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鬼故事 > 

新聊斋之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推开木窗,月亮正在桥楼的屋顶上,张着一张没有温度的、虚假的笑脸。水巷向远处铺展过去,水雾中的白墙黑瓦都不甚分明,黑影幢幢,如无数鬼魅蛰伏,伺机而动。一些夜游的木船还没有回来,周庄女子的吴歌小唱,在清凉孤独的夜里愈加显得孤独清凉。

  我的心一片冰冷。

  我端起酒杯──我已经端不稳杯子。这是最后一杯“十月白”。我不知道楼下水巷的水有多深,但我相信八两酒下肚之后,我会在朦朦胧胧中躺进水乡泽国里。

  我不会再起来了。我相信今晚能在周庄与世诀别,是一种缘!

  还有什么好说的,我爬向了窗台……

  我往下坠,我的脚踩到了水,但水就像席梦思一般,我的身子又被弹上了一些。一个老人拽住我的胳膊。我被他扯着手,稀里糊涂地走。

  我们走进了一个宅子,我看见门楣上挂着沈厅的牌子。

  “这是阿婆茶,请吃。”老人坐定,向我示意。

  “年纪轻轻,为什么轻生?”

  “想听我的故事?”

  “想听。”

  “告诉你也无妨。我三十五岁,年纪不轻了。为了房子、车子、妻子,我将我所有的积蓄五十万投入股市。一个月,我的股值已经到了一百多万,眼见得已经梦想成真,可不想一夜之间,股市狂跌,我变成了一个穷光蛋,一切都化成了泡影。”

  “所以你想到了死。你为什么要来周庄死呢?”

  “我怀揣了仅剩的两万元出门,计划好,当我用光的那一天,就是我离世的一天。我来到周庄,用最后的钱买了一斤酒,那是我的壮行酒。”

  “嗯,有想法。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说吧。“

  ”元朝末年,吾乃江南首富,田产遍布天下,资产无数。明洪武六年,京城重建,国库匮乏,吾献白金千锭,黄金万两,并代帝犒劳三军。不想,因此得罪帝王,被充军云南,女婿亦被流放,最可怜吾五子相继被害。因此,家道江河日下,一蹶不振。“

  ”你说,我该不该自杀?“

  ”你自杀了吗?“

  ”没有。“

  ”后来呢?“

  ”后来,洪武十九年,吾兄连坐,吾孙亦未能幸免,困死狱中。“

  ”还有,吾死后七年,妻女尽诛,婿家满门抄斩。“

  ”所以你自杀了。“

  ”不,我活了八十八岁,应该叫寿终正寝吧。“

  ”你是……“

  ”是的,我是沈万山。“

  ”你!“我惊出了一身冷汗。一个人怎么会知道他死后的事!

  我扶着板壁爬起来,把头搁在窗台上。此时,酒劲已经退去了大半,左右望望,沈万山已经不知去向。

  我看见坐着的月亮站起来了,月光异常明亮,水巷的雾气如纱似幔,月光照着,隐隐约约间,如在梦里幻里。不声不响时,远远近近,错错落落的窗格子漏出点点温暖的灯光,水波金光闪闪、银光闪闪。此时的周庄、此时的夜,像一首意蕴深重的千年宋词,一行行写在水做的纸里。好想品一盏茶呀,与这无穷的意境唱和!

  我竟然沉醉了!

  第二天,我朝沈万山的铜像深深一揖,然后,背起了回家的行囊。

Tags: 新聊斋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guigushi/15424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