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故事 > 

青春里有对手才不寂寞

来源: 作者:南宫浩思

  当我13到14岁的时候,我的自尊心非常强,敏感、自负、但是脆弱。

  当然,我知道在父母被解雇后在市场摊位卖蔬菜并不可耻。他们只是用勤劳的双手赚钱养家。然而,由于我的年轻和虚荣,我仍然不想让我的同学知道这件事。

  起初,我不想去市场帮忙。我害怕遇见我的同学。但是看着我的父母每天早退晚归让我太累了,以至于我不能保持腰身挺直。我感到非常痛苦。因此,当他们有空的时候,他们会去市场代替他们的父母,让他们休息一会儿。我深深地爱着他们,并且明白我父母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个家庭,为了节省我的大学费用。我父亲曾经说过,只要我能上大学,我还会因为卖炖锅里的铁而被录用。

青春里有对手才不寂寞

  然而,我从来没有想过暑假的一个晚上,当我和妈妈一起卖蔬菜的时候,我会遇见我的同学吴欣。她是班上我最强的竞争对手,她的成绩和我的相当。虽然我的同学已经在一起两年了,但我一句话也没说。在我们傲慢的青年时代,我们就像两只骄傲的孔雀。我们俩都不满意对方。我们都有自己的小圈子。

  我不喜欢她用吞吞吐吐的声音说话的方式。当她每天进入教室时,她必须在坐下前用纸巾一遍又一遍地擦拭桌椅。我是一个表面粗心但内心敏感的女孩。从她不时瞥一眼的轻蔑眼神中,我知道她不喜欢我。

  起初,我们严格遵守“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分成不同的小组,所以我们很平静。出乎意料的是,她发现了我在市场上卖蔬菜的秘密。我真的什么都害怕。当我看到她时,我觉得躲起来已经太晚了。当她看到我时,她很震惊。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巴大得足以填满一个肉包子。过了很久,她惊讶地说,“你在这里卖蔬菜吗?”我的脸立刻变红了,好像被打了一耳光,愤怒地说:“你怎么了?”

  摊位上挤满了几个挑选和讨价还价的购物阿姨。我慌了,不再像以前那样敏捷了。我低声看了一眼吴欣,看到她脸上有两个字:嘲笑。

  学期开始后,我们进入了三年级。老师重新安排了我们的座位,我们成了同桌。

  这让我无法忍受。我举手表示反对老师,但吴欣立刻收拾好东西,把它们搬走了。你想每天都嘲笑我吗?抓住我的辫子?我生气地想。当她坐下来,给了我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时,我给了她一个白眼,但我心里很不安。

  她确实告诉了其他学生我在市场上卖蔬菜的事。有一天,轮到我值班了。自习课上,一个女孩一直在和她的同桌聊天。我走过去小声提醒她不要影响其他同学。然而,女孩抬起头,带着轻蔑的表情指着我说,“你不是卖蔬菜的。你以为你是谁?要你管我吗?”

  听到这里,班上的学生都把目光集中在我身上,嘲笑和惊讶。各种各样的眼睛交织在一起,包围着我。我迫不及待地想找到一个洞穴,并立即进入其中。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一向直言不讳、充满自信的我会在嘈杂的市场里卖蔬菜。

  我也很傻。我脸上发烧了,甚至连反击的语言都没有。我感到心里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吴欣听后,赶紧跑过去阻止和我吵架的女孩说任何难听的话。但是她的眼睛很狡猾,不敢看我的眼睛。我急促地喘息着,怒火燃烧,眼睛像刀子一样狠狠地盯着吴欣。她张开嘴,似乎有话要说,但当她走向我时,我用力推了她一下。她毫无准备,步履蹒跚。整个人倒在地上,仰面朝天。

  这一定很痛苦。吴欣可怜地哭了起来,“呜呜”的叫声让我感到有些内疚。“谁让你多嘴的!”我固执地说,心里很慌乱,很后悔自己的冲动。但是让我在公共场合扶她起来并向她道歉。我做不到。

  “多么野蛮!他开始打人。你已经在市场上卖蔬菜了。我错了吗?”那个和我挑起争端的女孩在错误的时间火上浇油。几个女孩帮助坐在地上哭泣的吴欣不满地责备我,温柔地安慰她,把我当成空气。

  我刚才感到的小小的道歉立即消失了,但是在无数的指控中,我无法反驳。

  我非常讨厌吴欣。我用眼泪换取同情,把黑白颠倒了。我瞬间被每个人孤立了。甚至那些通常和我相处得很好的同学也懒得再加入我。他们说我不称职。

  在那段时间里,我成了一个孤独的人,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像针一样刺穿了我的心痛。我不仅讨厌吴欣,也讨厌那个惹麻烦的女孩。我也讨厌所有势利无情的同学。我不明白为什么父母要卖蔬菜。除了卖蔬菜之外,没有别的生计吗?我这么穷的时候,你为什么要生我?我已经成为一个难以破解的难题。我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厌倦了生活,对周围的人充满敌意。我的成绩开始直线下降,我开始更加努力地逃课。

  老师让我说话。我低下头,什么也没说。从她焦虑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她恨铁不成钢的心痛。她不明白,这只是一件小事,我为什么这么沉?只有我知道沮丧的痛苦。

  吴欣再也没有直视过我的眼睛。我总是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她。我似乎整夜都被荆棘覆盖着。最轻微的事情都会让我暴跳如雷。在学校和家里都是如此。

  父母不知道他们的白发发生了什么,但他们很关心,但什么也不敢问。我妈妈和我说话时更加小心,因为她害怕事故会让我生气。

  我固执地坚持我的冷漠和疏远,觉得全世界的人都欠我的。晚上,我躺在床上,像云一样思考。我一遍又一遍地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那些嘲笑和指责似乎仍在我耳边回响。眼泪悄悄地溜走了。

  我不瞧不起我的父母。我明白他们的努力是为了我。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同学知道他们卖蔬菜。这是错的吗?我也知道虚荣心在起作用,但是在13或14岁的时候,谁不想要一张小脸呢?我决定不原谅吴欣给我造成的伤害。

  每天坐在一起,我都不给吴阿信好看。她的成绩和以前一样好,我对学习失去了热情,无法和她相比。

  一天刚下课,她盯着我,支吾着对我说什么。我轻蔑地瞥了她一眼,眼神冰冷,然后把头转向一边。事实上,我可以看出她总是在炫耀。自从上次以来,她一直很沉默。虽然她的成绩超过了我,但当她看到我时,她会不由自主地低下头。

  “燕姿,对不起!上次……”她的声音很轻,但我听得很清楚。这个从来没有放弃学习的人,甚至会张开嘴向我道歉,那是在她被我推倒,我被别人孤立之后。

  我保持着姿势,想听她继续说下去。

  “现在见到你我很难过。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想取笑你,但是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对不起!我想得不对。”

  我仍然没有动,但是我的眼睛湿了。在这段孤立的时间里,当我一次又一次逃课时,我只是用表面的冷漠来掩饰我的恐惧和孤独。我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坚强和冷漠,面对我从未有过的不及格,我的心很痛。面对父母焦虑的目光,我的心也在疼痛。

  当吴欣走出教室时,他给我塞了一张折叠在纸鹤里的纸条。

  “燕姿,对不起!最后一件事是我的错,但那不是我的意图。当市场看到你卖蔬菜时,我对你充满了钦佩。我钦佩你对父母辛勤工作的理解和减轻他们负担的努力。起初,我不接受你,认为你是学习上的劲敌。我一直很想和你竞争,但是知道你经常在业余时间帮你父母卖蔬菜,我觉得我们之间的竞争不公平,我就利用了这一点。所以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几个好同学,希望当他们的父母去买蔬菜时,他们可以专门买你的蔬菜,这样你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学习...我请老师让我们坐在一起。我想成为你的朋友,在学习上互相竞争,互相帮助。我没想到事情来的时候会伤害你这么深。抱歉。"

  我抬起头,紧紧地闭上眼睛,生怕眼泪会不小心滑落。吴欣真诚的话语宽慰了我阴郁的心。事实上,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因为我的骄傲,如果我的父母在卖蔬菜,会是什么样子?

  “尹子,我们出去散步吧!”一天课后,吴欣主动邀请我。

  我微笑着同意了,并牵着她的手走出了教室。事实上,看了她上次给我的纸条后,我想主动和她和好,但是因为我的脸,我很难开口。

  幸运的是,吴欣很体贴,让我退了一步。也许她能从我的眼睛里看出我对友谊的渴望。

  解开绳结后,我和吴欣成了好朋友,他们什么也没说,却发现了我们以前对她的偏见。虽然她说话害羞,但她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坚强勇敢的女孩。在路上,当她看到歹徒勒索学生时,她敢跑去警察局说她父亲是公安局的。她吓得其他人转身逃跑。看到那个老乞丐,她会毫不犹豫地把口袋里所有的零钱都给对方。

  吴欣每个周末做完作业后还陪我去市场卖蔬菜,委婉地称之为体验生活。然而,我明白吴欣只是用她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她对我的尊重和珍惜这段友谊。

  有吴欣在我身边,当我帮助父母在市场上卖蔬菜时,我不会再感到尴尬了。她热情洋溢的笑脸和甜美的喊声吸引了许多顾客来到小吃摊。在挑菜的时候,阿姨们也会开心地问我们是不是姐妹花。“是的!是的。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在我知道如何回答之前,吴欣兴致勃勃地说。看着她绚丽的笑脸,我的心很温暖。

  我们现在是好朋友,但我们仍然是我们研究中最强的对手。这方面没有歧义。

  我喜欢这个对手,有她在场,我精神饱满,精力充沛。正如吴欣所说:对手是他的另一只手,对对手最大的尊重就是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发挥他最大的潜力。

  我把吴欣视为对手,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当有年轻人和对手在一起时,我们不会感到孤独。

Tags: 爱情

本文网址:http://www.ganzidian.com/aiqing/15963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