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会 > 

灵魂曝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在美国西部有一座叫赫德莱堡的小镇,这个镇里的人向来以诚实著称于世。这个名声保持了三代之久,镇上的每一个人都以此自豪,他们把这种荣誉看得比什么都宝贵。
  镇里有位德高望重的理查兹先生。这天他有事出门,理查兹太太正一人在家里,忽然有一个长得很高大的陌生人,背着一只大口袋进来,很客气地对理查兹太太说:"您好,太太。我是一个过路的外乡人,到赫德莱堡来是想了却一桩我多年来的心愿。"说着,陌生人把那袋子放在地上,"请您把它藏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我现在该上路了,以后您也许再也见不到我了,不过没关系,袋子上系着一张纸条,一切都在上面写着。"说完,陌生人退出屋子走了。
  理查兹太太感到很奇怪,见那只袋子上果然系着一张纸条,她忙解下,一看,上面写着:
  我以前是一个赌徒,有一次我赌输了钱,走投无路,在途经贵镇时,有位好心人救了我,他给了我二十块钱。后来**那二十块钱在赌场里发了大财。我现在一心想报答那个曾经给了我钱的人,可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只记得他曾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我相信他也一定记得他对我说的那句话。眼下,我麻烦您用公开登报的方式帮我寻找,谁要是说得出那句话的内容,谁就是我的恩人,袋里的金币就归他所有。我把那句话的内容写在袋里的一只封死的信封里,一个月以后的星期五那天,请贵镇的柏杰士牧师在镇公所进行公开验证。
  理查兹太太看完纸条,心"怦怦"直跳,金币,整整一袋金币。她和丈夫做梦也没见到过这么多的钱!可谁是那个恩人呢?如果是自己的丈夫该有多好。她想着,忙将袋子藏好,一心盼着丈夫快点回家。
  当天夜里,理查兹先生一回家,理查兹太太忙将发生的事告诉他。
  理查兹先生听了大为惊疑,当他亲眼看到那些金灿灿的金币时,他相信了,他兴奋地摸着这些金币,嘴里喃喃自语:"差不多要值四万块哪!"
  忽然,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把纸条和袋里的信封烧掉,到时候如果陌生人来追问的话,我们就说没这回事。但这个坏念头只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最终他还是决定去找本镇报馆的主编兼发行人柯克斯先生。
  这一夜,理查兹夫妇在床上翻来覆去不能入睡,他们绞尽脑汁想,到底是谁给了外乡人二十块钱呢?想来想去,在这个镇上,只有固德逊才可能做这样的事,但固德逊早就死了。一想到固德逊已死,理查兹太太不由埋怨起丈夫来,她说他不该这样性急,把事情告诉了柯克斯。
  老两口想到这儿,立刻翻身下床,解开那袋子,他俩望着价值四万块的金币,这数字太诱人了,夫妇俩一辈子也用不完!有了它,往后再不会过紧巴巴的日子了。理查兹先生心动了,决定马上再去找柯克斯,让他别发那消息。
  再说柯克斯先生回到家,把这件事也告诉了妻子,他们在猜测中,也认为只有已故的固德逊会把钱给一个不相识的外乡人。一提到死人,他俩突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柯克斯妻子轻声说:"这件事除了理查兹夫妇和我们知道以外,就……就再没有人知道吧?"柯克斯先生先是微微一怔,接着神情紧张地看了看妻子,会意地点了点头,随即披衣下床,急急向报馆跑去。
  他跑到报馆门口,正好碰上了匆匆赶来的理查兹先生。柯克斯先生轻声问道:"除了我们,再没别人知道这桩事吗?"
  理查兹先生也轻声回答:"谁也不知道。我敢担保。"
  "那还来得及!"柯克斯先生说了一声,两人走进报馆。
  谁知找到发邮件的伙计一问,才知道那伙计为赶今天的早班车,已提前把报纸寄出了。柯克斯和理查兹不由大失所望,只好垂头丧气地分手回家。
  到了第二天,报纸出来了,整个美国都轰动了,人们都在议论这件事,都在急切地等待着事态的发展;人们要看看,那袋金币究竟归谁所有,一些邻近城镇的人还特地跑来,想见识见识这只装满黄金的袋子。还有许多记者也闻讯前来采访这只钱袋的来历。
  一时间,赫德莱堡这个小镇的名字举世皆知,镇上的十九位头面人物更是笑逐颜开,奔走相告,他们为镇里出了理查兹这么个诚实的人而感到自豪。
  然而一个星期过后,镇上没有人出来认领这袋金币,于是理查兹先生更加肯定那个人是固德逊无疑了。每天晚上,理查兹先生和其他十八户镇上的头面人家的先生和太太们,都在唉声叹气:"固德逊到底说的是一句什么话呢?"他们都在嘀咕:"如果我们猜得着该多好。"
  一晃三个星期过去了,眼看离规定的期限只有一个星期了。
  这天理查兹夫妇正闷坐在家里唉声叹气时,邮递员给他们送来一封信。理查兹先生一看信封,字迹很陌生,他懒洋洋地拆开,一看,顿时高兴得高声叫了起来:"天哪,我要发财啦!"
  理查兹太太不知是怎么回事,忙拿过信来,只见信上写着:
  我是一个外国人,与您素不相识。我在报上看到了那条消息,而我是唯一知道这个秘密的人,让我来告诉您,那个给钱的人是固德逊。那天我和他一同在路上走,碰到那个倒霉的外乡人,固德逊给了他二十块钱,对他说了一句话。记着,那句话是:‘你绝不是一个坏人,快去悔过自新吧。’也许您奇怪我为什么要告诉您这个秘密,因为固德逊曾经向我提起,说您帮过他一次大忙,他一直想回报您。现在他既然死了,那么这笔原该属于他的钱应该归您。
  ——史蒂文生
  理查兹夫妇把这封信看了一遍又一遍,高兴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过了一会,理查兹太太才想起问理查兹先生:"亲爱的,当初幸亏你帮过固德逊。可是你怎么没对我说过这件事?"
  理查兹先生十分尴尬,他嘴里只是:"这,这……"可心里也在想,自己什么时候帮过那个固德逊,以致使得他值得用四万块钱来回报?
  这一夜,理查兹先生又失眠了,他极力在想自己到底帮过固德逊什么忙。他认为自己肯定帮过他,只是自己忘了,想不起来了。也许是拯救过固德逊的灵魂,可他记得那次他去劝固德逊入教,却被他臭骂了一顿;也许是拯救过他的财产,也不对,固德逊是个穷光蛋,根本没有家产;噢对了,自己也许在河里救过他的命,可是自己并不会游泳呀!想来想去,理查兹先生想得头昏脑涨,精疲力竭,最后昏沉沉地睡着了。
  但是,可怜的理查兹夫妇万万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收到这封信的同一天,镇上其他十八位头面人物也收到了同样的信。信的内容相同,笔迹也一样,只是信封上收信人的名字不同而已。
  第二天,人们惊诧地发现,那十九位主要公民以及他们的太太,个个兴高采烈、喜气洋洋。人们摸不透这些人家里发生了什么天大的喜事。
  而镇里的建筑师则鸿运高照,一夜之间他的生意突然好得惊人,那些主要公民的太太一个接着一个地悄悄来对他说:"下星期一到我家来,不过现在不要声张。我们要盖新房子了。"喜得建筑师差点要手舞足蹈。
  在这些人兴高采烈之时,镇上有一个人则处在惶惶不安之中,他就是柏杰士牧师。不知为什么,牧师这一天好像见了鬼似的,只要他走到偏僻的地方,就会从角落里窜出一个人来,悄悄地塞给他一封信,对他说:"请星期五在镇公所拆开。"然后又悄悄消失了。
  这天,牧师一共收到十九封信。牧师不禁奇怪:可怜的固德逊已经死了,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来认领这袋金子呢?
  星期五终于到了!
  这天,镇公所打扮一新。一大早,镇公所大厅里、过道上都坐满了人,一些头面人物还被邀请坐在主席台上,四方来的特派记者也都赶来了。那一袋黄金就放在讲台上,人们不时踮起脚尖向前望那袋金币,心里盼着早点开会验证。
  牧师走上讲台,他先讲了一通赫德莱堡镇的光荣历史,又讲了一通诚实的可贵,然后宣布进行公开验证。这时全场鸦雀无声,人们瞪大了眼睛。
  只见牧师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一封信,高声朗读起来:我对那位遭难的外乡人说的那句话是:‘你绝不是一个坏人,快去悔过自新吧。’他顿了一顿,说道:"我们马上就可以知道这句话与钱袋里封藏的那句是否相同,如果相同,我想,这袋金子就是——"他低头看了一眼刚才读的那封信的签名,"毕尔逊先生!"
  "——"全场一阵轰动,接着有人开始起哄吹口哨:"毕尔逊?他会给别人钱,不可能,别骗人了。"
  牧师吃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手里拿着信,茫然地望着大家。
  就在这时,镇里的威尔逊律师站了起来,指着毕尔逊高声吼道:"他是一个窃贼,没人相信他会给外乡人钱。那句话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因为那二十块钱是我给那个外乡人的,我想,毕尔逊肯定是偷看了我的那封信。"
  全场的人被律师的话说愣了,一个个看着牧师。
  牧师忙从衣袋里又掏出一封信,拆开读道:"我对那个外乡人说的一句话是:‘你不是一个坏人,快去悔过自新吧。’"他一看底下签名,果然是律师。他不禁问道:"你们两个究竟谁给过外乡人二十块钱?"
  "我给过!"
  "我给过!"
  毕尔逊和律师同时叫了起来。
  "这可怎么办?我这里只有一袋金子呀。"牧师无可奈何地说。
  这时场下有人高叫:"快拆开袋子里的信封吧,看一看那上面是怎么写的!"
  一句话提醒了牧师,他连忙打开袋子,从那封死的信封里取出了信纸。他做了个手势,场上顿时安静下来。只听牧师高声朗读道:"那句话是:你不是一个坏人,快去悔过自新吧。"
  牧师刚念完,律师跳了起来,激动地说:"我说的和那上面说的完全一样,可毕尔逊说的有出入。"
  牧师忙把他们两人的信对照一看,果然,律师和钱袋里说的都是"你不是一个坏人",而毕尔逊上面却写着"你绝不是一个坏人".
  人们被激怒了,叫道:"把毕尔逊抓起来,他玷辱了我们镇诚实的荣誉。""他是一个无耻的窃贼。"
  "秩序,秩序。"牧师大声说着,用木槌死劲敲打着桌面,好不容易才使大家平静下来,只见律师洋洋自得,仿佛那袋金子已经是他的了,而毕尔逊脸色苍白,坐立不安。大家猜想牧师接下来应该宣布这袋金子归律师所有了,因此纷纷向前拥,想亲眼看看这一激动人心的场面。
  不料牧师非但没有马上宣布,而且告诉大家说:"我现在还不能宣布,因为我口袋里还有十七封信没有念呢。"
  此话一出,大家给弄糊涂了:"什么,还有十七封?"于是一个劲地叫着:"快念,快念。"
  牧师便一封一封地念起来,谁知每封信里写的话都是:"你不是一个坏人,快去悔过自新吧。"信尾的签名,有银行家宾克顿、报馆主编柯克斯、造币厂老板哈克尼斯等等,都是镇上赫赫有名的头面人物。
  人们终于明白,这原来是一场贪财的闹剧!会场里沸腾了,每当牧师念一封信,大伙就一起哄笑,对那些签过名的头面人物来说,这种哄笑简直比叫他们去死还难受。他们明白,这是当众出丑,使他们内心的虚伪暴露于众。这场景可忙坏了那些特地起来的特派记者,他们不停地写着,要把这个特大新闻公之于众。
  这时,坐在场子里的理查兹夫妇紧张极了,眼看牧师已经念完了第十六封信,"上帝呀,最后一封该轮到我了!"理查兹先生见牧师正伸手往衣袋里去掏信,他的心猛跳着,不禁闭上了眼睛。而场上的人们正在等待着,最后一个不知该轮到哪一位伟大的"诚实君子"呢!
  可是,牧师在口袋里摸了半天,突然对大伙说:"对不起,我已经把信念完了。"
  理查兹夫妇听到这句话,简直比听到福音还要激动:上帝保佑!夫妇俩惊喜得连身子都发软了。
  这时,台下有一个人站起来说:"我建议,这袋金币应该属于全镇最诚实廉洁、唯一没有受到诱惑的理查兹先生。"
  他的话音刚落,场下响起一片掌声,这掌声使理查兹夫妇羞得几乎无地自容。
  这时,牧师从钱袋里捧出一把金币,看了看,突然他的脸色变了,他拿起一块金币放在嘴里咬了一下,抬起头对大家说:"上帝,这哪是什么金币,全是镀黄的铅饼!"
  "——"
  全场一下变得鸦雀无声,大家几乎不能想象金币怎么变成了铅饼。接着就有人咒骂起来:"该死的外乡人,该死的赌徒,他是在耍弄我们!"全场又混乱起来。
  "秩序,秩序。"牧师忙又用小槌敲打桌面,说道,"钱袋下面还有一张纸,让我们来看看上面写了什么。"说着,他双手展开纸条,大声念道:
  "赫德莱堡的公民们,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外乡人,也没有什么二十块钱和金币。原因是因为有一天我路过你们这里,受到了你们的侮辱,我发誓要报复你们,报复你们整个镇的人们。后来,我发觉你们并不像传说中那么诚实,而到处都显示着虚伪和欺诈,因此我故意设了这个圈套,目的是要使你们镇里最有名望的人都来出丑,让这个所谓诚实的镇在全国出丑……"
  牧师读到这里,头不由低下了,说:"他赢了,他的那袋假金币把我们全镇的人都打败了!"
  "不,有一个人他没有打败,那就是理查兹先生。"
  说话的人话音刚落,赫德莱堡的人突然像被谁注射了一针强心剂,一起高叫起来:"理查兹万岁,万岁理查兹!"他们为镇里还有这么一位不受金币诱惑的公民而自豪。人们过来,把理查兹先生扛到了肩上。
  牧师显然也从沉重的打击中清醒过来,说道:"对。我们应该为理查兹先生庆功。我建议,我们立即当众拍卖这袋假金币,把拍卖的钱全部赠送给理查兹先生!"
  牧师的建议立刻得到大家的赞同。拍卖由一块起价,十二块,二十块,一百块,最后由造币厂老板哈克尼斯唱出四万块买去。
  理查兹夫妇做梦也没想到这袋不值十二块的铅饼竟能卖到四万块,而且还是归他所有。散会后,人们唱着歌,把理查兹夫妇送到家中,哈克尼斯送上自己签名的一张四万块现金支票。
  那么,哈克尼斯为什么甘愿出如此高价收买这袋假金币呢?他并不是傻瓜,他知道这袋假金币已成为众人皆知的虚伪的象征,他将这袋二千枚假金币收下后,全铸上"快去悔过自新吧——宾克顿(签名)"然后发给每一位选民。这样,在接下来竞选州议员的时候,这位造币厂老板便轻而易举地打败了对手宾克顿。
  再说理查兹夫妇得到这笔钱之后,反而睡不好觉,吃不好饭。这天,牧师托人送来一封信,理查兹先生赶忙关上房门,拆开信一看:
  那一天是我存心救你,你的信我并没有丢失。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报答你曾经挽救过我的名誉。我是一个知恩必报的人。
  柏杰士
  理查兹先生看完信,只觉天旋地转:自己的把柄落在了牧师的手里。他不是说"我是一个知恩必报的人"吗,这很明显,他是在暗示我要报答他。天呐,这该死的钱,该死的诱惑!
  理查兹夫妇实在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和怕事情败露的危险,加上年事已高,不久就先后患重病死了。
  赫德莱堡的人不禁叹息:"嗨,可怜的理查兹夫妇没有福气呵。他可是我们镇最诚实的人!"

Tags: 灵魂 口袋 心愿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shihui/13424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