱弄哪去了?"
  王大妈也不依不饶地追问钱的去向,老吴自知理亏,支吾了一会儿,终于扛不住了,小声说:"那钱……那钱让我输了。"
  老吴告诉老伴儿子,退休后没啥事干,于是学人家打麻将,没想到上了瘾,越玩赌注越大,还输钱,等到想收手的时候,已经输掉了这三万块,他不敢告诉老伴,只想着有朝一日把钱捞回来。
  王大妈呆呆地望着老吴,突然"哇"一声痛哭起来。
  钱已经没了,再吵再闹也拿不回来了。本来,这事也就过去了,但没想到几天之后,吴子枫怒气冲冲地回家来,跟王大妈说:"妈,我爸骗咱们,那三万块钱他不是输掉了,他是找女人了。"
  王大妈大吃一惊,急忙问是怎么回事。吴子枫说,他觉得这事不对劲,三万块不是个小数目,哪能说输就输呢?再说,也没听说爸爸赌大钱呀,于是就托朋友去找经常跟老爸在一起的人打听。
  吴子枫的朋友探听到,老吴跟一个年纪相仿的女人有来往,很多人都看见过那女人,据说有一次那女人病了,他爸爸在医院护理了好几天。
  王大妈听了儿子的话,哀叹一声:"儿子呀,那女人当年跟你爸有过关系,没想到这几十年过去了,他们背着我还是走到了一起,我的命咋这么苦啊……"
  原来,二十年前,老吴鬼迷心窍,跟一个小寡妇搞到了一起,甚至要和王大妈离婚,后来在亲戚朋友的劝说下才跟那个女人断了。王大妈早就把这件事情忘了,如今听儿子一说,马上就又想了起来。
  当天晚上,老吴回到家时,王大妈跟他大喊大叫起来,这一辈子,她都怕老吴,可这一次,她是豁出去了。老吴见事情败露,也不否认,只是低声下气地跟王大妈解释。他说,前年他在街上遇到了那个女人,那女人一个人生活得很困苦,他是可怜她,去她家里帮过她几次忙。后来那个女人得了一场大病,没钱住院,他不忍心看着她受苦,就偷了家里的钱帮她,没想到一来二去就拿出去了三万块。最后他再三说,他跟那女人没有一点私情,更没有做对不起王大妈的事,而现在那个女人已被他儿子接走了,根本不在本地,他们再也不会见面了。
  王大妈本就是个善良的女人,虽然对此不能释怀,但见一向霸道的丈夫低声下气跟自己解释哀求,心也就软了。只是把吴子枫气坏了,眼看着三万块钱到手了,却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搞砸了。
  转眼几年过去了,有一天老吴突发心脏病,倒下去就再没起来。料理完丧事后,吴子枫跟她说:"妈,我爸没了,你一个人过日子多苦啊,去我那儿吧。"王大妈见儿子孝顺,便答应下来。吴子枫张张罗罗地把母亲接了过去,然后对王大妈说,老两口那房子空着可惜了,不如卖掉。王大妈是个没主见的女人,就同意了。吴子枫卖掉父母的房子后,又把自己住的平房卖了,用这两笔钱买了一栋二手楼房。
  搬到楼房没多久,吴子枫的老婆就给王大妈脸子看,嫌她老嫌她笨嫌她脏,还三天两头跟吴子枫吵架。这天,吴子枫苦着脸跟母亲说:"妈,你也都看到了,你儿媳妇这是容不下你呀,再这样下去,这家非得打散了不可,要不……你搬出去吧?"
  王大妈没想到儿子会跟她说出这种话来,她惊呆了,好半天,才边哭边说:"儿子呀,妈这一辈子就想着你惦记着你,可……你这是赶妈走吗?妈的房子也卖了,你让妈住哪去啊?"
  吴子枫低着头说:"妈,我都帮你想好了,你去养老院吧,反正你有一份保险工资,也够你的生活费了。"
  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了,王大妈想起当年老吴要花一万多块给她买保险,她不同意,说花那钱冤枉,万一哪天突然死了,这钱岂不是打水漂了?还不如留给儿子呢。当时老吴不听她的,强行为她买了保险,还惹得她生了一肚子气,没想到,如今幸亏有这笔钱,还能让她有个去处。
  搬到养老院之后,王大妈越想越窝火,一下子病倒了,这一病就是十几天。这期间儿子媳妇只过来看过她一次,王大妈彻底心冷了。这天,王大妈正长吁短叹,一个自称是律师的中年男人来养老院找到她,说有一些东西要交给她。
  那是一份保险单据和一张一万五千块钱的存款单,还有一封信。王大妈打开信,不由得吃了一惊,信竟然是死去的老伴写的,她迫不及待地读下去:
  老婆子,我多么希望你永远看不到这封信呀,因为我要求律师,只有在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才可以把信交给你。
  还记得那三万块钱吗?其实,我没有把钱给那个女人,虽然我背着你去她家里帮过她,也给她买过一点东西,但我怎么可能把我们的养老钱给她呢?之所以我承认给了她钱,是因为我想瞒过你,瞒过儿子,让你们知道,这笔钱没了。因为,如果我们有这笔钱的话,以你对儿子的溺爱,我相信你早晚会把这钱给儿子,我绝不愿意让你这么做。
  我不知道咱儿子是不是能孝顺你我,但我想,只有自己手里有钱,才能应付任何困境,如果到老了两手空空,儿子万一不管我们,那才叫天天不应呢。我有退休工资,什么时候都不怕,但我担心如果我走在你前头,儿子又不孝顺的话,谁来照顾你呢?想来想去,我决定给你买一份保险,这样,万一我死了,你也能生活得宽裕一些,剩下的钱我给你存上,作为应急之用。
  你看到了这封信,那就是我先死了,而且儿子又伤了你的心,老婆子,想开些,我在九泉之下祝福你。
  看完了信,王大妈放声大哭,因为那三万块钱的事,虽然她原谅了老吴,但其实在她心里,还一直有着隐隐的恨意,没想到现在,她终于体会了老伴的苦心,那是穿越生死的爱呀……
  吴子枫愣了一下,随即不高兴地说:"爸,我是借钱又不是要钱,你还瞒我干吗呀?咱家不是还有三万五千块钱的存款吗?"
  老吴一听,转过头去,狠狠地瞪了王大妈一眼,然后说:"是有那笔钱,可是,前些日子我把钱借出去了,跟人家说好两年才还的。儿子,你还是另外想想办法吧。"
  吴子枫涨红了脸,他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突然一转身,大步走出门去。
  王大妈追了回去,喊了儿子几声,可吴子枫连头也不回。王大妈回到屋里埋怨老吴。老吴瞪了老伴一眼:"你懂得什么?要是能给买楼早就给他买了,还不是为了咱老两口自己吗?现在我退了休,每月就那点退休金,再把钱都给儿子,咱要有个大病小灾的,连个应急的钱都没有哪行啊?再说,你听儿子说得好听,借钱,借到手里就不可能还,等你我走不动的时候咋办啊?"
  王大妈气呼呼地说:"跟儿子你还藏心眼,天下有你这样的爸爸吗?买楼可是正事,老头子,你就把钱借给他吧。"
  可不管王大妈怎么说,老吴就是不同意,把王大妈气得够呛。第二天,老吴又出去了,他前脚走,吴子枫后脚进了家门,跟王大妈说,昨天他回到家,跟老婆说了这事,老婆跟他大吵一架,说这种穷日子过够了,要跟他离婚。吴子枫可怜巴巴地说:"妈,我向你保证,我买了楼,用不了几年就把钱还给你们,你再劝劝我爸,要是你儿媳妇真跟我离婚,后悔可就晚了。"
  王大妈一听说儿媳妇要离婚,吓坏了,搓着手说:"那可怎么办啊?你爸那么犟,他决定了的事,这辈子就没变过,我再劝他也没用啊!"
  "妈,我有个办法。"吴子枫抓着妈的手,小声说,"先斩后奏,咱悄悄把钱拿出来,等楼买好了,我爸想不同意也没法了。"
  王大妈一见儿子期盼的眼神,终于一狠心同意了,可当她拿出存折一看,却一下子呆住了:上面原本是三万五千块钱,现在却只剩下五千块。
  王大妈没动过这笔钱,那三万块钱哪里去了呢?王大妈茫然不知所措,吴子枫却急了,风风火火冲出去找他爸,半个小时后,他找回了老爸。见了老伴,王大妈举着存折,哆哆嗦嗦地问:"这钱……这钱都哪去了?你干什么用了,我咋一点都不知道啊?"

Tags: 麻将 私情 败家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453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