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冷美人褒姒的那点旧事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绝色现世
  公元前781年,周厉王的儿子宣王驾崩,在母后的竭力扶持下,幽王坐上龙椅,成了大周王朝的"一把手".可这"一把手"登基时才15岁,正是贪玩的年纪,哪有心思管理劳什子朝政?每次上朝,臣子们一本正经地禀告国事,他则在心里一个劲地抱怨:天天边疆战乱,年年河流泛滥,烦都烦死了,你们就不能给寡人找几个美女来消遣消遣?
  周幽王的这番心思一挂上脸,有个臣子的小眼睛便骨碌碌乱转。这个人姓虢名虎,别的能耐没有,看风使舵、拍马溜须的本事可不小。等到群臣退朝,虢虎留了下来,吞吞吐吐地说:"陛下,臣有件礼物想送给你,可不知道陛下喜不喜欢?"
  "什么礼物?好玩吗?"周幽王急不可耐地跳下了龙椅,"还不快点给寡人拿出来!"
  虢虎四下望望,快步凑到周幽王身边,悄声说:"陛下,这可是件举世无双的礼物,我哪敢带在身上?不如这样,恳请陛下到臣的寒舍——"
  周幽王是个急性子,扯起虢虎走出了王宫。不一会儿,虢虎家到了。一进门,周幽王便惊讶得嘴巴大张,双眼放亮——
  出现在面前的,是个貌可倾城的美少女。简直比天上的仙子还要美上千倍百倍!
  "陛下,这女子名叫褒姒,芳龄十四,不知陛下可否中意?"看着周幽王呆呆痴痴、魂不守舍的样子,虢虎强按兴奋问。周幽王使劲晃晃脑袋,乐不可支地说:"中意中意,快给寡人找个清静的地儿,寡人要和美人说说话。""是,臣这就去办。"虢虎冲褒姒使个眼色,屁颠屁颠地跑出了门。
  周幽王虽是一国之君,可眼下翅膀还嫩,尚不敢太过造次。因为宫中还养着个泼辣霸道的王后申夫人呢。若带如花似玉的褒姒回宫,申夫人醋性大发,不撕了她才怪!
  "褒姒,只要你好好服侍寡人,你想要什么寡人就给你什么。"周幽王指天发誓。不料,褒姒嘴角轻轻一撇,不动声色地问:"如果我要你的王位呢?"
  "寡人给你,连性命都给你!"周幽王猴急地握住褒姒柔若无骨的玉手,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二)妻妾相争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周幽王收纳褒姒,并藏在修建得比天上瑶池还要奢华的琼楼之内的艳闻,没多久便传进了王后申夫人居住的后宫。申夫人登时气得杏眼倒立:我说陛下怎么这么长时间不来陪老娘,原来是在外包了"二奶",养了情人!盛怒之下,申夫人带上侍从直奔琼楼。到了楼前,守卫正欲阻拦,好抽出时间去给周幽王通风报信,申夫人扬手就是一巴掌:"都给我站住!谁敢动一步,老娘杀了他!"
  接着,申夫人猛地踢开门板,大步噔噔地闯了进去,只见周幽王衣衫不整,正拥着褒姒嘻嘻哈哈地喝花酒呢。
  "狐狸精,害人精,不要脸的乡巴佬!竟敢跟老娘我争宠!"申夫人破口大骂,张牙舞爪地扑来。褒姒面色一冷,满眼不屑地盯着申夫人,一动不动。眼看申夫人长长的指甲就要落到褒姒桃花般鲜嫩的脸上,周幽王慌神了,张开双臂拦下了申夫人:"不准动她!有事我们回去说——"
  "有什么好说的?老娘今儿个非毁了她那张桃花脸不可!"申夫人不依不饶,泼妇骂街般愈闹愈欢。周幽王终于沉不住气了,冷脸呵斥:"闹够了没有?滚!再不滚,寡人废了你的王后之位!"
  废我?申夫人一听,不由心头一寒:如今的周幽王已不再是以前那个乖乖听话的毛头小伙子了。他要杀人,只需一个手势,守卫便会代劳。聪明人不吃眼前亏,还是忍了吧。念及此,申夫人狠狠地剜了褒姒一眼,悻悻地撤了。
  "陛下,你看到申夫人的表情没有?怪吓人的。"褒姒轻启朱唇,不冷不热地挑刺。周幽王一拍桌几,说道:"有什么可怕的?寡人这就诏告天下,册封你为贵妃,看她还敢不敢欺负你!"
  "陛下英明,微臣替褒贵妃谢过陛下。"不等褒姒应声,虢虎冷不丁地奔进来。一看到虢虎,周幽王忙拉着他走到门外,郁闷地说:"虢虎,有件事寡人一直没搞懂。你说,自从褒姒跟了寡人,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哪一样也没亏了她,可她,却从未对寡人笑过。"
  "陛下,你可是天子,想让她笑还不容易?"虢虎随声附和。周幽王摇摇头,叹口气说:"的确不容易。为了博美人一笑,寡人修琼楼,建酒池,还摔碎了整座王都的陶器让她听响儿,唉,她啊,就是不笑。你不知道,寡人做梦都想看到她笑,哪怕笑一下也行啊。"
  "这个,陛下,请恕臣不敬,我倒有个主意,要不你试试?"虢虎附到周幽王耳际,比比划划地说起了悄悄话。而此刻,房内,褒姒蹑手蹑脚地蹭到门后,侧耳细听。听着听着,一丝轻笑不知不觉间浮上了嘴角。只不过,那笑意冷艳逼人,一掠而过……
  (三)罢子囚妻
  虢虎建议周幽王废掉申夫人,立褒姒为后,并罢黜申夫人所生的太子宜臼。周幽王听后犯了难,无缘无故地废后罢太子,难免会招致众臣的非议和指责。可要不这么做,还真难看到美人褒姒的笑脸。褒姒不笑都能迷死人,若开心一笑,肯定能迷得人死去活来!
  "那寡人就听你的!"周幽王一咬牙,横下心来。这面决心一下,正寻机会呢,儿子宜臼那面倒自个儿先送上门来。
  这憨小子为替母亲出气,只身闯进琼楼,将褒姒骂了个狗血喷头,还毛手毛脚地扇了她几个耳光。褒姒没哭没闹,带着红红的指印往周幽王眼前一站,说:我这脸生得千娇百媚,是给陛下看的,不是给人打的。你自个儿看着办吧。周幽王顿时心疼不已,咆哮如雷:混账东西,连你小妈都敢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子?来人哪,速降逆子打回他姥娘家去!
  宜臼被贬回了申夫人的老家申国,褒姒没笑。转过年,念子心切的申夫人又撞到了周幽王的枪口上。一天,她私下给儿子宜臼写了封信,夹在彩缎中让贴心的老宫女送去申国,准备让儿子偷偷摸摸地回来一趟,以诉母子别离之苦。谁想,周幽王得到情报,派人半路截下,拿到了书信。展开一看,只见信上如此写道:"你父无道,宠幸妖女,使我母子分离。你不如假装认错,求得宽恕。或者偷偷回来,别再作计较……"
  周幽王勃然大怒,"嗞啦"几下撕了书信,传旨将申夫人打入冷宫,废太子宜臼为庶民,并立褒姒为王后。可这一切做完,褒姒依然没笑!
  "虢虎,你的两招寡人都用了,可美人还是不给寡人笑一下。说吧,你该当何罪?"虢虎吓得双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臣罪该万死!"
  "少扯闲篇。你只有一条命,杀你一次就够了。"周幽王慢条斯理地边说边挥手,"来人,把虢虎拖下去,从脚底一寸一寸地往上剁。什么时候想出办法,什么时候停手。"
  "陛下,饶命啊。我,我想出办法了。"虢虎冷汗直流,匍匐爬行到周幽王脚下,道出了一计。周幽王听罢,当即拍手哈哈大笑:"好,这个主意好!你马上准备准备,寡人这就带美人上烽火台!"
  (四)烽火儿戏
  接下来发生的故事,便是历史上臭名昭彰的"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烽火本是敌人入侵时所发的紧急军事信号。为了防备犬戎的侵扰,西周在镐京附近的骊山一带修筑了二十多座烽火台,每隔几里就有一座。一旦犬戎进袭,首先发现的哨兵就会在第一时间点燃烽火,向附近的诸侯报警。狼烟一起,诸侯便知京城告急,天子有难,必须起兵勤王,火速救驾。
  这日午后,周幽王带着褒姒,兴冲冲地登上了骊山。路上,周幽王牵着褒姒的手,兴高采烈地说:"褒美人,寡人今日要陪你看一场好戏。"褒姒口气淡淡地问:"什么好戏?"周幽王笑笑,神秘兮兮地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寡人相信美人看了一定会非常开心。"
  开心?是的,如今时机渐已成熟,我会开心的。褒姒侧脸看向远山,眼里闪过一丝快意。见褒姒无动于衷,面如秋水,周幽王急切地下了命令:"虢虎,点火!"
  "使不得啊陛下,万万使不得!"负责城防的将领疾步奔来,高声劝阻。周幽王一拉脸,喝道:"滚开!寡人是一国之君,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速速传令,马上点火!"
  天子下令,谁敢不从?不消片刻,顿见骊山烽火台上烈火炽燃。相邻的一座座烽火台上的守卫一看,大惊,紧跟着点火。很快,镐京周围所有的烽火台上都狼烟四起,烽火冲天。各路诸侯一见警报,以为犬戎兵打过来了,顾不上穿戴整齐,忙不迭地抄起家伙以最快的速度赶来。等奔到骊山脚下,一个个已累得筋疲力尽,狼狈不堪。更可笑的是,放眼四望,却连个犬戎兵的鬼影都没看到。瞅着数万将士驴脸淌汗、呆若木鸡的傻样,褒姒禁不住"噗哧"一声,笑了!
  "陛下,快看,褒王后笑了!"虢虎激动地呼喊。周幽王忙忙看去,可不,美人果然笑了,笑得是那么惊艳,那么风情万种,足以倾城倾国,迷倒众生!
  "各位将军辛苦了,这儿没什么事,请回吧。"周幽王从褒姒万般迷人的微笑中醒过神,冲着山下摆摆手,大声说道。诸侯们一听,明白了。奶奶的,敢情你和王后拿我们当猴耍呢。兄弟们,撤。就在各路诸侯们撤走的第三天,烽火台上再次狼烟弥漫……没料到,这招术还真灵,每折腾一次,褒姒就笑一次,直笑得花枝乱颤。可接连折腾了几次后,褒姒依旧在笑,周幽王却叫苦连天,再也笑不出来了!
  因为,犬戎铁骑真的打了过来!
  (五)真相大白
  "快,快来救驾!"眼睁睁地瞅着犬戎大兵压境,虢虎吓尿了裤子,惊慌地冲着守卫大叫。守卫们本就怨恨周幽王昏庸暴戾,此时不跑,更待何时?守卫们一哄而散,逃之夭夭。周幽王又恼又怕,情急之中,忙抓过褒姒的手腕往后门跑。但让他大为震惊的是,褒姒用力挣脱,仍旧格格地笑个不停。
  "美人,别笑了。快跟随寡人逃命吧——"
  "哈哈,天不负我,大周的劫数终于到了!姬宫涅,事至今日,我也让你死个明白。我故作不笑,又重金买通虢虎献策,就是要诱使你罢王后、废太子,点烽火戏诸侯,最终滚下王位!"褒姒直呼周幽王其名,开怀大笑,笑声宛如巫蛊噬心。周幽王大愣,怔怔地问:"褒美人,寡人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为报仇!"褒姒陡然止住笑声,目光冷冷地逼视着周幽王,咬牙切齿地说,"还记得龙涎的传说吧?"
  据民间传说,八百年前的一天,生性荒淫无道的夏桀正搂着娇滴滴的可人儿妺喜打情骂俏,忽见天空划过一道刺目的白光,紧接着两条金光闪闪的神龙从天而降,盘绕飞舞。神龙乍现,夏桀顿时吓得丢了魂。占卜官扳着指头一番掐算,说这是国之凶兆,只有留下龙涎,才能逢凶化吉,消灾解难。这龙涎,即是神龙的唾沫。夏桀速命人摆下帛币祭物,向二龙诚心祷告。说来也真神,二龙吐出几口唾沫后,"呼啦啦"地飞走了。夏桀魂魄归体,赶紧用檀香木盒装了龙涎,精心收藏起来。其后不久,兵祸四起,龙涎亦下落不明。
  此本是旧朝似是而非的飘渺传说,不料却被周幽王的爷爷周厉王利用了一把。
  原来几十年前,周幽王的爷爷周厉王贪婪好色,强行霸占了褒国的第一美女,也就是褒姒的亲奶奶丽姬。当时丽姬已嫁为人妇,且身怀有孕。在被强抢进宫的同时,丽姬的丈夫亦被杀死灭口。入宫不足八个月,丽姬竟突然生下一男婴,这男婴即是千古冷美人褒姒的生身父亲。周厉王怎容他人给自己戴绿帽,便掩盖丑闻续写了龙涎传说。说是夏桀收藏起来的,后又下落不明的龙涎,化为蜥蜴,使丽姬珠胎暗结,此必是江山祸害。丽姬已料到周厉王会伤害她们母子,就恳求身边的宫女将孩子送出宫。周厉王让人杀死丽姬后又继续追击,将那个宫女和襁褓中的男婴一起扔进了滔滔河水中。男婴命大,漂至下游,幸被褒国的一对农家夫妇搭救。风闻此事,周厉王再次派出杀手,夜潜褒国,残忍地杀害了男婴的养父母。那夜,男婴恰被养母送到一产妇家喂奶未回,又侥幸躲过一劫……转瞬半个世纪过去,当年的男婴也已娶妻成家,并生下了一个姿容绰约的绝色美女褒姒。当听闻周幽王和其爷爷周厉王一样横征暴敛、荒淫无道后,褒姒决定舍身饲虎,灭绝西周,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于是,她买通虢虎,媚惑幽王,并顺风顺水地入住琼楼。
  "你,你——"周幽王直听得心惊肉跳,"没想到,你竟是个祸国殃民的红颜祸水!"
  "不,真正祸国殃民的是你!你残暴凶蛮,贪恋女色,听信奸佞,戏耍诸侯,早该得到这样的下场。哈哈——"
  褒姒红唇一挑,又放声大笑。在摄魂夺魄的长笑声中,犬戎大军破城而入,先杀了虢虎,又挥刀砍向周幽王。血花顷刻间娇艳绽放,一个关于绝世冷美人的民间传说从此诞生……

Tags: 朝政 礼物 王位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442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