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寡妇成了香饽饽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亡夫托梦
  灵玉是河湾村最美的靓妇。她的丈夫叫泥鳅,因车祸亡故,灵玉每天都沉浸在丧夫的悲痛之中……一年后,经过数人的劝慰与开导,灵玉才从丧夫的阴霾里解脱出来。第一个劝她招赘的是她的婆婆。
  婆婆说:"玉呀,孩子还小,俺迟早也是个累赘,你看有合适的就再迈一户人家吧!镇上有养老院,俺愿去镇上凑合几年。"说着双目垂泪,满脸凄凉。
  灵玉给婆婆梳理着花白的发丝,边梳边真诚地说:"妈,您别这样想,我是不会让您去的。养老院里虽然好,可毕竟不如儿孙绕膝。孙子小鲤鱼是您我的希望,我想好了,哪儿也不去,什么人也不要,咱俩供养一个孩子还不绰绰有余!"
  这天夜里,灵玉做了个梦,她梦见泥鳅了。泥鳅说我不能给你遮风挡雨了,你一个女人家孤儿寡母太不容易,你还是再找个中意的男人吧,答应我……接连几个夜晚都做着同样的梦。灵玉想,泥鳅一再托梦让我改嫁,做了阴鬼还惦挂着我的幸福,也许改了嫁才是对九泉之下泥鳅的安慰,想着灵玉的眼角又挂起了泪珠。天一亮灵玉来到泥鳅的坟前,点燃一大堆冥币,对泥鳅说:"俺听你的,俺改嫁,你放心,俺会把咱们的鲤鱼养大成人,不让他受半点委屈!"
  又将面临一次选择,说真的,在她的内心里,除了泥鳅,还寻不出第二个男人的影子。这第二个男人是什么样的?她一时有些慌乱,最后她告诉自己,要找的这个男人不说完全像泥鳅,至少得能从他那寻到几分泥鳅的影子。
  二、漂亮人人爱
  听说灵玉要改嫁,村里的光棍汉们都跃跃欲试,就连某些有妇之夫也色迷迷地想碰碰运气:这俏娘们做个情人蛮好的。
  这天傍晚,灵玉从田里回来,婆婆把一封信件递到她手里,信封上面没有邮票,更没有邮戳,只题写着一句肉麻的话:灵玉灵玉我爱你。
  灵玉问婆婆这信件哪来的,婆婆说在院门口捡来的。回到屋里,望着信封上的字,灵玉不由心如鹿撞,粉面潮红。她急于知晓信文里都说些什么,这个人会是谁。
  亲爱的玉:你好!
  这样叫你,你不反感吧?因为我太想你爱你了。实不相瞒,泥鳅活着时我就喜欢上了你!这小子太不懂怜香惜玉了,居然让你天天跟随着风里来雨里去,干又脏又累的粗重活儿,我就知道这小子没人性活不了多久,果然,他受了报应,活该!
  玉,听说你天天还想着这个傻小子,我看你还是算了吧,这个男人根本不值得你做出那么大的牺牲,相信我吧,我才是给你带来幸福的那个男人!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美才是资本,你的美征服了我,所以我爱你!想知道我是谁吗?今晚我在小石桥上等你,不见不散哦。抱你!亲你!
  一个疯狂爱你的男人
  灵玉看完,想都没想就把信笺连同信封撕了个粉碎。这人竟然说泥鳅遭遇车祸是报应、活该,见你的鬼去吧,还不见不散,哪个愿去见你?连个面还没有见着,就抱呀亲呀的,老色鬼,不是什么正经东西。
  第二天,灵玉刚要出门,后街的"八哥婶"来了。叫她"八哥婶"自然是这女人能说会道,巧舌如簧。"八哥婶"一出现灵玉就明白她的来意。"八哥婶"果然快人快语,嘴一张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灵玉,大婶今天来是给你做媒来了,小伙子不是旁人,就是后街里的卢生……"
  说起卢生,灵玉并不陌生,眼前就出现一个身强体壮外露几分儒雅的大龄小伙子。听泥鳅生前讲过,卢生比他大两岁,为人朴实厚道。眼下,卢生还光棍一条,是他的父母拖累了他。卢生的爹患有心脏病,药没少吃,钱没少花,拖了数年才撒手人寰;爹死后,娘又半死不活的,又花去不少钱,等他披麻戴孝把娘送进坟坑里,早已过了婚配的光景,就这样成了老大难。
  卢生虽然贫穷,但没了牵挂,更让灵玉动心的是卢生品貌端正,有上进心,无不良嗜好,灵玉一点也没犹豫就把卢生纳入了可考虑对象。
  下午,灵玉正在玉米地里薅草,一辆红色小轿车在她家田地边停下来,从车中钻出一个秃了顶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看一眼滑向西边却还毒辣辣的太阳,啪!撑开了一顶蓝色小雨伞,然后又提出两瓶可乐,径直向田中间的灵玉走去。
  灵玉只顾低头薅草,没发现这人,直到感觉一把小雨伞罩在了她的头顶上空,这才发现身后站立个陌生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很礼貌地作了一番自我介绍,说他叫江天民,是"天民"面粉厂的厂长,因和老婆性格不合,特来向她表示求爱,如果她同意,即可调她入厂掌管财政大权。
  灵玉苦涩地笑了笑,推开头顶上的雨伞,克制着情绪,平静地说:"江厂长,对不起,我不会嫁给你的,你走吧!"
  江天民不死心,看了看左右,压低声音道:"我知道你嫌我老,可我有钱呐,给我做相好咋样?每次……"
  灵玉终于克制不住爆发了,抓起一把土坷垃撒向江天民:"滚!谁稀罕你的臭钱!"
  江天民碰了一鼻子灰,把打开的那瓶可乐全倒在了冒烟的土地上,又不甘心地回过头来:"有人喜欢我还不给哩!还真怪啦,这世上还有不爱钱的!"看灵玉没有反应,这才灰溜溜地走了。
  村口道边有一个男女厕所,灵玉路过这里进去方便,因是露天的,另一边在说话,这一边听得清清楚楚。此刻,另一边的"男人世界"里,正有两个人在说话,他们说的话题正好与灵玉有关。
  一个笑说:"听说那个叫灵玉的俏娘们要改嫁,你不去试试?"
  另一个叹了口气:"人家生得那样娇美,能看上咱这臭鞋巴子脸?可这也是个机遇,万一老天开眼,让咱也走回桃花运,不但能和她同床共枕,还一下得到二十多万元,这可是财色一起撮哇!"接着传来两个男子放肆、淫邪的笑声。灵玉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惊出一身冷汗。原来,这些男人不但日夜想得到自己的身体,还打上了那二十多万元的主意。那是泥鳅用生命换来的,她把它全都存进了银行,是将来给婆婆养老和儿子上学用的,连她自己都没想过动用一分钱。那些想和自己结婚的人是不是千方百计想得到这笔钱,然后再把自己一脚踢开?
  回到家中,婆婆又把在院门口捡来的信件递给了她,还说谁谁家的媳妇受某某所托来牵线搭桥;还有外村一名村干部亲自找上门来……末了,婆婆说:"都这么多人了,也该有个合适的了,别挑花了眼。"
  寡妇成了香饽饽,每天或托人或书信或亲自上门面见灵玉表达爱意的,算来已有十五人之多。灵玉明白这些人多半是冲着她的财色来的,嘴里不说,心里却不住冷笑,你们都做梦去吧!最后,她把目标锁定在三个人身上。
  三、三个条件
  这三个人是任华强、石头和卢生。
  任华强是个小商贩,谈了个女朋友,后来女朋友移情别恋,把等了她数年的任华强一脚给踹了。灵玉被任华强如何做小买卖的生意经所征服,就把他也列入了可选择对象。
  石头是个二婚,老婆暴病亡故,身边带着个女儿。灵玉喜爱他有一手泥瓦匠手艺,一双不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透着精明与智慧。
  在河岸边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8点整,四个人先后来到这里。灵玉见三人都很尴尬,自己也红了脸。一阵脸热心跳过后,平静下来,灵玉说:"三位哥哥,真不该让你们都到这里来,让大家都感觉不自然……"
  灵玉虽然没有进行刻意打扮,那种天然浑成的质朴之美仍能让人眼睛一亮。任华强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扫一下灵玉微颤的前胸,笑道:"没有,没有,各自为了自己的幸福嘛!"
  石头也有些想入非非,连声附和:"对、对,能作为你的候选人我感到非常荣幸!"
  卢生没言语,只是点点头。他认为当着两个情敌的面,还是保持沉默好。
  灵玉说:"能得到三位哥哥的喜欢我也感到非常幸福!你们三个都有我喜欢的优点,本来我想亲自选择一个,又怕他不适合我的最后一个要求,所以我才让你们三个作为我的候选人。我有三个要求,如果这三个要求都让我满意……"
  灵玉突然羞红了脸,不由背过身去,下言不言而喻。
  如果不是石头和卢生在场,任华强早上前一步把灵玉搂进怀抱之中了,他曾和踹了他的女朋友多次约会,却从来没有过这种冲动,灵玉那散发着好闻气息的娇躯几乎诱得他不能自持了。
  此刻,石头的心里也正燃烧着腾腾**.他是个过来人,一年多都没碰女人了,但他明白欲速则不达,使劲儿咽下了两口唾沫。
  卢生也感觉今天的灵玉美丽动人,不由为泥鳅暗自叹息:这样美的女人你都不要,独自一人走了,傻不傻呀你?!
  灵玉转过身来,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发丝,面色严肃起来:"这三个要求,一是上门来与我同甘共苦抚养、赡养我年幼的儿子和年迈的婆婆,要像对待亲人一样不能嫌弃;二是上门后,不能打那二十多万元的主意,那是泥鳅用命换来的,那钱是放着以后泥鳅的儿子和老娘上学或生病用的,任何人都无权支配,这两条都同意不?"
  任华强和石头相互对视了一眼,一起转向卢生。
  卢生望着灵玉响亮地说:"灵玉,我同意,这要求正当!"
  任华强和石头也表示同意,夸赞灵玉人好心好,又迫不及待地催问第三个要求。
  灵玉说:"这第三我给它起了个名叫‘看行动’。为了慎重和公平起见,这也是我经过反复考虑才把你们几个约到这里来的主要目的。前两个要求你们都同意了,可我只能选择你们其中的一个,这第三就显得尤其重要,谁能做出我内心希望做出的事情谁就胜出,另两个落选,说明你我没有缘分,但还是好街坊!"
  任华强好像有什么疑问,刚要问话,被灵玉制止住。他的疑问灵玉一眼就看穿了:"你是说我心里希望你做什么事不能早知道,到时我会变化?"说着灵玉从自行车的筐篮里取出一支笔和一个本,又从本中翻出一页白纸:"你们三个都在这页纸上写上字,目的是日后让你们验证这张纸我有没有更换,然后,我再把我希望你们要做的标准答案写在纸的另一面。我给你们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我们再聚到一起,看谁的行动适合标准答案,谁就是我的那个他!"
  三人明白了,都为灵玉的良苦用心所感动。任华强抢先接过纸笔,在纸上写了三个字:我爱你!灵玉接过纸笔,含情脉脉地笑道:"华强哥,我希望是你!"石头上前一步,把手伸向灵玉。见任华强写了那么三个字,突然打消了题写姓名的主意,刷刷刷,写出六个字:我才是你男人!灵玉看了,依然情意绵绵地说:"石头哥,心想事成!"最后轮到卢生,卢生先写了自己的名字,看对方都打破了常规,也感觉缺乏新意,又添加了四个字:天长地久!灵玉看了这几个字嫣然一笑:"卢生哥,走着瞧!"
  灵玉又把三人写的字重看一遍,然后戒备地看一眼三人,走远几步,迅速在白纸的另一面写下了一句话,对折起来对三人说:"这上面白纸黑字,我保证说到一定做到!"
  三人听灵玉做了保证,也先后做了保证。
  四、各显其能
  回到家中,任华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左思右想就是想不出灵玉希望他们做出一件什么事情,女人的心思真难琢磨。任华强无奈地打电话向他的大表姐、二表姐求教,两个表姐怕对他产生误导,担不起责任,都说猜不透,折腾得他接连几个夜晚都没有睡好,以至把脑袋都想大了,自己把自己灌了个酩酊大醉,方才横陈在床,酣然入梦。
  石头有个外号叫"小眼精",意思是他聪明绝顶。这会他的脑袋也变迟钝了,思来想去,不知道灵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把几位好友召集到一个饭店里,求他们帮他动脑筋,结果什么也没有给他想出来,又白搭进去一百多块钱。石头又烦又躁,地上的烟头甩了一地,直到一包烟空了,才突然来了主意:对,就这么办!
  卢生也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猜不透灵玉的心思。夜里,卢生做了个梦,他梦见泥鳅来到他面前。泥鳅问他想不想娶灵玉?卢生说想。泥鳅又问他灵玉出的题知道怎么做吗?卢生说不知道。泥鳅说这个题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我看你是真心喜爱灵玉,对我的儿子和老娘也表示好感,你来取代我我放心!接着,他让卢生附耳过去……醒来,卢生感觉奇怪,难道灵玉希望的真如梦中泥鳅所说的?
  二十天过去了,三个人都默默无闻。灵玉不免有些着急,这三个人难道都是榆木疙瘩?这天夜里,灵玉正在睡梦中,忽被一阵异样的声音惊醒,不好,房里进贼了!只见窃贼亮着一个微弱的小电筒,正在她床前的抽屉里翻找着什么。自从泥鳅"走后",灵玉每晚都把一根短棒放在一边,以便应对不测。她紧握短棒刚要棒击窃贼,忽听窗外响起一串脚步声,灵玉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乖乖,一个窃贼就够对付了,这又来了一个,他们来偷什么?偷那二十多万块钱?做梦去吧,那钱家都没进就去了银行,除了钱,再没有让灵玉担心的了。灵玉心想,我倒要看看你们来我家盗窃什么,莫非是……第一个入室的窃贼敏感地发觉了房外的来人,迅速潜伏下来。
  第二个窃贼见房门洞开,以为灵玉粗心,房门都忘了关,暗暗欢喜。第二个窃贼进得房来也亮起了一束微光,直扑灵玉的房间。接连把灵玉床前的三个抽屉都拉开了,从中取出一个硬皮记录本——正是那天灵玉拿去河岸边约会三人的那本。第二个窃贼确认了封面,如获至宝,刚刚翻开,忽被身后一只手猛然抢去。第一个窃贼抢过记录本,又使劲儿推了第二个窃贼一把,然后跑出房去。第二个窃贼被推了个趔趄,哗啦!碰翻了身边的一把座椅,响声惊醒了另一间房里的婆婆,叫问灵玉哪来的响声,接着拉亮了电灯。第二个窃贼一见要露马脚,脱兔一般蹿出门去。灵玉起身下床,见房门和院门都敞开着,两个窃贼都没了踪影。 这两个窃贼原来是冲着那个记录本来的,那张题定着"标准答案"的纸片就夹在其中。灵玉心里一惊,坏了,他们把"标准答案"偷了去!这可是自己筹划了无数遍的要命的东西!灵玉正自责着自己不该粗心大意,无意中往地上瞟了一眼,发现那张对折起来的"标准答案"静静地在地面上躺着。原来窃贼拿起记录本时,纸片从中脱落了出来,两个窃贼都浑然不觉。灵玉又惊又喜,回想刚才那两个晃动的黑影,灵玉突然明白他们是谁了,不由"呸"地骂了一声:"卑鄙!"
  又过了数天,眼见就到期限了,三个人都还没有任何举动,灵玉表面不露声色,心里却很着急。心说明摆着的事儿,怎么都没看出来?灵玉头晚这么想,第二天就有人上门来了,一看是任华强。任华强大大咧咧跨进灵玉的房门,从怀里摸出一个精致的小盒。
  "灵玉,一点心意,送给你!"说着打开小盒,从中取出一个明晃晃的戒指,拉起灵玉的手就往手指上戴。
  灵玉使劲儿一缩,抽出自己的手,笑道:"华强哥,谢谢你,什么金项链、金耳环,还有戒指什么的,我都不缺,你还是带走吧。"
  "这是我特意送给你的!"任华强坚持要把戒指戴在灵玉手上。
  灵玉后退两步:"你是不是想让我给你透露些信息?"
  任华强点点头:"因为我太喜欢你了……"
  灵玉拦住了他,说你死了这个心思吧,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这样对石头和卢生太不公平。
  任华强收起戒指,悻悻而去。
  石头也不失时机地给灵玉送来了两套服装。灵玉拒收,问石头是不是也想让她告诉他标准答案?石头见自己的心思被灵玉一眼看穿,闹了个大红脸,同样被灵玉轰赶出门。
  随后,卢生也来了。卢生来不是找灵玉的,他径直来到泥鳅妈面前,突然叫喊一声"妈",跟着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接连磕了三个头。
  卢生的举动,让泥鳅妈大吃一惊,伸手要把卢生拉起来,拉了拉,拉不动,卢生不愿起来。卢生诚恳地说:"妈,泥鳅哥去了,您身边没人尽孝,我现在孤单一人,正好填补这个空缺,再说……"
  "妈!"这时,灵玉抱着鲤鱼出现在两人面前,"既然卢生哥愿意给您做儿子,您就别推辞了。"
  泥鳅妈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年轻人,恍然大悟,爽快地笑道:"好、好,俺答应,你这个儿子俺认下啦!"
  卢生认泥鳅妈为妈的消息,在村里不胫而走,很快就传进了任华强和石头的耳朵里。二人大吃一惊,什么?卢生认了泥鳅妈为妈?再往深处想,二人都悔恨不迭。是啊,认了泥鳅妈,成了她的儿子,灵玉本来就是她的儿媳,这样和灵玉的关系不就更加顺理成章了嘛!灵玉希望的十有八九就是这事。眼见良机错过,美梦渺茫,二人悔得不住地捶胸顿足。
  五、标准答案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灵玉又把三人约到了一起。任华强望着卢生冷冷地哼了一声,卢生报之以自信的微笑;石头面沉似水,看不出任何表情。灵玉还像上次那样没有刻意修饰,却依然端庄秀丽。她取出那张写着标准答案的纸笺,表情异常冷静,没有了上次的多情、娇羞与妩媚。"华强哥,你看这是你的笔迹吧?"灵玉展开纸笺让任华强过目。
  任华强接过纸笺看了又看,突然把纸笺揉成一团,使劲儿摔在地上,瞪圆了双眼:"这不是我写的,假的!"
  灵玉早已料到宣布结果时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场面,果然不出所料,刚开始任华强就变了脸色。看任华强露出了无赖的嘴脸,灵玉本想辩解几句,又一想算了,无赖之人不可理喻。她捡起纸笺让石头看:"石头哥,你不会说这笔迹也不是你的吧?"
  石头接过纸笺,不由自主地瞟了任华强一眼,正与任华强的目光相遇,赶紧移开了,说:"没错,是我的笔迹。"
  "石头!"任华强大吼一声,咬牙切齿,紧握双拳,扑向石头,"***敢耍我……"
  原来,从二人夜里去灵玉家盗窃标准答案未成,又悄悄送东西遭遇拒绝,他们就意识到今生和灵玉无缘了。想到蟾宫折桂的将是卢生,二人就愤恨不平,尤其是任华强更有一种我得不到任何人都不能得到的作祟心理,找到石头,与石头形成了统一战线,要搅黄卢生的好事。当时,妒火中烧的石头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过后一合计,心说我这样和任华强瞎搅和,搅了初一人家还有十五呢,到时还不是眼巴巴地看着人家花好月圆,比翼双飞,自己能捞到啥好处?卢生还不恨死了我,灵玉也会视我为路人。不行,不能这样做!每次瞧见灵玉,石头就心生欲望,早晚也要把这个女人搞到手。基于这种心理,石头不想让灵玉记恨,中途变了卦。
  石头见任华强挥拳向他打来,知道自己打不过任华强,迅速一闪,躲过了任华强的猛扑。任华强看自己扑了空,更加气恼,返身又扑,被灵玉叫住:"华强哥,不管你俩有啥仇恨,你也得等我把结果宣布了,男子汉大丈夫心胸要宽广嘛!"
  任华强停止了反扑,气哼哼地怒视着石头,又露出对灵玉这句话的不满。
  灵玉又让卢生看了签字,卢生说没错,我的字谁也做不了假。然后,灵玉把她写字的那一面翻转过来,让三人挨个观看,上面写着:认我的婆婆做亲娘。
  结果出来了,灵玉深情地望一眼卢生,卢生笑了。石头的脸又麻又木,像死猪皮一样。任华强的脸因被同伙出卖而扭曲变形,终于克制不住又爆发了。石头见灵玉温柔地望着卢生,心里正不是滋味,忽见前胸被一只手揪着,一看是任华强又要揍他,不由惊叫一声。任华强一只手抓住石头,另一只手高高举起,却被卢生一把抓住。任华强本来就对卢生由嫉生恨,看他多管闲事,更是愤恨交加,抬腿就向卢生的要害处踢去。卢生后退一步,手疾眼快,伸手抓住了任华强的裤腿,顺手往前一拉,任华强站立不稳,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任华强,知道你的第一个女友为啥抛弃你吗?"卢生嘲弄地说,"就是因为你有一副无赖的嘴脸。我知道你的居心,但你办不到,只要我的行动符合灵玉的要求,我就是胜者!我告诉你,今天你休想动石头哥一指头,你俩的行为直接关系着灵玉的名声,我已经是她的丈夫了,我要对她负责!"
  石头向卢生和灵玉道声祝福,又冲任华强骂一声"人渣",骑上摩托车走了;任华强从地上爬起来,含糊不清地骂一句:"看老子早晚饶不了你!"怒视一眼卢生也走了。
  见二人都走远了,卢生上前抱住了灵玉。灵玉问卢生认娘之事是不是你自己想出来的?卢生沉吟片刻,向灵玉摇摇头。灵玉有些吃惊:"这么说你认娘不是发自内心?是——"
  卢生看灵玉变了脸色,忙笑道:"认娘我是诚心实意的!但我没有想到这就是你的标准答案,你不知道那些天我一直坐立不安。"
  灵玉感觉奇怪:"那你最后怎么认定这就是标准答案呢?"
  卢生坦诚地回答:"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泥鳅了,泥鳅把你母子和大妈都托付给我了,并让我一定照他说的办!"
  想不到灵玉的话也让卢生吃一惊,灵玉说这个"标准答案"的主意也是泥鳅托梦给她的!二人来到泥鳅的坟前,灵玉说:"泥鳅哥,谢谢你在另一个世界还关心着我的幸福。"卢生说:"泥鳅兄弟,我向你保证,我会把他们三个都当成我的亲人,让他们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二人对着他们看不见的月老——泥鳅的坟茔,深鞠一躬……

Tags: 寡妇 累赘 委屈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432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